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2章 他一定是讨厌她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82章 他一定是讨厌她了!

“那本书你留着,一本书我还是送得起。”慕斯城说着,眼睛看着玻璃外面的夜色,眸心渐沉,“但是你给我收好了,我有预感,目前想要这本书的人不止一两个。” 聂相思沉思了一会,见慕斯城不像开玩笑,便将书抱在了胸前。 她郑重地点头,像收到了尚方宝剑一般誓会保护好的架势,“好,既然慕先生这么说了,那就先放在我这,我不会给任何人。” 但慕斯城依然没有离开,背着对聂相思,站在窗前。 外面天色黑了,房间柠檬黄的窗帘拉开着一半,玻璃窗上映出慕斯城棱角分明的脸庞。 他的眼神,像凝视着黑夜。 不会放过任何他错过的东西。 “那天在医院。”他突然说,“你拒绝我的支票时,对我的助理说,你不会再收慕家的钱……” 聂相思心脏顿时咯噔一下。 “什么意思?” “……”聂相思吞着口水。 “你之前收过慕家钱?”慕斯城缓缓回过侧脸,眼角看着这个女人,也许,这才是他过来的目的,“什么时候,因为什么?” “对不起,慕先生。”聂相思记得与慕夫人的约定,“我不能说。” 那个王管家来找她时,她就认出来了,那就是当年那个来找她的慕家的人。 而王管家口口声声都在说着夫人……说明,当年让王管家来找她的,是慕夫人吧! “如果我一定要让你说呢?”慕斯城声音冰冷而威吓。 “慕先生,请不要为难我。”聂相思眼眶都红了,要她对慕斯城说不,太难,“我有我的苦衷,我是收过慕家的钱,但不能跟慕先生说,请原谅。” “跟你做交易的,是我奶奶,还是我妈?”慕斯城有预感,只能是他奶奶或妈,他爸不会做这些事。 但聂相思一句话都不肯透露了,“慕先生,请不要问我了。” 慕斯城缓缓走到她面前,聂相思立即低下头,看着脚下。 “与我有关?”慕斯城问道。 若是一般的事,他妈和他奶奶不可能瞒他。 除非与他有关…… 但聂相思就是紧闭着唇。 “在我面前守口如瓶,你以为是多有意义的事?”慕斯城咬了咬牙,“我真想掐死你这个女人!” 聂相思被他一句话吓得汗毛都起来,“慕先生,对不起。” 完了,他一定是讨厌她了! 相思很伤心。 慕斯城径直从她面前走了过去,朝门走去了,要走了。 聂相思看着慕斯城的背影,看着她暗恋了十年的人就在她面前,她突然很想将当年的事说出来,她知道,她说出来慕斯城一定会正眼看她…… 但想起与慕夫人的约定,聂相思张了张口,甚至向前走了一步。 但话,还是和着泪艰难地咽了回去。 果然是拿人手短啊! 收了钱,失去的便是情! 在聂相思又退回了脚步时,走到门口的慕斯城却停了脚步,但没有回头,“你那个蛋糕真是做来送给我的?” “……”聂相思目光泛泪,“那个真不是,我是做给送给绵少爷的。” “老实的蠢女人。”慕斯城冷冷地揶揄,甩上门便走了,她如果想接触他不知道可以说谎么? “慕先生!”聂相思突然追了出来。 嗯? 慕斯城又侧过脸,看着她,“什么事?” 这绝对是聂相思下定的最大的决心,她看着慕斯城,她思念了十年的人,用尽她平生最大的胆量说,“如果……如果你也喜欢那蛋糕的话,我可以再做一次送给你。” “哼!” 听不清是笑,还是不屑。 慕斯城没有回答,走了。 聂相思站在门口,抓紧了衣服,她不知道她刚才冲动之下说的话会不会带来什么后果,但是,她就是想说。 第二天上午,慕斯城去公司了,聂相思也正式上岗。 上午十点的时候,慕老夫人在阳光光晖的笼罩中坐在花园露天餐厅喝上午茶,陪同的还有慕夫人,以及王管家。 聂相思带着诊断器材来了,慕老夫人客气地让她在旁边坐下,但聂相思还是站着替她做完了简单的诊断,量血压,听心肺之类的问题。 “老夫人,无大碍,就是血压有点高,平时多注意休息以及吃清淡一点。”聂相思将器材一样样收回箱子里。 另一名佣人替慕老夫人放下袖子,一边说,“妈,听听,每个医生和医护人员都说你要多休息,你平时还是少走动了,慕绵还需要你看着他长大呢。” “就是因为慕绵啊。”慕老夫人说,“为我心爱的曾孙跑一趟凤寓台去拜拜,也是值得的,那可是s城最灵的一座寺庙了。” “那下次我去好了。” “行了,别跟我争,拜佛这种事需要心诚,你们哪,心太浮躁。”慕老夫人说着,便与慕夫人结束了这个话题,开始对眼前这个聂相思端详了一遍。 面对慕老夫人的目光,聂相思尽量保持着平静,并微微笑着。 “聂小姐,叫你来,一时想让你帮我做个检查。”慕老夫人说道,“二是感谢你,感谢你在医院救了我的曾孙慕绵。” “慕老夫人不必客气。”聂相思说道,“当时的情况换了谁,估记也会出手的。” “那可不一定。”慕老夫人说着面色有点愠恼,“我听说当时祥妈和家里的几个保镖也在,可当时,救下慕绵的不是他们,而是聂小姐你。” 慕夫人马上用一个不屑的目光看了下聂相思。 仿佛在说,圆不了自己话了吧? 聂相思也只感觉自己的话说得有点大,便尴尬笑笑,不说话了。 她还真不知道,有时,谦虚也是说错了话……果然在豪门宅院,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需注意,稍不注意就会落下话柄。 “所以说,还是聂小姐勇气有佳。”慕老夫人说。 聂相思只能笑笑,算作回应。 “不过,不知当时聂小姐怎么会和慕绵在一起?”慕老夫人看着她,“昨天听祥妈讲起,说慕绵闹性子,说要跟聂小姐回家?”“老夫人,你别当真。”聂相思马上说,“绵少爷开玩笑的,许是……他觉得闷了,想让我带他去走走,然后,就在医院碰到了那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