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6章 最长的路是爹地的套路!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46章 最长的路是爹地的套路!

“很好。”陆白露出了慈父的微笑,“不过既然爹地这么为你们着想,你们是不是该有点表示?” “爹地请说,只要不是十几个家教,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辞!”两个小少爷感动地把电视里的台词都搬出来了。 “很好。”陆白再次满意点头,打开刚才那个装着lulu入学通知的文件夹,从里面抽出另两张入学通知,“你们知道,妹妹回到z国不久,又纯真又善良,无任何心眼,我实在担心她在学校里会不会对新环境感到陌生,会不会跟其他小朋友处不来,被别的小朋友欺负,你们该理解我的心情,毕竟我就你们妹妹这么一个女儿。她少根头发我都心痛。” 陆宸陆玺大脑猛地一轰,抬起头。 只见那另两份入学通知书上赫然写着:陆宸、陆玺。 安夏儿也瞪着陆白手中的那两份入学通知,“陆白,这是,你是打算……” “所以考虑再三,你们还是和妹妹一起去圣兰学校吧。”陆白平静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反正你们现在也不用上课了,天天闲赋在家也没事,护送妹妹去学校领着她好好熟悉环境,是应该的吧?” 安夏儿张了张嘴,为陆白的狠哑口无言。 魏管家汗颜着低下头,他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陆宸和陆玺直觉平地一声惊雷,人间天堂煞地变成万丈深渊,无边地狱,脚下一空,他们惨叫着掉下去!——天下最长的路是爹地的套路!最深的井是爹地挖的陷井! “爹地!我不去!”陆玺首先叫起来,“你坑我们!我宁可上家教课我才不去那个无聊的幼儿园!我不去不去!” 陆宸也瞪圆了眼睛,一时只感觉受到了‘你爹永远是你爹!’的打击。 心拨凉! “不去?”陆白嘴角扯出一个比怒还可怕的微笑,“刚才是谁在说,此事敲定了,不许反悔?” “是你坑我们!”陆玺气得小脸通红,“我才不要再去幼儿园!” “听清楚了,作为一个男人应该顶天立地,说过的话要算数,答应的事要做到。”陆白语气加重,褐眸冷眯,“现在跟我说不去,晚了!” 陆宸努力镇定着,“爹地,不是我们不去,其实,圣兰幼儿园未必会让再我们去那上学,以前我们在学校里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我想老师们应该不会欢迎我们,校长也不会再让我们返园。”安夏儿在旁边,陆宸不想让妈咪对他们有不好的印象,把他炸了一栋教学楼的事给硬生生咽了回去。 安夏儿看着陆宸,又看向陆白,震惊之余心下很是感叹。 果然,她在西莱的三年,还是错过了孩子们成长的几年啊,估记家中发生了太多的事她未参与,真是遗憾! 对于陆宸的话,魏管家也看向陆白,“对,大少爷,这确实是个问题……” “这不是问题。”陆白只是笑笑,“因为我亲自跟他们校长通过电话,我说能保证我这两个儿子不会再惹祸,如若不然,他可以随时让陆宸陆玺退学。我绝不追究。” 魏管家立即看向陆宸和陆玺,宸少爷说得过去,但玺少爷…… 不相信。 他绝不相信! “想得美!”果然陆玺紧握着两只拳头,气得通红的小脸全是反抗,“爹地你若将我们重新送回幼儿园,我不把那座幼儿园闹个天翻地覆,我就不姓陆!” 这小子。陆白眯了眯眼睛。 魏管家心里拨凉,果然…… 陆白交叠着修长双腿,君临一切般地冷盯着这两个儿子,“听好了,你们闹,可以,但如果再让我收到一个学校对你们的投诉电话,你们就准备跟lulu一直上幼儿园吧,她读几年你们读几年,她什么时候上小学你们什么上,她上几年级你们也只能读几年级,想提前上小学?想跳级早点从国小毕业?不存在的,妹妹如果学得不好要留级了,你们也得跟着留级,准备永远当妹妹的护花使者吧!臭小子!”还能耐了他们。 陆宸和陆玺瞬间像被雷劈了一样,小脸惨白惨白的。 比起上几年幼儿园更可怕的是什么?那就是一直跟那群他们不屑于的小朋友为伍,无论施展他们的才学和过人的智商天赋! 此时在他们眼中的陆白,就像脸色带着阴暗笑容的恶魔,恶魔爹地继续笑看着他们,“如果你们觉得这样都无所谓的话,那就闹吧。我会跟校长商量绝对不会让你们退学,我也说到做到,不然我不姓陆。” 陆玺急红了眼大叫起来,“爹地你这个恶魔,你偏心!你只爱妹妹!妈咪,我不想去幼儿园!” 安夏儿心疼,“陆白,要不再想想……” “自己作的下场,别想着搬出你们妈咪!”陆白毫不留情面训斥,“你们离家出走擅自跑去瑞丹的事,你们以为我不会跟你们算账?” 陆玺一愣,随即哇哇大哭着跑上楼去了。 最后陆白站了起来,“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后天你们陪lulu去学校参加入学考试,大后天跟她一起去学校吧。此次家庭会议结束,散会。” 陆宸一急,张口还想说什么,安夏儿跟他打了一个眼色便转身跟上了陆白步伐。 魏管家和菁菁看向陆宸,心里都叹了一口气,魏管家对僵站在原地的陆宸说,“宸少爷,你们也别太难过了,大少爷为了你们入学的事还亲自跟圣兰幼儿园的校长通电话了,说明他对你们非常上心,就先陪lulu小姐再去趟圣兰幼儿园吧。” 菁菁手撑着膝盖俯下身来,也温柔地安慰,“对呀,宸少爷,仔细想想,起码这样你和玺少爷就不用每天上那么多家教课了嘛?幼儿园的课题和作业对你们来讲是小意思了,对你们来讲去幼儿园只是玩,是很轻松的呀。” 陆宸想说,那种地方还真没什么好玩的。 但他已经懒得反驳了,他爹地决定的事,无人能更改! 魏管家和菁菁就看着陆宸幽幽地转身了,又幽幽地上楼了,一句话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