第1559章 小少爷操碎了心!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59章 小少爷操碎了心!

“爸比从未跟我妈妈她结过婚的,是么?”慕绵又抬起眼睛看着他。 慕斯城浓眉紧皱,声音蓦地冷了下来,“慕绵,谁跟你说的?是不是刚才那个护士。” “不是。”慕绵赶紧摆手,“我早就猜到了,因为爸比和慕家都不跟我提及,我也没在慕家看到过妈妈的东西,所以猜想着爸比跟我妈妈她可能没结婚。” 但慕斯城是不相信的,因为之前慕绵从未说过这问题。见慕斯城脸色不大好看,慕绵又说,“爸比,我问过了,聂姐姐也没有男朋友,她对我可好了,在医院其他人都不过是奉诚我,又不跟我讲真话,我感觉只有与聂姐姐才是 发自真心对我的……” 一只大手从他头顶盖了下来,慕斯城一改刚才的冷沉,和颜悦色说,“好了,你还小,真心是什么你还并不清楚。” “爸比,我清楚……”“你不清楚。”慕斯城说,“你觉得她是真心陪你说话聊天,但你想过没,你若不是慕家的小少爷,不是我慕斯城的儿子,只是穷人家的一个孩子,她还会那样耐心对你么? 还会特地做蛋糕送过来么?乖,接近我的女人大多有利可图,你别理她们。” 慕绵仰脸看着慕斯城的脸庞,“爸比,是不是我怎么说,你都不信了?” “因为我比你看过更多的人和事,相信我,她对你好只仅是因为你是我儿子。”慕斯城说,“她是为了达到她的目的,为的是她自己,那样的女人不值得你为她讲话。” 慕绵缓缓垂下头抓起盒子里的一块蛋糕默默地吃着,低低地说,“其实……我不希望爸比总是这么孤单,我没有因为我没妈妈而生气,但为爸比总是一个人而难过。” 慕斯城难以置信,这是他五岁不到的儿子说出的话。 原来他儿子一直在担心他?“之前在幼儿园听到那些小朋友说爸比是未婚生子时,我都恨不得跟他们打架。”慕绵说着,吃着,动作和话都慢了下来,“他们说我我能当耳边风,但我不想听到他们说爸 比。” 一个温暖的怀抱将他拥入了怀中。 慕斯城深深地抱着儿子,“慕绵,对不起,我确实不能与你妈妈在一起了,但是,你算是她留给我的最棒的礼物,冲这一点,我可以原谅她。” 慕绵刚想说什么时,慕斯城又抚着他的脑袋道,“还有,你在学校不必那么乖,谁再说那些话你可以给他一拳头,我说的。” 敢在他儿子面前嚣张,找死! “不,我不会动手,我会让老师请他们家长来。”慕绵却温暖地微笑着,“我怎能与他们计较呢,我可是慕氏总裁的儿子。” 慕斯城再次笑了,“说得对,不愧是我儿子。” 还好,慕绵既然没有遗传到安琪儿之前的心脏病,也没有遗传到他的血型。 这让他无论哪一次想起都觉得无比庆幸! 最后慕斯城对慕绵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我让护士加一张床进来,今晚我在医院陪你睡。” “真的吗?”慕绵很惊喜,“谢谢爸比!” “我是你父亲,不用跟我说谢。”慕斯城叹息,“平时是我工作忙,没时间多陪你,你不怪我就好。” 慕斯城给他盖好被子,才准备离开病房。 当晚慕斯城在病房中睡下后,慕绵轻轻地问,“爸比,你说可以原谅我妈妈了,是……可以跟妈妈在一起了的意思么?” 慕斯城脱了外套,穿着衬衫和西裤躺在旁边的小床上,医院加的床太小太短,其实他躺着一点也不舒服。 但平时忙碌的他能在儿子过生日这一天好好陪儿子睡一晚,也是应该的。 他双手枕在脑后闭着眼睛,“不是,死去的爱情是不可能再复活的,我说原谅她了,只是说可以不与她计较之前的事。” 病房里安安静静,慕绵床头上开着一盏台灯,调到了最柔和不会影响睡眠的亮度,暖光光晕照着两父子好看的脸庞,仿佛慕斯城长相的优点都遗传下来了。 慕绵轻叹了口气,“果然么,爸比和妈妈……还是不能在一起了。” “对不起,慕绵。”慕斯城说,“我不会说你妈妈的坏话,我也可以原谅她之前所做的一切,但我不可能再和她回到以前。” 慕绵没有再问什么了。 他知道爸比是个好父亲,从未讲过他妈妈的坏话,只是每次他问起妈妈的事时,爸比的眉头总是会皱起来。 这让他明白,如果让爸比和妈妈继续在一起,那是在勉强爸比。 他不想看到爸比为难…… 可有一点他没办法不担心,那就是他可以没有妈妈,因为家里都爱他,但爸比不能没有老婆呀,爸比要是一辈子没有老婆那该多可怜? 爸比说得对,外面想接近爸比的女人大多有所图,那种功利的女人配不上爸比;而聂姐姐人好心善,也同样是单身,其实他们很合适嘛! 只是不知道聂姐姐对他爸比怎么想的了,聂姐姐喜不喜欢爸比呢? 生日的这一晚,慕绵小少爷为父亲慕斯城的终生大事操碎了心,到了半夜才睡着…… 当晚聂相思回到公寓后,言淑敏已经冲过来给她开门了。 “回来了?”言淑敏一分盼切地看着从医院回来的聂相思,“情况怎样了?你给慕小少爷送蛋糕去他是不是非常高兴?是不是一高兴就把他老爸慕斯城介绍给你了?” 聂相思走进玄关,一边挂上包包一边弯腰挂上拖鞋,“你说什么呢,我去医院只是给慕绵过生日的,又不 要认识他父亲。” “你少来了,你暗恋慕斯城都多少年了,难道你就不希望让他也认识你?” “……”聂相思脸一红,迅速低下头去,换上鞋子走进来。“你你你别乱说,我暗恋他是我的事,人家不一定要认识我……”聂相思咽了咽,“而且我对慕绵好,也不是完全因为慕斯城,因为慕绵看得起我一个小护士,不会像其他豪门的孩子一样骄纵、仗势欺人,所以我也喜欢慕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