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4章 她在偷偷暗恋他?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94章 她在偷偷暗恋他?

“不不不,这些是我自己的事……” “聂小姐,太子将你带过来,想必就不是将你当下人看吧。”佣人说,“刚才听到你去晾衣服了,太子还将我们骂了一顿,麻烦你以后不要再做这些事了,我们不想挨骂。” “……”聂相思目瞪口。 这算什么? 她只是一个看护啊,这样好么? “好了聂小姐,别发呆了,刚才太子在找你。”佣人说,“赶紧下去吧。” “啊?他找我?”聂相思一听到慕斯城整个脑子都炸了,来不及再想其他,马上跑下去了。 看着聂相思的背影,佣人叹了口气,想到了安琪儿。 这个聂小姐,该不会成为‘angel殿堂’的第二个女主人吧?但不是没可能。 聂相思从天台跑下来后,想到自己还穿着拖鞋,又赶紧跑回房间准备换双鞋去。 一进门—— “啊!” 聂相思看到坐在里面的人,吓了一跳。 只见慕斯城在她房间里,翻着一本她的剪报,她昨晚刚刚将行李都放好,那本剪报她习惯每晚都会看一下,昨晚看过后就一直放在床头,早上也没来得及收起来…… 若说她没有任何财产其实是不正确的,这本剪报对于单相思的聂相思来说,就是她这些年积攒起来的最大‘财产’! ——是她精神的粮食! 慕斯城看着手中的一本剪报,缓缓抬起眼睛看着聂相思,眼神戏谑,“不知道谁说过,她不是喜欢我,不过这个东西看着另有意思?” 他将手中的剪报册转了过去,只是上面一页页,贴着的都是慕斯城的新闻,都是从新闻报纸版块上剪下来的。 这是她用十年收集起来的,平时她没时间看新闻,但没时间也会去买商业报或财经报,就为将慕斯城的版块剪下来。 “啊!!”聂相思一脸红,以百里冲刺的速度奔过去一把夺过剪报,抱在怀里吞吐着说,“慕慕先生,你怎么能随便看人家的东西呢?” “随便?”慕斯城冷笑,“你随便放在这,不就是准备随便给人看?” “我只是昨晚忘记收了。”聂相思紧咬着唇,被慕斯城看到了她的秘密,她眼睛都不敢与他对视了。 “你这个女人偷偷暗恋我,我还没找你算账。”慕斯城阴着脸,“你敢说我随便?” “人有思想自由。”聂相思倔强着。 “哦,这么说你是承认了?”慕斯城勾起嘴角。 聂相思一愣。 “承认你在暗恋我?”慕斯城一句令人吐血的补充。 “没有!才没有!”聂相思往后退,脸和耳根都通红,直接背‘嘭’地碰到了墙壁才停了下来,“慕先生,不是这样的……” 慕斯城之前是生气是来找聂相思,这会看到这个女人害羞的模样,他突然恶趣味地想捉弄一样。 “不是?那你手中的剪报怎么解释,你将我的版块以及所有报纸上我的照片剪下来贴在一起,敢说不是对我有意思?” “不……这不是我的。”聂相思舌头打结地说道,“这这这是我朋友的,对,肯定是上回王管家让人帮我去搬东西时候拿错了。” 这下聂相思自己都想打自己了。 明明,这么好的机会,可以跟他告白的机会。 她为什么要否认? 为什么? 想抽自己一耳光…… “你朋友的?”慕斯城眼神阴恻恻地盯着她,“那打电话给你那个朋友,让她来跟我当面对质……” “……” 这下聂相思眼睛都直了。 见这个女人没话了,慕斯城冷哼一声站了起来,“你这个女人不只是胆小,看来嘴巴还不够诚实。” 聂相思咬了咬唇,“慕先生……” “算了,喜欢我的女人也不只你一个,我不会向你取肖像费用。”慕斯城盯着她手中那被她搂得紧紧的剪报,“当然,只是看在慕绵的份上。” 什么? 收藏他的照片和剪报,还能收肖像费的么? 那那些追星的女孩子,到处收藏爱豆的画报,不难道都该绞费? 才不可能! 聂相思一脸你别想坑我的表情!“慕先生,不管……”她咽了一口口水,“不管这个剪报画册是不是我的,但是,人有收藏的自由,只要没有将别人的画像用在商业用途上,就不是犯法的,我才不用向你支 付什么肖像费。” 慕斯城的脸更难看了,这个女人是听不出话外音?他哪个句说过要向她收什么费用了?他那么说是预示着他宽容好么? “你这个女人给我听清楚了,若我要追究你的责任,以我的律师团队,你绝对逃不过!”慕斯城冷冷地道,“有时见好就收,也是一种聪明!” 律师?追究? 聂相思吓得脸一青,不管三七二十一赶紧认错,“对不起慕先生,是我不对……” “你不对?你哪里不对?”慕斯城逼近过来,昂挺的身高给聂相思相当大的压迫感。 聂相思紧紧搂着怀里的剪报,她攒了十年的剪报,死活不肯交出去,“我,我不该私自收藏你的剪报,对不起,但请不要抢走……”“你这个女人脑子是不是有毛病?”慕斯城不知她为什么还在说什么剪报的事,他气得双目猩红,“你最不对的就是大清早跑到上面去晒什么衣服?你没事做了去就晒衣服? 我这里没下人?你是看护,你的工作是时刻注意慕绵的身体状况而不是要有多勤劳去晒衣服!” 聂相思被骂得一颤,她,她晒衣服哪里不对了? “我去晒衣服时,绵少爷还没醒嘛。”聂相思低低地说,“小孩子应该保证他的睡眠……”“睡眠九个小时还不够?让他从小变成懒虫就好是不是?”慕斯城一脸凶狠,指着她的鼻子,“我告诉你聂相思,你以后少做一些无用功的事,换洗衣服自有下人会处理,你 以后每天早上准时去给我看看慕绵有没有醒,看看他没有不舒服,他没有不舒服就让他准备起床……”虽然聂相思看着慕斯城现在这气怒的模样,很害怕,但她也心疼慕绵,“慕先生……绵少爷现在放假吧,让孩子多睡一会不好吗,绵少爷已经很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