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6章 当年的恩怨,今日的情深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56章 当年的恩怨,今日的情深

“我是说,你好好跟爷爷沟通嘛,讲明我们让小宸小玺陪lulu去幼儿园的原因,也许爷爷也会理解的。”安夏儿知道自己不在z国的几年,陆白与陆老爷子的爷孙关系已经缓和了不少,可不希望他们再闹出什么矛盾来。 “我没什么心思浪费口舌去沟通这点事,他若不相信我做的决定,就别过来。”陆白说完穿过宽大的客厅,准备上楼了。这阵子他都只有晚上才有时间回家,回家除了用晚餐之外,就去书房了。 安夏儿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笑,“对了,你明天还是要去公司吧,那我明天送lulu他们去学校吧,总歹是她第一天上学,父母双方总得有一个陪着孩子去。” 刚刚走到楼梯台阶上的陆白身影停顿了一下,英挺的眉头紧皱了皱,最后垂下眼睛,“好。跟lulu说很抱歉我没有时间陪她去了,以后有时间我一定会去接她放学。” “她会理解爹地的。”安夏儿温柔地说,“毕竟lulu可是个乖孩子呢!” “嗯。” 陆白点点头,上楼去了。 安夏儿看着丈夫人的身影,也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她知道其实陆白更想送lulu上学,有时间他都恨不得每时每刻呆在家里陪在她和女儿身边。 可惜,作为全球第一的跨国集团公司总裁,时间总让他身不由已。 毕竟这段时间他们在瑞丹已经呆了一个多月,想必帝晟集团一定堆积了许多公务需要他去处理…… 安夏儿电话号了,这会她手机就放在沙发中央的黑水晶茶几上。 她拿起看了眼来电,是叶沙丽打来的。 “喂?” “公主,很抱歉这么晚给你打电话。”电话里叶沙丽说,“我刚从公司出来,实在有点‘唯丽’的事想问问你的意思。” 安夏儿并没有看错叶沙丽,请她来z国是正确的,在西莱王宫时叶沙丽能审时度势随时清楚王的局势情况,如今让她来‘唯丽’公司胜任公关部长一职,她也做得非常好。这段时间‘唯丽’产品的推广广告与宣传活动,她都做得非常到位,完全看不出是首次担当公关之类的工作。甚至安夏儿之前的微博,如今都是叶沙丽在打理。 安夏儿看了一眼时间,“才八点多,不晚,什么事?” “z国的化妆品公司如今像雨后春笋,突然冒出了很多新品牌的中小型公司,并且都在用自媒体做宣传。因为自媒体操作方便。”叶沙丽说,“虽然那些新公司还不足以给‘唯丽’造成威胁,但久而久之,而能市场客户就会分流,我们还是要加大力度宣传‘唯丽’的品牌,以及让设计师每年更新产品。” “这个好办,你们和设计师商量就好。”安夏儿说道,“我相信你与华荣的决断,不用过问我。” “但今晚公关部门成员列出的宣传方案中,有人提到可以跟另外一家z国的化妆品大公司联合做一个慈善活动。”叶沙丽说道,“以达成共赢。” “这个,也行。”安夏儿不否认。 “关于这一点,安氏似乎也想到了,前阵子还发了邀请过来。”叶沙丽说道,“不过……基于我父母的死因,我徇私了,公主。我当时没有理会。” 安夏儿无奈笑笑。 “公主,对不起。”叶沙丽声音带着低弱的欠意,“但现在我们公关部的人也提出可以用这种联合宣传的办法,我才想起这件事,所以,我得跟公主坦白并道歉。” “不用道歉,我明白你的心情。”安夏儿说,“毕竟安氏现在还是安雄在管,要你和安氏一起联合做慈善活动,你心里难免会不舒服。” “这是我的私事,事关‘唯丽’公司的事,我不该由自己情绪来。”叶沙丽说道,“现在公主认为怎样,可以跟安氏合作一回么?如果公主同意,那我明天就回应安氏,如果公主不同意,我明天就联系另一家化妆品公司。” 安夏儿想了一番,一般来说这种事是就熟不就生的,虽然她之前与安家也有诸多恩怨…… 但摒弃安夫人与安琪儿不说,她确实是在安家长大,甚至还有两个弟弟与她依旧姐弟情深。 “叶沙丽,我现在还是先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吧。”安夏儿说道,“毕竟当年夏叔的死,安雄有责任,你如果不想与安氏合作我也不怪你……” “公主,请别这么说。”叶沙丽道,“公主邀请我来z国,将我爸妈的房子还给了我不说,还为我提供工作,我知足了,再不要让我过意不去了。” 叶沙丽的话至情至性。 完全是心里的话。 在她心里眼里,安夏儿永远是公主,公主要让她做定夺,仿佛就像是折煞她了。 安夏儿叹了口气,“那我作什么决定,你都不许难过?” “不会,公主。” “那就与安氏合作一回吧。”安夏儿说道。 “好的,那我明天就回应安氏。” 听她没有任何疑惑,安夏儿又笑说,“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 “我相信公主的决定。”电话里叶沙丽也笑了笑道,“我不会有意见的。” “好。”安夏儿点了点头,“明天lulu要去幼儿园上学了,我送她去学校后,会再去一趟公司。” “lulu小姐要上学了么?”叶沙丽惊讶这个意外的消息,因为在西莱时,lulu可是她看着长大的,感情必然会深。 “对,该上幼儿园了。”安夏儿说道,“这是个好消息,等下我也打个电话给父王吧,想必远在荷兰的父王听到这个消息也会开心呢,开心lulu长大了。” “对,陛下一定会高兴得不得了。”叶沙丽声音听着有几分激动,以及哽咽,这与她在工作上表现出来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仿佛在安夏儿和西莱前任国王鲁布旺夫面前,她也永远只是一个恭敬温顺的侍女。 “对。”安夏儿眸子也弯了起来,她却不将叶沙丽当侍女,“我再把lulu穿校服的照片发给父王看看,他一定会欣慰看到外孙女现在这么活泼。再过一阵子,等lulu他们放假的时候,我在家里办个周末聚会吧,邀请你和其他朋友都来我们家里聚一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