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3章 现代版的爱情童话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93章 现代版的爱情童话

“慕绵,这是大人的事。”慕斯城说道。 “爸比不肯告诉我吗?”慕绵蹙着小眉头。慕斯城不知怎么回答儿子的问题,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他儿子会喜欢聂相思这个女人,他想了一下说,“慕绵,两个人相爱才能在一起,我要给你找妈妈这件事更不能随意, 甚至比我找女朋友还要慎重。” “相爱?”慕斯城看着父亲。 “就是相互喜欢。” “爸比不喜欢聂姐姐?” “慕绵。”慕斯城语气沉了下去,“爸爸公司现在很忙,没有空理会这些私事,别的孩子有双亲的爱,我可以给你更多,你暂时先不要问这些了好么。” 慕绵很想像别的小孩子一样任性地回答:我只要爸爸妈妈。 但看着慕斯城为难的脸色,慕绵又不想那样说,他鼓了鼓脸,眼睛渐渐红起来,“我昨晚做梦梦到上小学了,小朋友们都有爸爸妈妈送去学校,我只有王管家送我去……”对于这个问题,慕斯城耐心地告诉慕绵,“听着,慕绵,就算是别的小朋友,也不可能都有爸爸妈妈一起送去学校,很少有父母一起去,大多情况不是妈妈去就是爸爸去, 所以到时我送你去,也一样,你不会跟别人不一样。” “真的吗?”慕绵抬起红红的眼睛,“爸比怎么知道,我又没上过小学。” 慕斯城笑了,“因为这是常识,一般家庭父母都要上班,为了生活为了赚钱供孩子读书,会尽可能地将时间都利用起来,开学时只有爸爸或妈妈送孩子去。” 慕绵想了想又说,“那,要是我去的小学小朋友的爸爸妈都很有钱呢,不用上班呢?” “你这么问也没错,你到时估记是去贵族小学。”慕斯城说,“但也一样。” “为什么?”“你记住了慕绵,这个世界上越富有身份越高的人就会越忙。”慕斯城站了起来,以他慕氏掌管者披糜一切的姿态说,无论是他还是陆白,时间都价值千金,私人的时间除 了用在家人身上那是绝不会浪费在无用的事上面。 慕绵眨了眨眼睛,“哦。” “好了,去洗嗽然后吃早餐,聂相思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自然去了解。”慕斯城说道。 “是,爸比!”听到慕斯城会去了解聂相思,慕绵高兴地去刷牙了。 从慕绵房间里出来,慕斯城的脸色看着就沉了下来。 他脚步沉重而快速地去往聂相思的房间。 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到底哪里地方好,竟让他儿子三番两次让她做妈妈! “嘭嘭嘭!”来到聂相思的房间慕斯城直接拍门,但拍了一会里面没反应,慕斯城眉头皱得像深沟一样,“在我的地方你也想睡懒觉?” 嘭! 门猛地被他大力踹开! 但门锁并未坏,因为没锁门,慕斯城进来就吼,“聂相思!!” 眼前一片寂静,空无一人,只有聂相思的行李箱在这,还有一些她的私人物品。 外面的佣人听到慕斯城在找聂相思,急急忙忙地跑进来,“太子,聂小姐一大早就起来了,她去洗衣房拿衣服去天台晒了。” 正一股怒火无处发泄的慕斯城回过阴暗的侧脸,“她去洗衣服,你们是做什么的!”现在‘angel殿堂’的下人已经换回了慕斯城的人,“太子息怒,我们没有让聂小姐洗衣服,是聂小姐早上自己说她不是这里的主人,她是看护,她的衣服应该自己洗自己晒, 所以……她就去了。” 慕斯城咬着牙,那个女人,该做的事不做! 不该做的,反倒勤快! 他缺洗衣服的下人? 此时天台上,聂相思将衣服晒完后环视着整个浅水湾的景象,她第一次来到这种全是富豪住的地方,瞪着眼睛看着周围的壮观,觉得很不可思议! 秋日的暖阳撒下整个人间,整座浅水湾如画一般,画面明亮,层次分明,那些高级别墅一栋栋错落有致、风格各异,却又无比相得益彰! “……这里好多有钱人啊。”聂相思愣了半晌,从空白的脑中迸出这么一句话。 因为她实在言语形容不了眼前的壮观高级。她从新闻上听过浅水湾的房价,那是普通人工作一辈子可能都买不起这里一块草坪的地方,真正的名门贵族聚集地。聂相思又看向一个高处,那是整座浅水湾位置最高的 地方,从其方地方望不见那里的景象,但隐约可以看到有些宏伟的建筑在上面。 住在那里的人,估记可以俯看整座浅水湾吧,聂相思又想起一句话:有钱人中的有钱人。 “那里是浅水湾第九区,陆白和安夏儿的家。”旁边一个身边传来。 聂相思回过头,见是‘angel殿堂’的佣人。 “第九区?”聂相思眨了眨眼。 “浅水湾是以区而分域的。”佣人说,“每个区大概有十个用户,但整个第九区都是陆白的,他现在也是浅水湾最大的投资老板,是这里最富有的人。” 聂相眨了眨眼睛,张了张嘴,“是那个帝晟集团的总裁陆白么?” “聂小姐说笑了,整个世界如此出名的陆白,还有第二个么?”佣人笑说,“安夏儿也只有一个,他们是最般配的夫妻,商业帝王和公主,现代版的爱情童话吧!” 聂相思点了点头,半知半解,但她是绝对羡慕的。 若是言淑敏在,看到眼前的景象肯定会‘哇靠哇靠’地叫了。 但聂相思内向,她只能睁着大眼看着周围的一切。 佣人见她望着第九区的方向,便说,“聂小姐不用看了,陆白和安夏儿现在不在家,西莱新任国王继位,他们都去西莱祝贺了吧。” “你们……好清楚啊。”聂相思无法相信。 “聂小姐又在说笑了,这些事新闻都在报导只要关注了新闻的人都能知道,西莱新任国王是安夏儿的王叔,她和陆白肯定会过去。”佣人说道。 聂相思立即丧气地垂下了头,好吧,她天天加班加点的,根本没时间看新闻,什么也不知道。“好了,聂小姐,以后你的衣服不用自己洗了也不用自己晒,一切我们会做。”佣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