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3章 还生不生二胎?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63章 还生不生二胎?

魏管家耐心地解释,“陆老,lulu小姐的名字是大少爷昨晚公布的,应该是他和少夫人这一趟回来时就已经取好了。” 在陆老发飙之前,魏管家又继续道,“想必大少爷原本是想与陆老商量,只是lulu小姐马上就要开学了,去上学必须有个正式的姓名,以及入学通知书上也得写姓名。如果要与陆老商量的话,大少爷知道您肯定又得请几个玄学专家,算命大师,前来研究个几天几夜……” 这虽然陆白没说,但魏管家知道这是陆白的顾虑。 因为昨晚陆白带回来的lulu的入学通知书上,就已经写上了‘陆鹭’这个姓名,说明,在昨晚他与安夏儿宣布之前,他与安夏儿就已经定下了lulu的名字,并且把lulu的姓名给了校方。 陆老不承认地哼了一声,“取名本该郑重,他提前跟我说不就好了。” “之前,大少爷和少夫人一直在瑞丹,估记是在那边无暇与陆老商量这件事吧。”魏管家说,“不过陆老不必担心,lulu小姐这个大名也是极好的……” 之后魏管家将lulu名字的含义说了一遍,陆老斟酌着这个名字,几分钟后他道,“不行,改天我还是请几个专家算算这个名字与lulu生辰符不符。” 魏管家和菁菁汗。 “但尽管如此,陆白他是不是也太不尊重我这个爷爷了?如今三个曾孙的名字竟一个都没让我取?”说到这,陆老爷子嘿嘿冷笑了一声,“算了。”笑声令魏管家和菁菁胆寒。 陆老拿出烟斗让身后的保镖点然,之后悠悠地抽着烟,眉头间的深思令人担忧,不知道他在作什么打算。 就在魏管家打算开口问时,陆老爷子冷不防地来了一句,“对了,夏儿还准不准备生第二胎?” 魏管家,“……” 菁菁,“……” 为了取个名字,您老竟打起了让少夫人生二胎的主意?有这个必要么? 安夏儿从上楼后,便听到了楼下大厅陆白与陆白之间的激烈争论,她越发不想下去了,能躲多久是多久,等陆白与陆老理论出个结果再说。 不然,她夹在陆爷爷和陆白之间为谁说话都会得罪另一方,聪颖如她才不会选这时候杵在他们的中间。 就这么想着,安夏儿便在陆白的书房多呆了一会,慢慢地找她上回送到陆白书房来的茶叶,要书厨里面翻了一会,纳闷了,“嗯,我记得上回是放在这……” 兴许陆白觉得放这看不顺,又给移到其他地方去了。 但谁在意呢,安夏儿才不在意,一时找不到最好,她可以慢慢找,拖延一下下去的时间…… “唉,我坐一下。”找了一会,安夏儿扶着陆白的倚子坐了下来,皮椅又宽又舒适,和家里其他家私一样都是无比昂贵的品牌。但用陆白的话来说就是,他不是要最贵的,而是要力求最好的。有一些国际大品牌也不见得符合他心意,所以他也是爱好私人定制的男人。 “嗯,其实他送我的那个水晶蛋放在这书房比较合适嘛。”安夏儿看着这一面面书架,自语道,“结果那么贵重的东西,最后还是放在了保险柜里。” “嗯,少了一点绿植。”对花卉植物也有所了解的安夏儿巡视了陆白书房一圈,发现只有靠南的墙角有一盆栽,便当下拿定主意,“明天我得让人送两盆绿萝或小型罗汉文松之类,这书房够大,又有电脑,是该多放两盆绿植,即可以缓解看书的人眼睛疲劳,也能净化空气,防辐射……” 想到这,安夏儿颇为得意地摸了下鼻子笑,嘿,其实她也蛮贤惠的嘛,是吧! “不过,陆白他书房书还真多啊。”安夏儿纳闷地看着这几面大大的书架,“是平时我没注意,还是陆白很少呆在家里的原因,我都没关注过他书房的情况?” 对,只是这几日从西莱回来后,陆白睡前总会在书房看下书。 也不知是什么书。 “哦,对了,那本书叫什么来着?”安夏儿四周望了望,到处寻觅,“我也瞧瞧,虽然我不是很感兴,但夫妻二人要有共同话题的话就得关注一些相同的东西吧!” 就这么想着,安夏儿视线落在右手边的抽屉,她拉了一下,开了。 陆白看过的那本书,果然就放在那。 “《the lost kingdom of guge》?”安夏儿拿起这本古旧的硬壳书,“指失落的王国吧?什么书?探险猎奇类还是实事历史,奇怪,陆白为什么这几天都在看这本书。” 她随意翻了一下,书却自动翻到了某一页—— 因为有个书签别在这。 但安夏儿看在眼前时,瞳孔瞬间扩大了一下。 书挡住了她鼻子以下的部分,她露出的眸子看着眯了一下。 她的手微微颤抖地伸向书,“这是……” 将上面那枚书签拿了起来。 这是一枚外型类似回型针的书签,她记得tiffany也有一枚这样价格离奇的书签,还一度被网友调侃,但与tiffany那款不一样的是,这款下面吊着有一个圆形的名字牌。 令安夏儿震惊的是那牌子上面的刻字: 赠给哥哥陆白,生日快乐! 落款人是‘陆商’。 上面还有时间,时间差不多是二十年前。 “哥哥?”安夏儿呼吸有点絮乱,“难道,是当年的陆家的二少爷?陆白那个死去的弟弟?”安夏儿当时从memory时光记忆器中看到过陆白那一段记忆,陆白就是在生日那天和他妈妈弟弟一起被人绑走的。 难道就是在那个生日上,陆白弟弟送给他的这个生日礼物,这个回形针书签? 安夏儿震惊于在这个地方看到了陆白弟弟的名字,同时,又为那个陆二少早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做出了这样的书签感到惊讶! 这该是怎样的两兄弟? 都有着超前的思维! 别的不说,陆白在金融商业上的市场前瞻目光,是无人能敌的! “你在看什么?”冷冷的声音从门口飘来。 安夏儿吓了一跳,抬起头见陆白正在门口,他脸庞就像一张千年寒冰! “我……”徒是安夏儿也被他骇人的脸色吓了一跳,紧张地起来,“我上来找茶叶,一时没找到,看了下你这几天看的这本书。” “你不该随便翻我的东西。”陆白大步走来,从她手中拿过了那本,“放下。” “……”安夏儿愣了。 “就算结婚了,我们还是该有各自的隐私,这不是你说过的话?”陆白看着安夏儿,目光愤怒中带着不安,“为什么你现在不经我同意来我书房翻我的私人物品?” 完全不是平时的陆白。 安夏儿看着他,半天都没有动。 这倒像是……多年以前,他们刚刚结婚时还未来得及培养起感情的时候。 安夏儿心脏颤了一下,她呼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面对陆白莫明的指责,“陆白,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不就是翻了下他的书,他用着这个脸色? “你私自翻了我的东西!”陆白气愠地看着他。 “是,我翻了你的书,但这就值得你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安夏儿望着他的双目,确实这不是另一个人,“我们结婚多久了?我在那么多年说过的话……你竟还记到了今天,当时的情况跟现在的情况能一样么?” 陆白薄唇紧抿,依然紧紧抓着手中那本书,显然他不希望安夏儿看到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