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4章 选择!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24章 选择!

“我与斯城他父母商议后的结果,是觉得聂小姐可以作两个选择。”慕老夫人说道,“第一,你可以选择救斯城,他现在已经知道十年前是你救了他,他这次若是脱险了醒来后,也许会喜欢上你,娶你,这样你就得到了你想要的人与爱。 但是,斯城会与他父母决裂,因为他父母并不赞同他娶你。” 意思是,她选择了自己幸福,就会让慕斯城失去与父母的和睦。 “第二,你可以选择不救斯城,这样慕家也不会怪你,为了感谢你十年前曾救过斯城一命,慕家会再给你一千万。”慕老夫人徐徐地说道,“但你必须现在就离开s城,你可以带着钱与你姥姥到别的城市过上好日子,以后找个疼你的男人结婚度过安稳的一生,自此你与斯城与慕家,再无关系。” “我……”聂相思窒息起来,她张了张口,“我为什么要离开?我离开了,慕先生出事了怎么办?” “你不给斯城输血,他确实很危险,但这也是我们慕家的事了。”慕老夫人叹道,“斯城若出事,也该是我白发人送黑发人,但聂小姐你没有任何责任,律法上没有要求我们必须去救一个不相关的人。” 聂相思眼泪流到了嘴角,抽泣着,“我还是想知道……我不救他,为什么就要立即离开?” “因为斯城现在已经知道了你十年前救过他,他若是挺过这关,醒过来了,他就不会让你走了。”慕老夫人看着她,“聂小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若是不救斯城,就带着钱离开。” “你们是在为难我。” 她救慕斯城将来与慕斯城在一起了,就是选择让他与他的父母不和。 他不救慕斯城带着钱离开,就是选择一辈子与他决别。 慕老夫人没有直接回答,叹息着,“聂小姐,其实我也挺喜欢你,只是我也为难。” 这是必须要让聂相思选的,慕家开出的条件——他们不会轻易让任何一个女人进入慕家门。 聂相思哭泣着,轻轻地苦声笑了笑说,“我似乎,永远都是那个默默无闻的角色……背后默默注视着他背影的人,轰轰烈烈爱他的是安琪儿,被他轰轰烈烈爱的是安夏儿,只有在他有需要的时候,才轮得到我出场。” 慕老夫人心疼地看着她,“聂小姐,起码现在你可以选择成为一个有钱人,不必再受苦了。” “会,我带着钱离开后也依然会受苦。”聂相思清楚地知道,“我会受尽相思之苦,因为我忘不了他的。” “那你可以选择救他并留下来。” “我失去过亲人。”聂相思眼泪在眼眶打滚,哭到颤抖,“我不想让慕先生因为我,以后与父母决裂形同失去双亲,我不愿看他痛苦。” “那聂小姐你的意思是?” “我收回刚才我那话,我不要做只在他有需要时出场的人。”聂相思抬起泪湿的脸,笑了,“既然无法得到他,那我就做唯一能救他的人,这是无论安琪儿还是安夏儿都做不到的事,但是我能。” 慕老夫人皱起了眉,不明她的意思。 “对慕先生来讲,我是唯一的。”聂相思认真地看着慕老夫人,她娇美的脸上笑得越来越骄傲,找到了她的立场,“因为现在整个z国,只有我是rhnull血的人,只有我能救他,哪怕他以后结婚了娶了别的女人,他的妻子也做不到我能做到的事。谁也无法替换掉我的角色。” 慕老夫人缓缓地问她,“那……” 聂相思站了起来,收拾好情绪说道,“老夫人,你也不用为难了,我选择救他并离开,但我对慕先生说过我不会再收慕家一分钱,我离开后会换一个新电话号码,并告诉你们,只要慕先生有需要,你们随时可以再叫我回来救他。” “聂小姐,你真是不可小觑。”慕老夫人喟叹。 半晌,慕老夫人在王妈的搀扶下也缓缓站了起来,她看着面前这个小小的人儿为爱情做出的伟大决定,“好吧,你进去看看斯城吧,等下医生会过来。” 聂相思心里虽已作好了准备,走进挡帘内,会看到躺在床上半死不活……剩下半条命的慕斯城,她会有多心痛。但当她站在挡帘前时,抬起的手还是在发抖。 有点骨气吧! 她告诉自己,去救慕斯城,这是你最爱的人,不过是输血而以又不是要死了! 她最多给他输血后离开s城,了不起又回到以前的生活,暗恋着一个人的生活! 但慕绵那么喜欢她,她离开后,慕绵肯定也会念着她一阵子,而慕斯城说不准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她,她无法与他在一起,那最起码他知道了她的存在。 对,她离开之前还可以再去看看慕绵…… 身后,王妈与扶着慕老夫人看着她,慕老夫人带着愧欠的微笑,“去吧,聂小姐,斯城在等你。” “放心吧,老夫人,慕先生不会死的。”聂相思说完,手一掀挡帘,义无反顾地去输血。 但眼前的一幕,却令她完全愣住了。 从悲伤而决绝的情绪回转过神,她眨了眨眼睛,“慕……先生?” 只见病床上根本没有躺着什么受伤的慕斯城,那些仪器的声音也没有连接患者,慕斯城坐在窗前,穿着黑色的衬衫,利落的短发,看着生硬而帅气。 他冷冷的声音飘过来,“我当然不会死,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带着咬牙切齿的愤怒! 他根本没事。 聂相思惊得说不出话来,甚至无法去反应这是怎么一回事! 站在慕斯城身边的,还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两鬓已经白了,带着黑框眼镜,神情和蔼温和。 “小姑娘,还认得我吗?”他和颜地说道,“我是当年慕太子的主治医生,虽然事隔多年,但因为你血型特殊的缘故,我对小姑娘你的印象可是很深啊。” “医生……是你?”聂相思张了张口,无法再说出再多的话。 慕老夫人说,昨天慕斯城离开浅水湾后就去找当年为他们输血的医生了,他真的去找到了?他真的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