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3章 另一不速之客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03章 另一不速之客

两个佣人望了望对方,直觉是这个聂小姐怕是碰上什么麻烦了。 见聂相思跑回房间去,拿了包包又跑下楼来,形色仓促。 “聂小姐?出什么事了?”佣人问她。 聂相思刚想跑出去,想到什么脚步又突然停了下来。 像浅水湾这种高级富豪区,是没有公交车站的,她怎么出去? “这里……有什么车可以出去么?”她试着问,想到姥姥那边有危险,她整个人都慌了声调都变了。 “车?”一个佣人说,“车库里有购物买菜用的车,平时我们开的。” “能借一下么?”聂相思唇动了两下,“我去……我去看看我姥姥,她,那边出了点意外,我会把车开回来的,我不会弄坏的。” “聂小姐你有急事,要不要跟太子请个假?”另一个佣人提醒她,“毕竟你的工作是要时刻看着绵少爷啊。”“我怕他不同意,但我姥姥那边情况紧急,等他回来麻烦你们帮我跟他说一声。”聂相思其实也不知怎么跟慕斯城提起她那个无理的父亲,最后说道,“我处理完事情会马上 回来的。” 佣人想起刚才她那个电话,见她不像说谎,便将购物车的钥匙给她了。 聂相思虽然买不起车,但却考过驾照,那是去年冬天言淑敏拉着她去一起学的。 聂相思没有开过车上路,但她以有限的知识和技术水平,还是火速开车赶往养老院那边。 而此时s城高级养老院,聂相思姥姥的房间厅里,却来了另三个不速之客。 韩子琦依然一身白大褂的俊朗形象,身后站着两个从美国研究中心赶过来的助理,韩子琦微皱眉看着前面的老人,“果然不是吧?” 聂相思姥姥因为喝下一杯参了安眠药的水后,已经坐在轮椅上垂着头,睡着了。 “韩教授,不是。”一个助理刚从这养老院的医科室回来,拿着血液化单,“刚化验过,这个何梅女士是o型血者,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稀有血型。” “韩教授,如果我们要找的那个稀有血型者是聂相思,难道她整个家族之中只有她一人是?”另一个助理也说道。 韩子琦一只手手指关节撑着额边,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敲击着旁边的桌子,脸色缜密,而严谨。 失去客套笑容的他,给人的感觉一下子变得莫测难懂起来。 仿佛他们所在的是另一个普通人接触不到的科学世界,那里有着超越这个现有世界的谜。“百分之五十的机率。”他分析说,“其中一半的可能,是当年在那座医院检测出那个血型的时候,她是他们整个家族中第一个做过血液化验的人;另一半可能,是如当时检 测人员所说,是她身上发生了基因变异,所以她整个家族中只有她一人是那种血型。”“那现在,是怎样?”助理a问了,“据韩教授你这阵子对她调查到的资料,她除了这个姥姥,以及那个没有音讯的生父,已经没有其他亲人了,如今她这个姥姥不是那个血 型,难道我们要去寻找她那个生父?” 韩子琦没有说话。 在昂诺生命基因研究中心,他所负责研究的项目就是基因变异! 他搜罗了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动植物包括人类身上的变异案件,就是想检测出在如今的21世纪,人类是否有还有变异的可能。 所以‘教授’这一个头衔对他来说,真是不足为道的头衔了,他以z国多所大学客座教授的身份来到这个国家,主要就是想找十年前,那个出现的血型—— 那个据说因为基因变异产生的特殊血型者。 但他查阅了十年前所有的资料案例,也只知道那个稀有血型者是出现在哪个医院,以及是哪个主治医生发现的,最后,查到了聂相思身上。 所以他来到z国后一直在寻找那个叫聂相思的女子,只是不想一次偶尔在s城医院大学讲座的机会上,那名叫聂相思的女子竟然主动和朋友找上了他! 天知道他当时看到聂相思时有多激动,比看到情人还激动! 因为他看到了宝贵的实验体,恨不得马上将她带回研究中心了…… 在前一阵子他刚想带聂相思去给她做血液化验,眼看就可以再次确认她就是那个血型者的时候,却不想s城的地产富商慕斯城出现了。 那个男人带走了聂相思。 想起这阵子的事,韩子琦眉宇间带着清冷的味道,“不,这次时间不多了,比起大海捞针去找一个人,还是想办法将聂相思她从慕斯城那叫出来吧。” “可韩教授,怎样才能将她叫出来。”助理b说,“将她带走的是慕氏的掌管者,我们的研究项目隐密性太高,为免事情闹大,恐怕不好得罪这个国家这座城市的富豪名流。” “是呢,到底用什么理由将她叫出来比较好呢。”韩子琦把拿着手机,嘴角溢出一丝戏味。 他有聂相思的电话,想要打电话给她还是很简单。 但是,她现在应该在躲着他吧? 毕竟那天他问她血型时,她那么慌张,这回未必会再出来与他见面。 助理a看了一眼睡着的老太太,“教授,还是将这个何梅女士叫醒吧,说我们有事找她的外孙女,让她将聂相思叫出来。” “不错的主意。”韩子琦笑,“虽然欺骗老年人不是我的兴趣,但毕要时也管不了什么手段了,那位聂小姐可能已经怕了我。” 他们正打算让聂相思姥姥叫聂相思出来,外面的门敲了两声,打开了。 一个护工带着个人走进来,“韩教授,请问你跟何女士的话谈完了么?她有一位亲人来探望她了。”说话着,护工看着垂着头的何梅,走来,“嗯?何女士这是怎么了?” 韩子琦旁边的两个助理马上挡在了何梅背后,韩子琦平静而有礼地说道,“老人家想必年纪大了,刚说想睡了,我还有几句话,跟她说完就走。”“原来是这样。”护工看了眼何梅那边,何梅背对着,也没看到有受人威胁之类,“那好,何女士是年纪大了,你们问完话就赶紧离开吧,她需要多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