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5章 还是不肯原谅!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75章 还是不肯原谅!

“聂姐姐为什么这么客气?我送给你的为什么要还?”慕绵蹙着眉头。 “因为这是慕先生拍买回来的,肯定很贵重吧。”聂相思说道,“如果慕先生有用,我肯定还要还回去。” “可这是我送给聂姐姐的。”慕绵鼓着脸颊。 “所以我现在收了呀。”聂相思拿着书,对他眨了眨眼睛,“谢谢绵少爷的礼物,我很喜欢。” 慕绵这才又绽开了笑脸,“嗯!” “叩叩!”外面传来佣人的声音,“聂小姐,方便吗?” 想到是在慕家,聂相思赶紧将身上的睡衣系紧了,端正地坐着,“请进。”一个穿着佣人服装的下人捧着两套衣服进来,对慕绵打了声打招后,“聂小姐,这是你的衣服,少爷昨晚让人在外边买的。你原来身上那套睡衣,已经洗干净放在你的房间 了。” “慕先生让人帮我买的衣服?”聂相思微怔。 “聂小姐作为慕家的看护,总不能在慕家穿着睡衣走来走去。” “……”聂相思吞咽着,这才想起她昏倒时,是穿着一套睡衣和外套的,“谢谢。” “老夫人不喜欢看到穿白大褂或护士衣服的人在家里走来走去,所以你平时穿便装就行了。”佣人又说,“今天你休息一天,明天开始正式上岗吧。” “我知道了,谢谢。”聂相思点了点头。 之后慕绵想带着聂相思在慕家走走,但聂相思认为自己不是客人,应该严谨地等候主人家的传令,便委婉拒绝了,说她高烧刚愈再躺一会。 慕夫人刚来到大厅,便看到了慕斯城将聂相思的工作合同交给了阿晋。 慕斯城不知跟阿晋在讨论什么,气氛有点凝重。“斯城!”慕夫人和慕家的管家走进来,她便坐在慕斯城对面严肃起来,“听说那个护士醒了是吗?昨天你说她没醒,现在我们来谈谈她的事吧,你明知道你奶奶不喜欢请护 士回家里,你怎么还那么随便将一个护士带回来?” “她不是护士,准备来说是从医院离职了,待业人员。”慕斯城说,“以后她会以私人看护的身份在慕家,主要照顾慕绵,工作合同已经签了。” “什么?私人看护?”慕夫人气不打一处来,“你要请个看护回来怎么不事先跟我们商量一下?” “慕绵的要求。”慕斯城知道自己妈妈和奶奶的死穴,“他想要这个女人陪着他,并且我要解决她的工作问题,加上慕绵平时的健康况状,家里确实请一个看护比较好。” 慕夫人一听是慕绵要求了,马上没怎样了,只是环着手闷声道,“真是个小狐狸精,勾引不到你,倒知道从慕绵那下手了。” 孙子有要求,她是绝对不会拒绝的。 “她不是外面那种女人。”慕斯城说道。 “她不是喜欢你?”慕夫人问。 想起慕绵说起那个女人做了蛋糕送给自己的事,慕斯城没说话。 他若说出这一点,他知道他妈妈以后肯定更不会待见聂相思,甚至会处处为难聂相思。 “你奶奶一向不喜欢请看护请医生常住在家里,你这么做?不怕奶奶她不高兴?”慕夫人又着急,“斯城,你确实应该……”“奶奶那边我去说。”慕斯城说道,“以后你们就当是家里多了一个会医科护理的保姆就行了,她不会穿护士的衣服,会穿便服,再说,如果说是慕绵喜欢她,想必奶奶也不 过于反对。” 慕斯城几句话,让慕夫人无话说了。 但她现在知道了聂相思是谁……那就是十年前给慕斯城输血的女孩子,怪不得那天她在医院碰到时会觉得眼觉。 她也是过了两天才想起。 想到这,慕夫人看向阿晋,“阿晋,把她的工作合同给我看一下。” 坐在沙发上的慕斯城对阿晋摆了下下眉,阿晋便将那份合同递过去,“夫人。” 慕夫人翻看着聂相思的工作合同,脸色越来越不好,“斯城,100天试用期?你这是什么意思?过了试用期,你还想要让她经常住在家里么?” “慕绵的身体状况,家里常年有个看护比较好。”慕斯城吸了口烟,“看护老是换人,反正不妥,她若是做得好,慕绵也喜欢她,那就没理由再换了。”“不行!”慕夫人站了起来,“斯城,你不能将她一直留在家里,我最多同意她在家里呆个一阵子,这都是看在慕绵的份上,我不会让一个不明不白的人常年呆在我们慕家! 又说道,“若是考虑到慕绵,我们可以再另外请个专业点的看护。” “妈。”慕斯城声音突然往下沉。 慕夫人看到慕斯城的眼神,有些忌惮后,抿了抿唇。 她突然生气道,“我是你妈,你别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你是想跟你妈我摆架子么?” “你别太干涉我的决定!”慕斯城说道。“你是我儿子,为你好,为了慕绵好,我不能提意义么?”慕夫人说着,又气笑了一声,“说到底,我们母子之间的关系出现裂缝,都是因为当年安夏儿和安琪儿的事,但现 在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安夏儿嫁给了陆白,安琪儿也住牢了!你还肯原谅你妈么?!” “把门关了。”慕斯城突然对管家说。 跟慕夫人回来的王管家马上去将大厅的门给关了。 慕斯城对慕夫人说道,“你是不是唯恐慕绵不知道安琪儿的事?还是你想早点让他知道他妈妈是什么样的人?让慕绵知道知道他妈妈现在大牢内?” 慕夫人抚着额头,摆了摆手,“是我不对……我一时生气。”“慕绵还小,我不想因为她妈妈的事给他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慕斯城说道,“同样,我也希望他在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中成长,我希望妈你别再像当年一样,固执己见, 任何家门不及慕家的都看不起!”“哼。”慕夫人笑着回过头,“如果不是这样,也许你跟安夏儿就走到一起了是吗?都怪我当年嫌弃她只是安家的一个养女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