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8章 冲动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28章 冲动

但站在慕斯城的房间门口,她愣了一下,突然像血液倒流,心脏乱跳。 话说大晚上跑到男人的房间去,不太好吧? 想到她又赶紧调头,想到还是明天再过来问他了。 塾不知,一回头,一个墨蓝色的身影站在身后。 “慕先生……”她紧张地看着他。 慕斯城穿着墨蓝色的睡袍,刚下了一趟大厅,上来便看到聂相思站在他房间门口,“怎么了?” “我……”聂相思直视他眼睛时,还是会紧张,而且心里愈发小鹿乱撞,“我有点事找你。” “进来吧。” 慕斯城从她面前走了过去,进房间去了。 聂相思只好跟进去。慕斯城坐在靠窗的单人沙发中倒了一杯酒,圆形的水晶桌子放在窗前,与杯子倒映着明白,格外美丽澄亮,他喝酒的时候,喉结诱人的滚上滚下,肤色偏向小麦色,五官 冷峻中带着与生俱来的邪魅。 聂相思还是第一次这么时间观察他,因为他正在喝酒,没有看她。 “看够了?” 聂相思赶紧低了低头,“慕先生,你伤未好,不宜饮酒。” 慕斯城还是将那杯喝完了,“你可以叫我名字。” “……”聂相思愣了愣,有点不太好意思。 “你对我这个生份的称呼,听起来只会觉得,你哪我之间没有任何变化。” 聂相思咽了口,点头,“好,慕斯城。” 慕斯城险些被哽到! 他撇向她的目光带着些气愤,嘴角却勾起,“连名带姓叫我,挺不客气么!” “!”聂相思一惊,“对不起,我还不太习惯。” “别跟我说对不起。”慕斯城声音虽沉却轻,“我说过接受你,就不会跟你计较这些。” “我知道了。” “慕绵睡了?” “他说想睡了。”聂相思说道,“所以我过来看看慕先生……” 慕斯城刚带起一丝笑意,聂相思又加上后半句,“看看慕先生的伤怎样了,顺便换下药。” “后面那句是多余的。” “……” 慕斯城不明白了,下午在医院时这女人嚎啕着不会离开他爱他之类的,不知多热情地告白,怎么现在又变平时那副怯怯懦懦的样子了。 他的样子有什么可怕? 他看了看自己那只受伤的手,点了点头,“好吧。” “我去拿药。”得知可以为慕斯城换药,聂相思马上高兴地跑出去了。 不一会,聂相思提着药箱又回来了,在慕斯城对面坐下,将慕斯城伸过来的手上的纱布一层一层拆开,虽然知道他的手受伤了,但看到伤口中她还是吃了一惊。 因为这个伤口并不浅,差不多就要从手背上刺穿到掌心了,怪不得……晚餐时拿不了餐具。 这估记得几个月才能恢复了。 不单如此,在他的手背上,还有一些隐约可以看见的烫伤痕迹。 想起慕斯城在医院说话,说他这只手伤过两次,她缓缓抬起脸看着他,“这就是,那个陆少夫人伤的吗?” 慕斯城回过头碰到了她的视线,她轻轻轻蹙着眉心,就这样抬起脸庞看着他眼底藏满温柔与心疼。 慕斯城漠不在意说,“不怪她,当年是我伤了她的心。” “伤可以好,但伤痕却难以消去。”聂相思一边帮他换药,一边重新缠上干净洁白的纱布,“慕先生每每看到这个伤,便会想起她么。” “你是吃醋了,还是怎么。”慕斯城失笑。 聂相思愣了一下,眉头垂得更低,“轮不上我吃这醋,我无法与她比,只是希望你不要再为以前的事伤心了才好。” 慕斯城嘴角扬了一下,“你也可以让我喜欢你爱上你,以后看到这个刀伤便会想起你。” 聂相思轻道,“我没这信心……” 虽然她答应了留在他身边,但是让他爱上她,她也不知该怎么做。慕斯城觉得他话是不是说得太早了,现在他们的情况是,决定在一起了,但是他对她的感情却还少了一份,如今他只是感觉到这个女人的存在对他重要,他也要愿意花时 间去爱上她。 但是爱这一回事,并不是个人的事,聂相思不主动或是不配合,他也不知该如何入手。 “这个伤。”聂相思又问,“是怎么回事?”慕斯城收回已经重新换药的手,一边放下袖子,“去找那个医生时,碰到了另一伙人,他们也想找那个医生,见情不对,我自然阻止那些人带走那个医生,那些人刀刺过来 时,为免伤到身上,我用手挡了一下。匕首就从手背上刺过来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就像是平时的擦伤一样。 但听的聂相思却心惊胆战,“还有人想找那个医生?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也要找?还要带刀了?” “应该是韩子琦的人吧。”慕斯城道,“为了找那个b3亚血者,他们也想到了去找那个医生,十年前,那个医生为我输血之前,应该为你验过血吧。” “嗯!”聂相思瞪大眼睛点头。 “估记是他们从医院的档案中查到了,想找个那个医生问出你当的血当时是要输给谁吧。”慕斯城说得依然平淡如流水。 “那怎么办?”聂相思猛地握住他另一只手,“这个韩教授很缠的,还说是为了他们的研究项目要找到那个血型者,他们找上了你怎么办。”“我已经跟那个医生说过了这个问题,这件事他必须死守,如果泄露了。慕家也不是他得罪的起的。”慕斯城说道,“至于那个韩子琦,你不理他就行了,无论他查不查得到 我身上,也奈何不了我。” 聂相思这才稍微放下了心,“那就好,也是,慕家这么大的豪门,慕先生你贵为慕氏总裁,他们怎么敢随便找上你。” “能捏的只是你这种软柿子。”慕斯城斜了她一眼。 聂相思有点局促,“我才不是软柿子……” 慕斯城看着她那张娃娃脸,又再次失笑,说像柿子不错,看似手感还挺好,慕斯城有股想捏下她脸的冲动,但怕吓到她他还是克制住了这种冲动。“现在他知道你不是b3亚血型者也好,以后大抵不会再找你麻烦了,在z国找不到,兴许过一阵子就离开了吧。”他面不改色地安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