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3章 她是你的,永远都是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33章 她是你的,永远都是

慕绵鼓了鼓脸颊,慢慢地低下头,嘀咕着,“又不是我说的,太奶奶说的嘛……” 他们的车到了第九区附近时,远远地,便看到在那第九区的大门外面,停着十几辆轿车,轿车外面站了许多黑衣西装的保镖。 聂相思还没有见过这么惊人的架势,像比接总统的架势都大! 这……就是浅水湾单独的第九区么,传说中陆白与那个安夏儿的家? 而这个时候,陆白与安夏儿也刚从机场回来,在回来浅水当湾的车上,陆白便打电话向慕斯城问那本书的事,碰巧慕斯城也刚好出门,便直接将那本书给送过来了。 慕斯城将车停下后,拿着那本书下车了。 外面,那些轿车外的一些保镖正左右走动着,在巡逻,这些保镖非常警惕,见慕斯城过来,都投过来防卫的目光,但明显他们都认识慕斯城,也只是目光带着防卫,并没有阻止慕斯城过来。 一头银发黑西装的阿斯城见慕斯城过来了,走到那一辆加长的轿车窗前敲了一下,对车内的人说了句什么,不一会,车门开了,穿着白衬衫银灰领带的陆白从车上下来,随着他的脚步迈下车子,他那抹颀长高贵的身影出现在了轿车外面。 见慕斯城过来,陆白站在车外等他。 “你要的书。”慕斯城将那本书递给他。 陆白目光清淡,抬手接过慕斯城的书,“劳烦你送过来一趟,要烟么。”特地从手中递了一包烟上面,盒子打开,一支国外牌子的香烟从盒子合露了出来。 “你不是一向喝酒,也开始抽烟了?”慕斯城并没有接,只是稍微失笑,“我以为你是个生活非常有节制的人。” “我不抽,你帮我送东西过来,特地从我的手下阿斯城那里拿来的。”陆白说,见他没有接,便将烟抛回给阿瑞斯,“毕竟麻烦你过来了一趟。” “哼。”慕斯城无声动了下嘴角,“你要请我抽烟,也应该专程去买,而不是从手下那里拿烟,太没有诚意。” “行,下回我买了给你送过去。”陆白很爽快。 “烟就不必了,不过是消遣之物。”慕斯城道,“这本书给你,我也不需要你购买,或者什么谢礼,不过他日我若是有事要请你帮忙之处,无论如何你都得答应帮一个忙。” 作为一个商人,他们谁都明白,人情比钱更贵! 能花钱解决的事决不会走人情。 而能得来一个人情,钱可以忽略。 这本书对陆白而言很重要,可能关系到那个‘紫罗兰家族,’陆白想了一下,唇边微微泛起,“行,只要你不是想要安夏儿。” “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慕斯城也笑,“她是你的,永远都是,我也认了。” “知道就好。”陆白举了一下书,“我们回来坐了上十个小时的飞机,都有点累,你有事先忙吧,我们也工回去先休息了。”说话时望了一眼身后的车,他的妻儿都在车内。 慕斯城不知思量着什么,看着他身后的车,“安夏儿在车内?” “当然,我们这次是一起从西莱回来。” “能请她下来说几句话?”慕斯城问他。 “怎么?”陆白是个大醋坛子,即使慕斯城言明了不会再与他抢老婆,但他无论如何都会先将妻子排除在外,不会给他人一丝一毫的机会。 突然提出要见他老婆,他不可能不多想啊,而且之前还一直是情敌。 “放心吧,陆白。”对于陆白的防备,慕斯城眼角只是顾了一眼身后自己车的方向,“我带了我女朋友过来,介绍她们认识一下。” 陆白当即明了。 因为在飞机上时安夏儿曾经用手机刷z国的新闻,她提到说,八卦媒体报出了慕斯城找了新欢的消息,表示很不可思议,同时又希望是真的,希望他能找到更适合自己的人……如此看来,那些八卦媒体的消息并非有误了! 见慕斯城并没有其他的意图,陆白轻笑了一下,“我去叫她。” 这一笑,分明是放心。 这一笑,分明是少了一个情敌的如意。 这一笑,他非常乐意将妻子叫下来并让妻子知道这个男人有女人了! 阿瑞斯拉开车门,陆白上车后看向正在车上睡觉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一家人刚从西莱回来,上十个小时的飞机,孩子在自家飞机上又玩乐不停,这会大家都有点疲倦,以至于从机场出来一车,安夏儿与三个孩子很快就睡着了。 安夏儿坐在车门的一边,陆宸靠在她身上,陆玺靠在陆宸身上,lulu横躺在座椅上,两手张开,两条胖呼呼的小腿一只蹬在哥哥陆玺脸上,一只挂在座椅靠背上,睡得像个大爷。 不论何时看到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陆白都会感觉到幸福,这对他来讲是金钱权利无法代替的幸福。 听着车内他们均予的呼吸声,陆白用手轻轻碰了轻安夏儿的脸,“宝贝?” “嗯……”身为母亲,安夏儿觉总是比较浅了,她眼睫动了动睁开,“怎么了?到家了吗?” “到了,在九区大门口。”陆白说,“慕斯城在外面,说想跟你谈两句。” “慕斯城?”安夏儿有些惊讶,她擦了擦眼睛望向车窗外面,见果然到了浅水湾第九区大门外,“慕斯城怎么在这?” “他帮我送样东西过来。”陆白说,“你要下去看看他说什么么?” 安夏儿视线落到他手上那本书上面,刚睡醒,视线有点模糊,没有看清什么书,“嗯?这是什么书?你从哪得来的。” “没什么,机场买的,无聊看一下。”陆白将那本书放到了身侧,这本书的事暂时不打算与安夏儿说,担心上面有些不利于让安夏儿知道的事。 “是么。”安夏儿将靠在身上的陆宸扶正,不让这三个熊孩子倒下来,她整了整头发和衣赏,“那我下去看看吧,呼吸一些新鲜空气也好。” 阿瑞斯已经将车门打开了一半,外面的清沁空气吹过来,她清醒了一些,回头微笑说,“不过你会这么放心让我与慕斯城谈话,还亲自通知我,还真是让人惊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