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步步惊心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1章 步步惊心

第161章 步步惊心 其他高层也开始发起问: “对,这个很严重的问题,请安夏儿小姐给安氏一个交待!” “虽说你以前没接触过安氏,但以前你是安家的二小姐,难免不会从旁得知安氏的一些化妆品配方问题,你现在想在外面另开公司会损害安氏的利益!” “安夏儿小姐你既然手持着安氏近一半的股份,你就不能做这种事,何况你在安氏代表的是夏家——” 有一个股东则直接站了起来,声色俱厉斥责道,“安夏儿小姐,我们跟安总从当年一路打拼到现在,没有安家就没有今天的安氏,我们也敬重当年的夏总,但你就更应该跟安氏携手合力发展安氏,而不是……” “请问你们说完了么?”安夏儿冷地沉下声,打断了这些越说情绪越高昂的人。 不知是因为她声音放大的原故,还是因为她是安氏大股份的身份,她一句话,周围的声音静了下来。 连一位比较年长的高层,看着安夏儿,也露出一丝欣赏的目光。 安琪儿看到她能一句话喝止住安氏高层,眼里的妒意更深—— 身下的手指,几乎将裙子抓皱了! 安父严肃地道,“这也是我的疑问,安夏儿你注册这个‘唯丽’是什么目的,你今天过来必须给安氏一个解释!” 安夏儿心里想笑,想到刚才那个那个高层的话…… 还他们也敬重夏总,如果真是那样,他们又怎么会完全站在安家那边?安家之前侵占了夏家股份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吧? 一个个假腥腥!装模作样! 安夏儿整理了一下思绪,“行,反正我今天过来也打算跟安氏讲明一件事。” 她道,“但我不回应我和这个‘唯丽’的事,我在这,只跟爸爸你和安氏的各位申明一件事,以后,我将不再是安氏的股东。” 周围的人一下怀疑耳朵,都唰地全部看向她,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你什么意思?”安父马上看着她。 “很简单。”安夏儿站了起来,“我会将我手上的安氏股份卖给帝晟集团,所以这也是秦秘书今天会跟我过来的原因,今后持有安氏百分之四十股份的人将不再是我,而是帝晟集团,以后有股份相关的事,你们找帝晟集团的人商量。” 在场人没有反应过来时,秦秘书微笑了一下,站了起来,“各位,安小姐很快就会跟我们办股份的转移手续,我今天是奉陆总的意思,代表帝晟集团过来跟安氏的各位预先打声招呼。” 这话简直在示威—— 你们安氏以后有近一半,都将成为帝晟集团的产业! 安夫人和安琪儿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安夏儿,“安夏儿,你——你要把安氏的股份卖了?” 安父直觉眼前一黑,秘书赶紧扶着他,“安总!” “老公!” 安夫人也赶紧奔了过去。 听到这消息,整个会议上炸开了锅,高层议论不止。 安琪儿看着安夏儿,脸上的表情青白纷呈,“安夏儿,你的话是真的?” 她一直以为安夏儿很想要安氏的一半,想跟她安琪儿平起平坐,如今安夏儿居然说要把安氏的股份卖了? “安夏儿——”安父用发抖的手指着她,气得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你要把安氏的股份卖给帝晟?” “是。”安夏儿看着这群人脸上变色的变色,发抖的发抖,差点倒地的倒地,直言道,“你们以为我很在意安氏么,不,我一点也不在意,我在意的只是想让安家给夏家一个交待,把夏家的股份还给夏家。至于安氏,如今这个公司已经没有夏家的一席之地了。” 安夏儿很清楚这个问题,“所以就算我持有股份,以后在安氏也不会有什么说话权吧,那既然这样我还留着安氏的股份做什么?我可以另外注册一个公司,将夏家当年的遗愿继承下去,根本没必要再为安氏出力。” “安夏儿,你——”安父看着安夏儿,几乎要气吐血,“你要卖给帝晟集团,是陆白,是不是陆白?” 安夏儿没有说话。 “是不是陆白盯上了安氏,教唆你将股份给他?”安父脸色发黑。 “老公,我早就说这个死丫头已经胳膊往外拐了!”安夫人边扶着他,咬牙切齿,“她现在想把安氏卖了!你现在听到了吗?” 以帝晟集团那样强势的亚洲第一跨国企业,要是收购了安氏这个公司的百分之四十股份,接下来要想一步步倾吞整个安氏,是轻而易举的事…… 是陆白。 