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4章 渣父遇到冷血科学家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04章 渣父遇到冷血科学家

“好的,麻烦了。”韩子琦微笑着。看着这个帅气教授的微笑,女护工一晃神,脸色微红,更加没问什么了,转身对她带进来的一个人说,“那聂先生,虽然你是何梅女士的亲人,但你们的谈话也要注意时间 。” 韩子琦和两个助理听到姓聂,马上看向那个人。 只是那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脸色阴郁,长着青黑的胡茬,形象几分邋遢,穿着破旧的皮夹克,鸭舌帽下的那双眼像几天都没睡了,疲倦而泛着狠光。 从何梅这收回阴狠的视线,他立即装出讨好的笑,“好的好的,我知道,我就是来看看我妈,几年没见了怪想念的。” “还以为何女士除了聂小姐没其他亲人了呢,既然是儿子平时就好生对待何女士。”护工责怪着他一边关上门出去了。 “说得对,说得对。”聂父对护工连连点点头。 在他刚一回头,看到眼前盯着他的三个人时,他吓了一跳。 韩子琦嘴角动了一下,“你是……聂相思的那个父亲?” 两个助理也露出踏出铁鞋无觅处的表情,“应该是,教授,他既然是姓聂应该就是聂相思的那个生父。” 聂父回过神来,猛地一拨匕首,露出了凶狠的表情,“没错,我就是聂相思那个不孝女的父亲,我管你们是谁,想活命的话就赶紧滚!我要找的是这个老太太!” 两个助理面无表情。韩子琦却再次失笑,“第一,你手上这种东西吓不了我,第二,聂小姐是不孝女?据我所知,你敲诈她和她母亲的次数可不少,怎么看‘不孝’这两个字与她也搭不上边,相 反,她并没有孝敬你的理由吧?” “老子是她爸!她理所应当孝敬我!”聂父吼道,用匕首指着他们,“你们到底是谁?滚不滚?” 聂相思接到他的电话后,应该会马上带着钱过来。 他要马上要挟这个老太太聂相思才会将钱给他,这个时候,他可不希望不相关的人插手进来!——他还等着拿这笔钱去救命呢,赌场的人说再不还钱就要他卖肾了。 “旁边这两个是我的科助,我是一名研究基因变异的科学家。”韩子琦慢理条理地道,“我只有一个问题问你,请问聂先生,你的血型是?” “什么科学家,老子什么血型又关你们屁事!”聂父凶道,“不滚我就杀——” 一把冰凉的刀片贴上了他的后颈。 凉意瞬间嗖嗖地爬上了他的脊椎。 韩子琦的助理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身边,五指合并夹着刀片对着他后颈,“说。” 聂父这才知这三个不是一般人,双腿打战了,“我我我……b型,怎么了?你们是聂相思叫来的人么,我可是她父亲,我欠钱了她理应当帮我偿还。” “b型?”韩子琦脸色一冷,直接站了起来,整个人带着分冷血的味道,“那就帮我带话给你女儿吧,想找她姥姥的话让她联系我。” “你们是——” 聂父话没问完。 他眼前一黑,扑嗵一声面朝地板倒了下去。 两个助理将聂父打晕后,来到韩子琦身后,“韩教授,不将他的血重新化验一下么,万一他只是想隐瞒自己血型……” 韩子琦子踢了下倒在脚下这个男人,完全不在意地冷笑道,“这种贪生怕死的人,在生命受到威胁时说谎的概率低于百分之一,不必管他了。” 聂相思匆忙地赶来养老院时,她姥姥已经不见了,只有她那个渣父躺在姥姥房里的沙发上。 聂相思在房里寻找一圈,见找不着姥姥马上对着那个睡着的聂父大叫起来,“你这个混蛋,我姥姥呢!” 韩子琦他们已经走了两个小时,被聂相思的声音一轰炸,昏迷的聂父模模糊糊地醒来,一边摸着发疼的后颈一边从沙发上坐起来,“吵什么吵吵什么吵?钱带来了么?” 聂相思从包包里拿出一扎钱,往他面前一扔,“我就这么多了,卡里的全取出来了,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找慕斯城借,你要么拿着这些钱走人要么就等着被警察抓!” 用这种威逼利诱手段,还用老人作人质要挟自己的女儿,警察会管吧? 聂父觉得忘了什么事,他看了看周围,“嗯,那三个人呢?” “我问你我姥姥呢?”聂相思气恨道。聂父想起来了,他肯定是被那三个人打昏了,他瞄了一眼聂相思搬到面前的那叠钱,“哼,你打发叫花子啊,这点钱够么?再说你姥姥,她早被人带走了,谁让你不早点带 钱过来。” 聂相思恨自己为什么是这个人的女儿,她真想自杀将这条命还了再次投胎,但眼下已经不容许她再恨自己的出身。 “你说什么?姥姥被人带走了?”聂相思无法相信,“你在骗我吗?除了你这个渣,还会有谁对姥姥下手!我告诉你你就是藏起了姥姥也没用,我就这点钱了!” 聂父一边收起聂相思带过来的那些钱,一边懒洋洋地说道,“虽然不够,但这点就算是先给我还点利息吧,晚点我还会找你要的。” 聂相思拼命抓住他,“你别走,我姥姥呢!” 聂父一甩她的手,“都说那她被人带走了,对了,那个人还让我给你传话,说想找你姥姥的话就去联系他。他身边的人好像叫他韩教授。” 韩教授? 聂相思大脑轰鸣,是那个韩子琦? 他真的为了找她找到她姥姥所在的养老院了,她之前不是没担心过这个问题,但她一时实在没法转移她姥姥去别的养老院…… “我劝你啊,还是别去那个老太太了。”聂父一边往手指上吐着唾沫数钱一边说道,“抓紧时间给我筹钱吧,没给我筹到钱我可就去慕斯城了!” 啪!聂相思一巴掌扇在他脸上,直接将聂父打懵了,直接从他手中拿回了钱,“你不配当父亲,更不配让我替你还债,你要找慕斯城就去找吧了不起我就是被他解雇,但你一分钱都别想再从我这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