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1章 不能说啊不能说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61章 不能说啊不能说

听到这个消息安夏儿蹭地站了起来,马上对魏管家说,“魏管家,出去迎接吧,好歹爷爷这回是专程来s城。” “少夫人放心。”魏管家明白安夏儿的意思,让他这个管家出去迎接,以示她和陆白对陆老的敬重。 这也准备如果陆老与陆白闹开了,安夏儿好从中调和。 魏管家和小纹出去后,安夏儿又对菁菁说,“菁菁,沏茶!记得用我从西莱带回来的茶叶,想必爷爷会喜欢!” “是,少夫人。”菁菁鞠首而去。 安夏儿刚转过身,便听到脚步声从玄关外面走进来了,人未见,便先听到了lulu清脆的说话声和陆老豪爽不拘的哈哈大笑声! “学校很好是吧?哈哈哈,可以可以,那lulu就继续在学校上学!”陆老的声音。 “太爷爷也和哥哥们一样,陪lulu一起去上学吧,学校里有好多小朋友哦,很好玩呐,lulu很开心?” “哈哈哈!开心就好开心就好,但太爷爷老喽,已经不能去上学了。太爷爷就等着你和哥哥们在学校的表现了哈!” “好哒!那lulu和哥哥一定会很乖哒!” 安夏儿正眨了眨眼睛,正感觉气氛与自己料想的不一样之时,只见陆白和陆老带着三个孩子一团和气地进来了,陆老将lulu放在肩头上坐着,一张老脸笑得满面红光。 陆白面脸庞淡然,完全不像与陆老吵过架的样子。 穿着帅气校服的陆宸和陆玺将书包往小纹手中一甩,向安夏儿走过来,“妈咪,我们回来了,太爷爷也过来了。” “……啊,哦。”安夏儿点了点头。 陆老爷子这回只带了两个随时的保镖过来,他的保镖与别人的保镖都不一样,主要体现在穿着上,穿着深色的中山装。非常符合陆老爷子的行事作风。 “夏儿丫头啊,愣在这做什么,是不是没想到爷爷会过来?”陆老将lulu放下后,笑着问她。安夏儿回过神,忙过去搀着陆老在沙发中央坐下,“爷爷好爷爷好,我是是惊讶,接到你电话时我都想准备亲自去接你了,怎知你直接跑到lulu学校去了呢,我这不在家里 等你和陆白回来么。” lulu在旁边抓着自己的小书包,将今天发的课本一本本拿出来给陆白看,给魏管家看,给所有人,比起陆宸陆玺的平静,她兴奋之极,似乎要跟所人分享她的喜悦! “妈咪,看,这是我书,老师发的?”跟爹地陆白分享完,lulu又举着书来到安夏儿面前。 “哦,真厉害!”安夏儿夸赞着,幼儿园的书只发了两本,但lulu已经高兴得像得到了巨大的奖赏。 “太爷爷,看,书!”lulu挨个举着给人看,后面自然又得到陆老更大的反应和笑声。 等lulu又开始将第一天上学在学校里的所见所闻要讲一遍时,小纹这才拉着她,“好了,lulu小姐,你先跟我们说说你在学校的趣事,晚上再跟少夫人说好吗?” “好,宸哥哥和玺哥哥坐在我旁边,老师说我们是在樱花班……”lulu滔滔不绝地说着被小纹暂时给哄走了,再不将lulu带开,恐怕大人都没办法谈话了。 三个大人目送着lulu抓着书包的可爱背影,都舍不得回头,连陆白面容上也生出柔和之色来。 “lulu在学校这不是很开心?”他对陆老说。 “我没有反对送lulu去幼儿园!”陆老马上脸一板,与刚才那个对着曾孙女笑着满面慈爱的老人完全不一样了,“我是反对你将小宸小玺送去!” “左右他们也在家里上家教课,陪妹妹去一趟学校又能怎样。”陆白扫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两儿子,“再说这是对他们离家出走的惩罚。” 两个捧着杯子喝水的小少爷顿时一哽,将杯子缓缓放下,见这气氛,他们留下来估记也只会被大人的争论所波及。 “我们……先回房间了。” 从沙发上下来,陆宸陆玺低着头往楼上走去了,生怕后面的爹地会突然叫住他们。 “站住。”陆白果然出声了。 陆宸陆玺心脏咯噔一下! 陆白盯着这两个善审时度势关键时刻要落跑的儿子,“你们说说看,是不是心甘情愿陪lulu去幼儿园?并且以此为荣?” 陆老也出声,“小宸小玺,你们只管说心里话,这里太爷爷会给你们作主,说,是不是有人逼你们?” 陆宸陆玺一脸阴影,他们要说是,等太爷爷走了……爹地不整死他们? 他们要说不是,那岂不是丧失了一个可以提前从幼儿园回来的机会? 三个月啊,不短啊! “嗯?”陆白看着他们的背影,“小宸?小玺?” “尽管说!有太爷爷在!”陆老也坚信曾孙不会想去幼儿园的。 最后陆宸陆玺的头越垂越低,最后一咬牙,逃也似地往楼上去,“我们不知道,不知道!”不能说啊,不能说。保姆提着他们的书包忙追上去,“小少爷,慢点跑啊!” 陆白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陆老冷笑一声,“这不是很明显,他们并不愿意去。” “他们有说不愿去?”陆白道。 菁菁将茶水送了上来。 陆老爷子接过菁菁递来的茶杯,轻轻刮着茶水哼道,“别人不知道你陆白,我会不知道?这怕是在我过来之前,你已经威胁过小宸小玺了吧?” “威胁?”陆白又看向安夏儿,“夏儿,你说,我有威胁他们?”陆老又正色看向安夏儿,一边用信任的目光肯定她,“夏儿丫头,你说,只要你说的爷爷都相信,爷爷知道,其实你也不同意让小宸小玺去幼儿园,对吗?毕竟lulu要去上学,考虑到她安全问题,大可以多安排一些护送保镖,考虑到她在学校适不适应,也可以另外找一个伴读与她一起去,完全没有必要让小宸小玺亲自去,小宸小玺去幼儿 园那是大材小用,他们可是陆家的继承人,陆家将来的希望,这个时候,应该给他们最好的教育,明年提前上小学……” 听着陆老头头是道的话,安夏儿瀑布汗。她一开始确实不同意,只是后面被陆白说服了,如今听陆老这么一说,她才猛地想到还有‘伴读’这么一个法子。其实如果担心lulu适应不了学校,确实可以找个孩子一起和lulu去圣兰幼儿园。比如找一个家庭条件不怎么好的,资助对方的孩子进入圣兰贵族幼儿园,或者小学,中学都行,只要对方陪lulu上学就行了。这样即给lulu找了一个 玩伴,又资助了另一个孩子上学,是慈善,可谓是一个好办法。 只是…… 安夏儿看着对面的陆白,只是恐怕陆白对别的孩子不放心,硬是把小宸小玺推去了幼儿园保护lulu。 “夏儿?”陆白眯眼看着她,“让小宸小玺一起去,可是我们共同决定了的事,你这时候该不会想反悔吧?” 安夏儿心虚地咳了一声,“没有,没……” 反悔也没用了啊。 陆宸陆玺已经去学校报到了,而且她也说服了两个儿子,现在再反悔实在没必要了,只希望陆宸陆玺在学校不闹事三个月以后能准备回来。“夏儿丫头,难道你也这么想?”陆老盯着她,“难道你不觉得以小宸小玺的智商,现在应该着重培养,上一些更有深度的教学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