是陆白让安夏儿这么做的,安父此时心里就这一句话。 秦秘书冰冷地推了一下金丝眼镜,“安总,陆总没有做任何逼迫安小姐的事情,这完全是安小姐自己的意愿,当然,以我们陆总和安小姐的良好关系,她要寻找买家,陆总自然会倾力相助,以最高的价钱从她手中买下来。” 安父的脸色越来越差,安夫人和安琪儿见情况不对,大叫起来,“安夏儿,你若是气死了我老公,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安夏儿,你是不是要气死我爸爸?”安琪儿脸色发白地看着安夏儿,“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你忘记谁把你养大的么?是安家把你从孤儿院收养回来……” “我的良心,已经被安家用完了。”安夏儿笑了一下,“但现在在安家面前,我必须保护我自己。” 最后安夏儿对会议室里的人道,“既然以后我不再是安氏的股东,那我注不注册公司也与安氏没什么关系了,那,告辞……” 安夏儿看了看脸色由黑泛白的安父,紧紧握了握手,若是以前,看到安父这样,她肯定会着急地不得了,马上为这位父亲叫救护车。 但现在…… 他眼中也根本没她这个女儿吧。 安夏儿转身对秦秘书道,“我们走吧。” “好的,安小姐。” 秦秘书与她一起转身。 身后安父指着她,“安夏儿,你根本不明白……陆白这么做的意图,你是在被他利用,你会后悔的。” 安夏儿没有回身,冷冷笑了一下,“哦,你的意思是说,我只能被安家利用是么?很遗憾,陆白在我心里,比你们可靠。” 陆白利用她做什么?他在她身上无利可图,堂堂帝晟集团还会打一个国内化妆品公司的主意? 就算她那点股份,在他眼里也不值得一提吧。 安夏儿和秦秘书走到会议室门口时,脚步突然顿了下来—— 外面一个阴沉的身影正站在门口。 慕斯城。 离开几日的慕斯城突然回来了,黑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装,一身肃冷,此时正站在会议室门口,脸上黑暗冰寒得可怕。 他以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面前的会议室,以及安夏儿。 “慕太子,现在会议已经结束了。”一个前台小姐在他旁边提醒他。 慕斯城显然是刚回来,听到安夏儿出席了安氏的股东会议,而直接赶过来这边。 安夏儿看到慕斯城突然出现在面前,一瞬也有些意外,回过神后她回视线,“请让开。” “斯城!”身后安琪儿看到慕斯城,眸子泛红地跑上来,扑进了他怀里,“你终于回来了,你这几天去哪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安氏出事了,安夏儿把她的股份卖给了帝晟集团……” 慕斯城看着安夏儿,唇抿成一条线,眼睛里包含了太多,“你把你手上的股份卖给陆白了?” 这是他问她的第一句话。 “这是我的事。” 安夏儿直接回答。 她从慕斯城眼里看出了一丝异样,但她依然没有改变自己的态度和立场,即使面对慕斯城,她也不会客气半分。 慕斯城没有对安夏儿冷嘲热讽,只是不冷不热地道,“现在安氏是慕氏旗下的公司,你要做手上股份的变动,应该事先跟慕氏打声扫呼。” 安夏儿唇瓣边笑了笑,看着这个刚出现的男人,反唇相讥,“慕斯城,按理是这样,只是我不想跟慕氏打什么招呼,也不想跟你慕斯城打什么招呼。至于股份那是我自己的财产,我想把它卖给谁,那是我自己的事。” 安夏儿说完,与他擦肩而过,秦秘书跟上去。 “安夏儿!”身后慕斯城咬牙一吼。 他眼底盛着滔天怒焰。 以及其他隐忍的东西…… 安夏儿步子顿了一下,回了一个冷漠的侧面孔,“哦,慕太子还有什么事么?”她眼角扫了一眼安琪儿,故意笑道,“你这么想叫住我,难道想跟我再续前缘?当着你未婚妻的面?” 安琪儿脸色看着变白,搂着慕斯城手臂的手紧了紧,冷冷地道,“安夏儿,你别恬不知耻了!” “恬不知耻的不是我……”安夏儿扫了一眼安琪儿,以及那个背对着她的男人,“不过很可惜,慕斯城,一如上回所说,我醒悟了,你如今对我而言只是我扔弃的垃圾而以!” 损人么,谁不会,她也可以把他自尊踩到比地面还低的地方—— 一如他曾经做的那样。 安夏儿说完对秦秘书道,“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