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2章 为你,值得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42章 为你,值得

“啊?不是……”菁菁尴尬地道,“lulu小姐很多衣服是和少夫人一起从西莱带回来的,还没穿过,都是新的,所以现在就换上了。小少爷你们的是和大少爷也是父子装啊… …” “不,我也要跟妈咪穿一样。”陆玺说道,“你们要马上去买!” “……是,玺少爷。”菁菁无奈答应。 前面安夏儿正在问lulu,“lulu,吃早餐了吗?你不能因为妈咪不在就不吃哦!” “lulu吃啦!妈咪看——”lulu说着挺起小胸膊,掀开衣服露出圆圆的肚子,“我比哥哥们吃得多!”“哦,是么,太乖了!”安夏儿捧起她圆嘟嘟的脸又狠狠地亲了一口,像咬了一口鲜红多汁苹果一般。在他和陆白离开瑞丹去西莱后,两人因无法忍受将女儿独留家中,特 别是连陆宸陆玺都过去了,更觉没理由独独将女儿撇在家里,便让人将lulu也一并送去了西莱。所以这次便是一家人从西莱回来。陆宸和陆玺看着极讨妈咪喜爱的妹妹,陆玺心里正盘算着怎么解释刚才的事才好,陆宸便先开口了,“妈咪,我们不是有意吓lulu的,只是lulu力气大,我们担心她会伤了 妈咪,当然我们相信她也不会,只是作为哥哥,我们要提醒她。” 什么叫少年老成? 这已经是小孩的外形大人的慎密逻辑了! 说得委婉动人的同时又替他们开脱了! 安夏儿看着两个儿子,突然仰起头哈哈大笑,“小宸,小玺,你们……啊哈哈哈!你们是要笑死妈咪!” 陆宸与玺相互望了望,哪里好笑了?安夏儿一笑,lulu也跟着咯咯地笑起来,最后安夏儿捂着笑疼的肚子眼睫毛上沾着笑出来的眼睛,她看着两个儿子的脸,“看你们这认真的小脸,怎么不让我笑呢?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们计较了,你们还特地过来解释?妈咪怎么会怪你们,再说以陆白会让你们做作业作为恐吓?哈哈哈!你们爹地他是不会让lulu做那么多作业的啊,因为 她还没上学啊哈哈!” 陆宸与陆玺又望了望对方,暗自郁闷:可不是,lulu没上学更没请家教哪来的作业。只有他们俩苦逼。 “好了。”最后安夏儿张开手一把将他们拥入怀中,“今天我还没抱你们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现在妈咪好好抱抱。” 陆宸和陆玺粉嫩的嘴角变了起来,陆玺一得到妈咪的拥抱刚才那不平衡的心态马上平下衡了,也伸手抱着她,“我就说了,妈咪才不会怪我们呢。” “你才没说。”陆宸撇了他一眼。 “我就说了!” “你没说。” “好了好了。”安夏儿看着他们,“早餐吃好了吗?我有点累,起晚了,刚才在卧室已经用过早餐了。很抱歉没有陪你们一起吃哦!” “没关系妈咪。”陆宸眨着大大的褐眸,“那妈咪休息好了吗?” “我们会照看着妹妹,妈咪还累的话,再去睡睡吧。”陆玺不甘落后,关心的话说起来都一套一套的。 如果之前问安夏儿,这个世界上有哪个人能让她奋不顾身,她一定会说是她的丈夫陆白。 现在问她,她会说,是她的孩子们! “嗯,我也休息好了,刚下来看看你们在做什么呢。”她说道,“不过,我们还是先别玩游戏哦!” “为什么?”陆玺问,“我们不是玩ds真人虚似游戏,这个不也不烧脑,很简单的。”“但会伤眼睛。”安夏儿手指轻轻地戳了下陆玺肉包子似的白嫩小脸,“你们要是自小就近视了怎么办?你们看你们爹地,他只有偶尔在批改文件时才会戴眼镜,说明他也认 为,眼镜这东西不戴最好,戴上遮挡了你们超级无敌帅气的面孔嘛!” 所以安夏儿暗地底认为陆白就是闷骚型的,很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 两个小少爷眨眨眼睛,还是第一次听到爹地戴眼镜的眼由。 “原……原来如此。”陆玺怔怔地说。“还有,你们现在也不是玩游戏的时候。”安夏儿突然凑近,严肃地看着他们的小脸,“我跟你们提个醒,昨晚你们爹地说过要算你们离家出门私自跑去瑞丹的账,你们最好 快点想想应对之策!” 两个天不怕地不怕只怕爹地的小少爷一听,小脸骤变,“什么?爹地真要秋后算账?”“我看他是来真的。”安夏儿说道,“这回我不好再替你们说话,毕竟你们是离家出走了,作为个小孩子做出这么危险的事我若是还坦护着你们的话,他会说我‘慈母多败儿’ 的!” 陆宸与陆玺呆了,怕了,小脸绿绿的。 糟了。 忘了还有这件事…… “少夫人,你的电话。”小纹将安夏儿的手机送过来,“是展小姐打来的。” “总之你们快想想办法吧,试着让爹地原谅你们,然后我才好适当说上一两句求情的话。”安夏儿说完,才接过手机到一边接电话去了。 宽敞奢华的大厅,一片肃然的安静,陆宸与陆玺紧紧攥起了拳头。 晚上陆白回来后,晚餐桌上的气氛都变了不少,陆宸和陆玺一声不吭垂着头脑只吃东西,生怕陆白突然提起他们离家出走的事。 但整个用餐过程,陆白却并未提起,一边与安夏儿说着公司里的事,以及回答着lulu各种活泼的问题。“所以今年‘美利坚商会’的会议,要召开两次?”安夏儿问陆白,“但你不说一直以来,‘美利坚商会’不都是一年一度召开加盟商会议么?你突然做出这种改变,是出了什么事 么。”“暂时没有,只是欧洲另一个家族似乎有什么举动,商会中有几个人觉得这个家族存在不明的威胁,为防范于未然,开会听下他们的意思吧。”陆白说着,看了眼安夏儿又淡然微笑,“反正我的身份已经在我去西莱找你时曝光了,如今与那些人多见几次面也什么大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