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4章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64章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很久都没有吵过架了,安夏儿也不想因为今晚这点事再让他们的夫妻感情生出什么问题,她望了一下书房外面说,“陆白,我希望一家和乐,夫妻恩爱,不能在爷爷面前吵架。你刚才的话,我就当没听到,我当你是因为与爷爷理论小宸小玺去幼儿园的事而情绪不好。但你再用这种陌生冷漠的语气对我说话,我会生气。” ‘我会生气’这四个字她说得轻描淡写,但是,陆白和她都知道其中的严重后果。 陆白似乎也意识到了刚才情绪过于激动了,在安夏儿从他身边走过去时,他还是坚持着问出担心的问题,“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什么?”安夏儿停在他身后,半回过侧脸。 “你不是看了这本书。”陆白举了一下手中那本书。 安夏儿忽地笑了,“莫明其妙骂了我一顿,原来就是因为我翻了你的这本书?” “……” 陆白面色如霜。 “我什么都没看到,在你进来之前我刚刚翻出这本书,我只看到了上面那个书签。”安夏儿叹道,“是你那个弟弟送给你的吧,我只是惊讶会在这看到他的东西。毕竟你从未跟我提过你弟弟的事,甚至他的姓名。” 陆白垂下了双目,听到安夏儿并没有看到书中的内容,松了口气。 “原先我进来也不是要翻你的书,既然你不想我动你书房的东西,那你就自己将那茶叶找出来明天给爷爷喝吧。”安夏儿道,“我碰这本书只是好奇你这几天为什么开始关注一本书了,我关心我老公,想保持时刻与他有共同话题,想看一下他感兴趣的书而以。” “如果你觉得我触犯了你的隐私,那就当我在这给你道歉了吧。” 说完,安夏儿头也不回地走了。 陆白缓缓抬起手上的书,他不知道安夏儿有没有看到,但他无论如何与不想让安夏儿与那个什么‘紫罗家族’再有牵扯,也不想再让她去接触那个家族的事。 其实他早两天就将这本书翻完了,之后是主要在看关于‘紫罗兰家族’的篇章,以及那个‘黑色所罗门’的来历。如传闻所说,这本书确实记载了一些没有被载入欧洲历史的神秘家族和事件…… 当晚安夏儿心里极不痛快,连睡觉的姿势都不一样,平时她会直接躺在床中央,毫无顾虑像孩子一样踢被子,一只腿压在被子上面。陆白回房后她如果睡了,还会给她睡好被子。 但现在在陆白眼前的是,安夏儿远远地躺在床的一边,背对着他。 后脑勺就写着几个大字,‘别哄我,哄不好的!’ 陆白回到床上后将她搂进了怀里,“对不起,刚才是我话说重了,我不是有心。” 安夏儿挣扎了一下:抱什么抱莫挨她! “你说得对,我确实是因为刚才和爷爷的谈话正气在头上。”陆白紧紧地抱着她,“他提起了那个我最痛恨的父亲,这让我又无故想起了惨死的妈咪和陆商。” 安夏儿轻不可见地哼了一声,“别浪费语气跟我说话了,睡吧。” 陆白继续解释,“对了,我当年死去的弟弟叫陆商,小我一岁,我没有跟你说过吗?” 安夏儿不语。 他说过渣渣,她所了解到的关于他母亲和弟弟的那一点点事,都是从陆家得知的。 “可能是因为他和我妈咪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吧,所以我鲜少提及,便就也没跟你提及过了。”想起刚才安夏儿的怨气,陆白决定告诉她,“书里的那个书签,是当年他送与我的生日礼物。他与我不一样,他喜欢看书,便送了他自认为是最值得收藏的东西给我。” “……” “你是不是看出了那个书签,与时下一个奢侈品牌的书签很像?”陆白轻轻地笑说,“这说明他那些莫明其妙的想法在很多年以后,被一些大品牌给认可了,设计出了他早已经做出过的东西。如果他还活着,想必一定会骄傲地对我说那果然是值得收藏吧?” “……” “也许他会成为世界级的品牌设计师,可惜他不在了。”陆白说到这又失声笑说,“如今想来,我与他只是在擅长不同领域的东西。对,就像现在的小宸和小玺一样,所以他们两个平时捣鼓什么,只要在不影响学习的前提下我是不会太加以阻止的。” “好了,我生气的不是你没跟我讲你弟弟的事。”安夏儿总算忍不住出声了,“我跟你这么久了,分分合合也不只一次了,你还说会永远宠着我,爱着我,如今竟因为我翻了你的一本书而对我口出戾言。陆白,你坦白跟我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这个问题,似乎生气中的妻子总会问。 而这也总让男人感到无奈! 徒是陆白这种商界精英,金融大佬,也一时反应不过来她为什么会问出这种问题。 “你为什么会问出这种事?”这是陆白的疑惑,“我不爱你,我跟你躺在一张床上?” 安夏儿愤然坐起来看着他,“那是因为我们结婚了,孩子又慢慢长大了,你不想给他们一个不好的父亲形象,所以……” “所以不爱你了还跟你躺在一张床上?”陆白看着她生气的脸庞。 “哼。”安夏儿撇过脸去。 “你认识我这么久,觉得我是个会在感情上忍耐的人?”陆白问她,“我堂堂帝晟集团的董事兼总裁,不说我手中的人脉与金融权柄有多少,我若是不想跟一个女人过了,我有一百个办法跟她分开。” “陆白,你——”安夏儿指着他,眼睛都红了,“说,你心里是不是就是这样想的,你已经想跟我分开了,因为我脸上受了伤,变丑了,其实你已经开始嫌弃我了,在瑞丹说的话都是哄我的?” “你冷静一下好么。”陆白深知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他坐起来将安夏儿搂进怀里,“我刚才是跟你打比喻,谁说我是那样想?” 安夏儿哽咽着,因为呼吸而在他怀里肩头一颤一颤的,眼睛有点酸胀。 其实,她怎么可能不担心被陆白嫌弃。 有哪个女人不害怕被丈夫嫌弃? “我怎么可能不爱你了。”陆白微微叹息,“你忘记我们在婚礼上的宣誓了?不论生老病死,贫穷富贵,都必须忠于对方,深爱对方,置死不渝。我昨晚才跟小宸小玺说,男子汉大丈夫要言出必行,我怎么能自己先毁了誓约?” 安夏儿心里更酸了,嗔怨地锤了一下他胸膛,“那你就不要跟我说那么冷漠的话,你知道……你知道我会害怕。” “是我错了,我不该因为我自己情绪不好,而跟你说出那么重的话。” 他的语气,带着叹息,轻轻地吻在安夏儿的额头上。 安夏儿垂下眼睛,手紧紧地抱着他。 她不希望与他吵架,也不希望再闹出什么感情分裂的痛苦事情,他只想与他以后都能和和美美下去,如今他道歉了,她自然不想再计较什么。 只是…… 其实那书的内容她是看到了一点的,书签所在的那一页,她看到了那篇文章名:二战期间消失的神秘家族‘紫罗兰’。 只是当时那个书签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安夏儿深吸了一口气,决定那本书的事还是暂时先不提了,虽然她想知道关于‘紫罗兰家族’的信息,但是,她与陆白的感情更重要,他们的家更重要,没什么值得他们夫妻反目的! 他既然不想让她知道……那她就不要问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