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8章 三个月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48章 三个月

“这也是一个问题。”陆白眼底藏着冷静与自持,看着娇妻,“那小宸和小玺陪lulu一起去趟学校,不是更好?他们可以照看着lulu不会让她随意伤了其他人。我所说的‘别让我收到学校任何一个投诉电话’,可不仅是指他们两个的投诉电话。” “……” 安夏儿怔住。 没想到,陆白居然连这方面也考虑进去了。 还包括……让陆宸和陆玺照看着lulu,不让lulu在学校乱来? 真是用心良苦了,陆白这个父亲…… 见安夏儿望着自己,陆白挑了挑眉,“怎么?听到这,你还想为他们说话,让我撤回先前的决定?” 被看穿,安夏儿不太好意思地侧开脸,“……就是看到小玺哭了,不太忍心。再说了,你那说出去的话,也不会收回来吧。” “夏儿,我不是不遵重你的意思。”陆大总裁不想难为妻子,又不想放过那两个臭小子,开始搬出他和安夏儿先前所作的约定,“我们在西莱时商量过,以后大事我作主,其他事情我都可以听你的。我想女儿上学的事,是大事吧?” 安夏儿点头,这当然不可否认。 “小宸和小玺离家出走,又擅自跑到瑞丹,我们绝不能再让他们做出那种大胆荒谬而危险的事。”陆白说道,“如果不惩罚他们,只会助长他们的叛逆,以后这种事还会再发生,你不想看到吧?” 安夏儿蹙紧了眉头。 想到陆宸和陆玺四岁的孩子,竟不知怎么上了飞机,跑到了他国……她心里真的感到后怕,如果遇到什么坏人,就此失踪了,找不到了,他们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陆白的顾虑是对的,这件事必须让陆宸和陆玺吸引教训,虽然她不忍心。 安夏儿想了片刻,想起刚才陆玺哭丧的脸和陆宸求助的目光,终还是点了点头,“好,听你的。” “乖。”陆白抬起她的脸,浅吻她的唇角。 安夏儿恼差成怒地推开他的亲昵,“你跟我说话的语气,怎么跟女儿一样……虽然当年认识你时我还小,但现在不是了啊!” 她是三个孩子的妈了,是肩负重任的陆少夫人,听到陆白还是用这种语气,她觉得他在小看自己! 仿佛看出了她的心事,陆白只淡笑说,“因为在我眼里,你只是我的妻子,我需要永远加倍呵护的妻子。我不会让你觉得有了孩子和家庭,就失去了爱情。” 任何女人听到丈夫这番话,想必都会感动。 而且是陆白这种大男人,不可一世的人物,会被他永远宠爱……是真心幸福,和满足。 “好吧……我很感动。”安夏儿最终点头,心里暖暖的融化开来。 “那你呢?”陆白反问她,“在你心中,是我重要,还是三个孩子?” 这下安夏儿语滞了,他要跟三个孩子比较……安夏儿真是没辙了,原来挖坑在这等着她呢,就没见过这般与孩子争风吃醋的男人。 “咳咳。”安夏儿咳了两下掩饰着自己的心虚,叉开话题,“既然你是因为这个原因让小宸小玺陪lulu去幼儿园,那我再反对,反倒显得我思虑不全了。好吧,我遵重你的决定。” 又道,“不过,你打算让他们去多久?不会真让他们陪着lulu再上个两年的幼儿园吧?没有必要吧,原先不是说要让他们提前上小学么。” 陆白轻哼,“那得看他们表现了。” “怎么说?” “如果lulu早日适应了学校生活,他们可以回来,如果没适应或者他们两个和lulu在学校又闯出什么祸事。”陆白轻描淡写,“那就让他们陪着妹妹读到幼儿园毕业吧,让他们三个一起上小学也是好事。” “好事?”安夏儿眉角抽了抽,“以小宸和小玺的本事,他们去上幼儿园已经是浪费时间,本身就可以接受更高的教育。无论是作为陆家的继承人培养,还是西莱的王储培养,他们接受同龄人程度的教育,都是不够的。” 虽然lulu是他们的宝贝,但安夏儿也不得不承认,如果真让陆宸陆玺陪着她一起读,lulu真会拖了两个哥哥后腿。 女儿美丽活泼,惹人疼爱,但比起两个哥哥那超级大脑还是差一大截的。 想起几年前在西莱皇家医院刚醒来时,看到安锦辰抱到她面前的那个小小的婴儿,安夏儿至今都心疼,一胞三胎,她给了儿子最好的身体与头脑,长相,但女儿却差点活不了。不怨陆会偏爱小女儿。 幸好,现在lulu如此健康乖巧,又活泼。 所以听到陆白要送陆宸和陆玺去幼儿园的理由后,安夏儿也默认了,反正陆宸陆玺现在也没上小学,既然在家中上家教课,那就暂时先护送妹妹上幼儿园吧。 对于安夏儿的问题,陆白不太乐意地给出个时间,“至少三个月。” “三个月?”安夏儿眨了眨眼睛,“你决定了?” 以现在lulu健硕与开朗,其实根本用不着这么长时间适应一个环境。 “这个时间不能再少了,不论lulu是不是适应了新环镜,他们都至少陪lulu上三个月幼儿园,如果再闹事被投诉,视情况严重程度,这个时间只会加长。”最后陆白说道,“以他们私自离家出走的恶劣行迹,我还觉得这个惩法太轻了!” 看到陆白气愠的脸庞,安夏儿笑道,“放心,我想他们应该知道后果,这回不会再乱来。” 虽然安夏儿没有问及陆宸陆玺到底以前在幼儿园干什么坏事,但看他们刚才两个低头垂眉的样子,应该是很不想让自己知道。 即如此,那安夏儿就给儿子们一个台阶下,也不去问了。 陆白静静地看着安夏儿温婉侧脸,只觉比起多年以前那个清纯甜美的安夏儿,她确实变了许多,变得更有女人味,更加迷人诱惑,只是她眼中多了一丝母亲的忧丝。 “你是不是觉得我对小宸小玺太过苟刻?”陆白指间抚着她柔软的青丝,徐徐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