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9章 有点慌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19章 有点慌

聂相思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什么,是慕斯城真有事跟慕老夫人走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但听到慕斯城走了的那一瞬,她有种害怕的感觉。 ——就怕慕斯城会带着慕绵回慕家去了,让她一个人留在这。 她突然感觉,其实她心里还是不舍的,不舍离开慕斯城身边。 慕绵从楼上跑上来后,在整座别墅找了一圈,又跑到别墅外面去找,聂相思和佣人后面到处追着他,慕绵停下来的时候,聂相思来到他面前蹲下握着他的小手安慰他。 “绵少爷,你别担心好吗?”她温声细语地说,“没有关系,我会照顾你的,直到慕先生回来接你,我都会一直陪着你。” 慕绵看着她,“聂姐姐……你不是说想跟爸比辞职么?” 聂相思愣住,“……” “聂姐姐你也要走了,是不是?”慕绵慢慢地就垂下了脸,一脸失落,活像被人不要的孩子。 聂相思眼睛红了,心底酸涩无比,看到慕绵她突然想起她母亲和那个待她如亲生女儿的继父死的时候,她就像是被人遗弃在了这个世界上。 她将慕绵拥进了怀里,流下了泪,“对不起,绵少爷……是我不对,我不该说走,我不走了,除非你和慕先生辞退我。” 慕绵眨了眨湿润的眼睛,他不明白,他还没哭呢,怎么聂姐姐就哭了? 但他伸出了绵软的手轻轻地抱着聂相思,也许,聂姐姐比他还害怕呢! 当天,慕斯城都没有再回来,一个电话都没有,慕绵打电话过去,要不是关机就是阿晋接到,说慕斯城并没有去公司。 晚上,聂相思坐在慕绵的床边给他讲睡前故事,当她读着小王子的故事中途停顿的时候,发现慕绵已经睡着了。 聂相思轻轻将书合上,将慕绵抓着自己一只手的那只小手放进被子里,回头看了看房间外面没人,偷偷地俯下头在慕绵额头上吻了一下。 谁让她只是一个看护呢,平时是没资格去吻小少爷的。 又伸手摸了摸慕绵的额头,体温刚好,确认他身体状态没什么异样后,聂相思总算松了口气,只是手碰到慕绵的头发时,她觉得非常地柔软舒服。 她忍不住多摸了一下慕绵的头发,心里在想慕绵跟他父亲那么像,不知道慕斯城的头发是否也像慕绵一样是柔软的呢?还是如看上去的那样,生硬的?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聂相思掏出来一看,是言淑敏打来的,为免吵醒慕绵她赶紧将来电挂断了,帮慕绵盖好被子,才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回到自己房间后,聂相思将电话拨打了回去,“淑敏,怎么了?” “你怎么了?”言淑敏仿佛听出了她话里的的疲备,“你的声音怎么听上去像几天没睡觉一样,是不是在慕斯城那遭受到了什么非人的待遇?” 聂相思揉了揉眉头,“没有,我今天上午不还是接了你的电话么,我就是,心里有点复杂而以。” “对了,那上午的事怎样了?”言淑敏马上问,“你那个渣爸是不是去找你去了?他是不是去慕家找你给你丢脸了?我能理解你,有那样一个父亲换谁都有压力……” 聂相思不知道该怎么跟言淑敏说,她今天遭遇到了什么事,先是被她父亲威胁给钱,之后又和她姥姥遭遇到韩子琦…… 现在回到浅水湾,慕老夫人又找上门来了,慕斯城又莫明地离开了。 聂相思对于未知的事情以及未来,感到一种飘忽不定的不安感,她叹了一气,“我真是后悔,淑敏,或者,当初我不该答应……” 话说到,她又想到可爱温柔的慕绵,以及下午她答应慕绵的事。 她答应了他不会再离开。 “怎么了?”言淑敏听她不说话便马上问。 聂相思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没什么……我就是有慌而以。” 对的,开弓没有回头箭,自己作的选择那无论发生什么都要顺着面前的路走下去。 她既然答应了慕斯城做看护,那就该想到,在慕家不会容易。 “是你父亲么?”言淑敏问,“你还没说他是不是找你了?我今天上午都惦记着这事,很想打电话问你那边的情况,但又有几个手术……” “他没有找我,他也来不了慕家。”聂相思说道,“他去养老院找我姥姥了,想用我姥姥来在要要挟我给他一千万,不然就要伤害我姥姥。” “靠,一千万,他疯了!”言淑敏不敢相信,“你一个小护士现在一个看护,去哪拿一千万给他?让他把你卖了看有没有一千万!” “他当然知道我拿不出来。”聂相思手盖着眼睛,苦声发笑,“那是因为他看到了八卦媒体,以为我现在是慕斯城的女人,让我去找慕斯城拿一千万给他……”“完了完了,让他知道你在慕斯城他趁机不敲诈你才怪!”言淑敏愤愤不平道,“我说早不出现晚不出现,他怎么现在突然蹦出来,真是吸血鬼啊,几年前拿走了你所有的积 蓄还不甘心!” “我现在不会再给他,更不会找慕斯城拿,几年前我说过那是最后一次给他钱了。”聂相思说道,“我当时取了钱去养老院,准备救回我姥姥后就叫孤儿院的人将他拿下……” “然后呢然后呢?”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聂相思叹道,“我去养老院后我姥姥已经被另一个人带走了,我那个混蛋父亲也被人打晕了。” “谁?” “韩子琦。” “那个那韩教授?”言淑敏大惊,“他为了找你居然去你姥姥的养老院了?”“淑敏,韩子琦找我是有目的,并不是说看上了我……”聂相思想起韩子琦的目的,缓缓说道,“他是想找一个特殊血型的人,他误以为是我,其实不是我,他用我姥姥要挟 我说出那个人的信息……”聂相思将今天在那座诊所发生的事大概跟言淑敏说了一下,包括自己的血型,只是没有说韩子琦要找的那个人是慕斯城以及慕斯城是什么血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