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5章 慕斯城来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05章 慕斯城来了

聂相思收起钱飞奔出去了,身后聂父骂着追上来,聂相思跑进电梯后迅速地按下了电梯门。逃离那个父亲后坐电梯来到一楼,聂相思找到了负责自己姥姥那个护工,“你们为什么不看住她让别人带走了她?还有上面那个男人根本就不配当个父亲,从来没来照顾过 我姥姥,你们怎么也让她上去呢?” 一般高级养老院都是私企机构的,这座养老院也不例。聂相思质问这个护工时,周围还有人在,这个护工为了维护自己的颜面当即便说,“聂小姐,他拿出你们的户口簿证明了你们是父女,那自然也算是何梅女士的亲人,至于 你们的家庭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啊。还有,何梅女士午休了一会后,被你的一位朋友带去花园散步了,怎么就被人带走了?麻烦你了解情况后再说好吧?” 聂相思顾不上跟这个护工理论,只能心里下定决心随后要替姥姥换了这个护工,之后便忙跑去了花园。 但整个养老院的花园,包括休闲区、餐饮区,什么地方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她姥姥和韩子琦,养老院见一位老太太不见了,随后也慌了,到处调监控找人…… 但最后聂相思却了解到,那个韩教授有人脉,他来的时候这养老院的领导都出去接待了他,所以无人作证韩子琦带走了她姥姥。 聂相思担心姥姥出事,又怕她父亲会纠缠上来,不能继续留在养老院看监控,便开车先离开了养老院,一边打电话给韩子琦。 车上,提前从公司回来的慕斯城接到‘angel殿堂’佣人打来的电话,得知聂相思出去了重重地拧起了眉。 “她有没有说去哪了?”慕斯城微怒,那个女人有事出去连亲自跟他请假都做不到了?他早上离开的时候明明让她好好考虑他的提议。 这个时候那个女人还跑去哪? “聂小姐没说,不过我们听到了她接了个电话,听她的话情况好像很紧急。”佣人说道,“好像有人找她要钱,她让人别动她姥姥……就这些了,具体的我们也不太清楚了。” 钱,她姥姥。 慕斯城眼睛深眯了下去,他立即想到一点。 挂了电话后,他马上对司机道,“先不去浅水湾,去一座养老院。” “养老院?”刚准备拐弯去往浅水湾的司机立即减慢了车速,“太子,去哪座养老院?” 与慕斯城一同回来的阿晋也在车上,近几日慕氏正在商议收购‘康乃馨妇幼’医院后的发展方针,就连在车上,阿晋也跟慕斯城分晰着几大股东的方案。 听到慕斯城刚才的电话,阿晋也惊讶,“太子,出什么事了?” “大概是聂相思那个父亲回来了,以她姥姥要挟聂相思。”慕斯城脸色阴沉,“她现在出去了,大概是去她姥姥所在的养院了。” “太子是要过去看看么?”阿晋问。 慕斯城没说话。 他虽没有管聂相思私事的义务,但是……那个女人居然不向他请假就一个人跑出去了,这简直让他生气! 看明白了他的意思,阿晋说道,“上回调查聂小姐的身世时,查到了她有个姥姥,现在大概在s城的一座高级私人养老院,位置是……” 半个小时后,当慕斯城来到聂相思姥姥所在的养老院时,聂相思已经离开了,院长出来迎接他时,一行人却碰到了正在向护工耍狠的聂父。 慕斯城在院长的引领下刚进入养老院前台大堂,就看到了聂父在威胁护工。 “说,你们有没有私吞那个老太太的生活费?她一个快入土的老人,一个月怎么可能花那么多!”“聂先生,都说了请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们这是正规的养老机构。”护工说道,“因为是私企,设私也比其他养老院集全,这里的费用自然比较高,你们若是对费用不满意, 可以将何梅女士转走。再说了,聂小姐替何梅女士每月交的费用又不经过我们护工的手,那是直接向院方交的……”“你以为这么说我会信么?”聂父眼红暴露地指着护工,“现在不知有多少新闻说护工骗取老年人钱财的事,聂相思之前在医院的工资也不低,全花在这老太太身上了!她肯 定也会给这老太太其他的零花,老太太房里根本没钱,说,是不是你们将这老太的零光给骗走了,给我全部吐出来!我是她儿子,她所有的钱该由我保管!” 聂相思跑了,聂父又开始想从聂相思姥姥这里诈点钱出来了! 总之他现在被赌场追债,他得到处筹钱,如果最后没有筹到他也只好冒险去找慕斯城了……“你明明只是聂小姐的父亲,说到底,也只是何梅女士去逝的女儿的前夫。”护夫说道,“你算什么何女士的儿子?别说我没拿过何女士的东西,就算何女士有东西留下也不 能交给你!再说了,我怎么知道她现在在哪,院方也在找她……” “好哇,你刚才终于承认了!”聂父打断护工的话,突然加大声音想引起周围人注意,“大家听听,她果然拿了那老太太的东西!说拿了也不会交给我!好啊你们!” “你嘴巴放干净点!”护工气得脸色发青,“你若有证据你就去院方,谁说我拿何女士的东西了!” “你别以为我不敢!”聂父也发狠了,“我告诉你,新闻报导上那慕斯城的新欢就是我女儿,你们院方如果不吐出那老太太的东西,我叫慕斯城让你们养老院倒闭……” 他说着话,发现周围安静了,连护工也看着他身后的方向瞪大眼睛。 聂父回过头,瞬间瞠目结舌。 只见刚走进大堂的慕斯城面无表情看着他,眼神嫌恶,他身边的助理也冷冷看着这边。院长正连连哈腰跟慕斯城道歉,“慕太子,真是不好意思,我马上让人将这个疯子赶出去。”说着连忙招手对安保人员喝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将这个人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