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2章 已经告诉他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22章 已经告诉他了

是面无血色,还是惨不忍睹?她突然感觉自己没有勇力去面对,不忍看到慕斯城那样,十年前她的感触不多,她只是想救他;而现在,她整颗心都在抽痛,她想哪怕是她自己被人杀了,她都不会这么 难受。 “他,怎样了?”聂相思艰难地问出几个字。 “不太好。”慕老夫人说道,脸上已经没有一个豪门老太太的威严了,“医生说,就是输血了也不一定能挺过去,但是总要一试。” 伤得这么重么? 聂相思身体一下子力度像失去了,整个人无力地落座在身后的椅子上。“慕绵没有跟过来,真是万幸。”慕老夫人用手巾擦了擦眼睛,“让他知道他父亲现在的情况,肯定会哭,他还那么小,倘若斯城有个三长两短……我不能让慕绵面对这样残 酷的事。” “老夫人,少爷一定会挺过去的。”王妈在旁边慰说,声音也带着心疼与担忧。 “是我不对,是我昨天不该跟他说那么些。”慕老夫人低泣着。聂相思喉咙哽塞着,慕老夫人擦了一会眼睛,抬起头带起勉强的微笑说,“斯城他父亲和他母亲去公司了,毕竟斯城出事,慕斯城的股东一定会很快得知情况,以免慕氏内 部产生动荡,他父亲和他母亲必须去公司镇住局面,斯城他母亲是哭着离开的。” 聂相思张了张口,“老夫人叫我来……”“斯城是上午送到医院的,当时医生便说要输血了,但是……”慕老夫人说到这,苦笑,“想到聂小姐你曾经为斯城所做的那些,这一回,我们实在没有理由再让你出面。从 上午开始,我就开始联系国库血库了,希望还会有与聂小姐相同血型的人过来献血……” 病房中仪器的声音,嘀嘀地在响着,仿佛时间的流逝。 “但很不巧,聂小姐这种血型,据说国际血库也常年紧缺。”慕老夫人说道,“那边已经联系国外的献血者了,至于联不联系得上,又什么时候能到来,就不知道了。” 说到这,慕老夫人又摇了摇头,“但斯城等不了多久了。” 聂相思没说话。 “聂小姐。”慕老夫人抬起脸看着她,“斯城母亲十年前跟你作那样的约定,让你隐瞒了对于斯城的恩情……我知道,慕家没有脸再跟你开这个口让你救他。”“斯城若是醒着,他估记也不会同意,他心高气傲……”慕老夫人摇了摇头,“他估记不想再欠聂小姐你的。斯城现在与以前不一样了,现在想瞒他已经是不可能了,若强行 让聂小姐你救他,他醒来一定会怪我们。所以,我叫聂小姐你过来,就是想听听你的意思,你愿不愿救斯城,慕家不勉强你。” 聂相思久久没有说话,她吞咽着苦涩的心情,“他昨天离开后……去哪了?” 慕老夫人告诉她,“昨天我在‘angel殿堂’告诉了斯城十年前的事,就是聂小姐你曾为他输过血救过他命的事情。” “老夫人……为什么?”聂相思眼眸颤烁着,“你们不是不想让他知道?” “因为我看斯城太想知道,我们一直瞒下去,估记也不是个事。”慕老夫人说道,“而且,再瞒下去,只会加深他与慕家的误会,既然如此,我索性就告诉他了。”“老夫人不担心,不担心他知道后会因为感激我,而做出令你们不高兴的事么?”聂相思哽咽着,她无法置信,慕家百般想掩盖这件事不让慕斯城获悉,如今慕老夫人却亲 自告诉了慕斯城。 原来慕斯城昨天就知道了? 知道后,他就走了? “但不让他知道,也并不就是好事。”慕老夫人说,“比如,知道慕家有事瞒着他之后,这阵子他与慕家的隔阂就愈发大了。” 聂相思看着慕老夫人带着丝痛苦的眼神。“聂小姐可能不知道,先前斯城与安夏儿与安琪儿的事,已经让他对他母亲心生恨意了。”慕老夫人说,“聂小姐可能从外界媒体中知道一二,但其中因为那两个女人的事, 心里斯城受了很重的伤,他与安家大小姐安琪儿生下了慕绵,但他爱的,其实是陆白之妻安夏儿。” 聂相思确实从外界媒体中听过慕斯城与安家两个千金的八卦新闻,但如慕老夫人所说,知道的也只是媒体和网络上流传的罢了。 更不知,慕斯城最喜欢的是安夏儿,并非慕绵的母亲。“当然,现在安夏儿已经是陆白的妻子,也贵为西莱的公主,无论从情面上或是权位上,斯城与陆白都无法再取夺。”慕老夫人说道,“这几年,他尽心与慕氏,潜心于工作 之中,再也没有考虑过婚事大事,也许他就是想让自己忘记安夏儿…… 这几年,斯城与他母亲的矛盾看着淡化了不少,但随着聂小姐你的出现,他与他母亲的关系又再度恶化了。” “对不起……”聂相思缓缓低下头,“他又何苦如此。” 她不配。 她也不值得。 她即不如安琪儿那般是慕绵的母亲,也不如安夏儿高贵,慕斯城又何必因为她一个看护而与自己的母亲不和。 “聂小姐不必道歉,外人不知道,但慕家的人不会不明白。”慕老夫人眼中带泪,闪烁着温慈,“对斯城来讲,最重要的人应该是你,当年若不是你,恐怕斯城已经……” 对于这个,聂相思并不作回答。“但豪门门第就是这样,有太多的无奈,太多的顾虑,为了维持在权益中心的地位以及扩大家族财力、公司规模,为了让家族公司更加辉煌,选择与同样的名门联姻是最直 接最有利的方式。”慕老夫人说,“当年安氏已经是z国化妆品界的皎皎者了,与安家联姻,慕氏便可以延伸到化妆品界,你与安琪儿比起来,慕家当时自然选择了安琪儿。 而聂小姐你,只好成了默默无闻的奉献者,金钱,是当时慕家唯一能补偿和感谢你的。”慕老夫人又抬起目光看向不说话的聂相思,“只是没想到,命运就是这样出乎意料,安琪儿也不是他的真命天女,他与安夏儿和安琪儿之间的感情无论怎么缠绕,那两个人终究没有成为他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