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7章 陆白的电话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597章 陆白的电话

好福气…… 聂相思汗得厉害。 不过这话听着真让人开心啊,被人承认总是喜悦的,她看了看蛋糕,“好吧,想必绵少爷你也吃不了这么多,我去问问慕先生吃不吃。” 旁边佣人不知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也对聂相思说,“聂小姐,刚好我要送咖啡上去给太子,那麻烦你帮我一起送上去好吗?” 聂相思愣了愣,但人提出帮忙,她总不好不帮的,“哦,好啊……” 聂相思端着蛋糕和咖啡上去后,慕绵对佣人说,“你还挺识趣的嘛,改天我让爸比帮你加工资。” “谢谢绵少爷。”佣人连连哈腰笑笑。 果然啊,这个聂小姐可能会成为‘angel殿堂’的第二个女主人! 二楼书房。 今天慕斯城难得休息一天,便在‘angel殿堂’的书房坐了坐,他这房间里还放着一些他以前的书,一些关于建筑类的书。 他是慕氏地产的总裁,曾经去巴塞罗那留过学,建筑系的高材生,总得来说,他不只是慕氏的掌权者,也是一名建筑设计师。 慕氏地产品牌旗下,很多座高档小区以及别墅都是他的作品,不过他慕氏太子的名号太过响亮,以至于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一点。 就一如陆白有今天的成就,很多人都忽略了他其实也是编程高手。 也一如安夏儿有陆少夫人和西莱公主的身份之后,很多人都鲜少提及她是化妆品开发师了……慕斯城翻阅了一些以前的书,正在一张白纸上画着一些线条,想将他在留学时未实现的一些想法都画出来,想着能不能跳出现在建筑的条条框框再设计出一些不一样的东 西。 放在手边的手机响了。 他也未看来电直接接起,眼睛依然在纸上,“喂。” “是我,方便说两句?” “陆白?”听到这个意外的来电,慕斯城嘴角笑了一下,“今天太阳从西边升起了,你竟然给我打电话?” “长话短说,我还在西莱,大概过两天回去。”电话里陆白说道,“听说s城前几天的慈善拍卖会上,你拍下了一个上个世纪末作家的书?” 慕斯城手中的笔一顿,墨玉双眸眯出一丝深思,“看来,那本书是好东西啊,你们都想要?” “你们?”陆白听出了他话中的外音,“还有谁想要那本书。”“总之不止陆白你一人。”慕斯城说道,“至于你要那本书的用途是什么,我不会问,毕竟那本书有别的什么价值与我无关,不过看在你我认识一场又是表兄弟的份上,我可 以将那本书给你。” 但陆白向来不爱欠人情,“我买,你开个价。” “少来,我们都不缺这点钱。”慕斯城听到了敲门声,他看了眼书房门,“等你回来再说吧。” 他与陆白的电话挂后,低下眼睛继续画着纸上的设计,对敲门的人说,“进来。”聂相思轻手轻脚地拧动门把手走进来,生怕慕斯城在办公,但眼前的画面却让她意外,慕斯城好像在画什么图,有笔,纸、圆规、直尺……各种画图的辅助工具,在他笔下 ,是巧夺天工般的线条跃然于纸上,令人震撼! 慕斯城没听见说话声,抬起黑眸,见聂相思端着个托盘盯着自己发呆。穿着藏蓝色衬衫的慕斯城卷起了半截袖子,拿着笔与画图工具的手显得苍劲有力,他皱起刀锋双眉,“我不得不告诫你这个女人,一直盯着别人,是一种极没有礼貌的行为 。” 聂相思这才回过神,低了低头,“不好意思……我,没有想到慕先生会画图。” 在她的想象中,公司的领导者不都是坐在办公室里只需要签签文件然然开开会,就可以日进斗金、运筹帷幄的么? 结果慕斯城也非常毒舌地回了她一句,“我也没想到你除了会些医护知识外,竟然还这么没礼貌!” “对不起。”聂相思耸拉着眉头,“是我不对,是我大惊小怪。” “什么事?”慕斯城问她。 “哦,我做了蛋糕,绵少爷吃不完我来问问慕先生你吃不吃。”聂相思将托盘放在歆金边柔和风格的托盘放在他桌子上,“还有咖啡,佣人说你要的。” 慕斯城没有看咖啡,只是盯着那半边蛋糕,蛋糕是对半切的,另一半没了……想必就是慕绵吃了。 慕斯城抬起质问的眼神,“你既然不是为我做的,给我做什么?” “我……” “还是你的意思……”慕斯城用笔帽那头指了指那一半的蛋糕,“我只能吃慕绵剩下的?” “不不不,我不是这意思。”聂相思赶紧解释,“我……我其实原本是给慕先生做的……”话说着说着停了,因为她看到慕斯城望着她。 “给我做的?” 慕斯城口吻带着戏味。聂相思赶紧撇开脸,抓着衣服,看着墙壁说,“我……我无聊,闲着没事做,昨晚慕先生不是说让我帮你做蛋糕么,昨天在慕家,我不能去做,但现在在外面的话,应该没 问题了吧。” 对,在慕家做了奉诚慕斯城的事会被赶出慕家,但现在已经离开了慕家,那就不用担心那一点了吧。 没听到慕斯城的声音,聂相思回过头来,见慕斯城已经拿起叉子在吃了。 “……”聂相思愣了愣,“慕先生,请问?” “还行。”慕斯城吃了两口放下了叉子,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当上午茶点心,还过得去。” 只是过得去? 聂相思心里泪流。 果然,慕绵是在夸她的么。 她撑着胆子小心问了一句,“慕先生,我能问个问题么。” “问。”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慕斯城猛地睁开眼睛看着她,“你很在意我讨不讨厌你?”“不是,我只是……”聂相思咽了口水下,缓缓低下眼睛,“我感觉慕先生你很严格,老实说我之前没有做过看护,一直在医院工作,之前也以为会做些金融商业相关的工作,不过命运使然,我现在只能做些医护类的职业,不论是在医院,还是作为慕先生所聘的看护,我已经尽全力了,我会尽我所能做到最好,不好之处也请慕先生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