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9章 艳遇?艳福?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69章 艳遇?艳福?

陆白看向安夏儿,安夏儿笑笑给了他一个柔和的眼神。.. “我跟她再商量一下。”最后陆白说。 当天这位远道而来的金医生只在九龙豪墅停留了半个小时间,为安夏儿诊断后,喝上了几杯茶,与陆白安夏儿谈了几句,便离开了。 为表礼貌,安夏儿当时还挽留这位金医生在家里吃个午餐,不过拒绝的却是陆白。 当时陆白说,“我们平时不习惯留客,特别是女客人。” “避嫌,正确。”当时金医生也认同这个说法,“陆先生为令夫人真是体恤入微了,那我相信你一定会陪她到美国接受治疗,那我就在美国等候你们了。” 魏管家送这位金医生出去后,安夏儿看向陆白,“你们认识?” “当然认识。”陆白道,“不知道她怎么请她过来,她上门诊断的费用不低。” “我是说,你们私下认识。”安夏儿坐在对面那边沙发上,斜躺着,以一种贵妃姿势手撑着额头,含笑看着陆白,“对吗?” 陆白只觉得安夏儿这眼神像在调侃自己,顿了下,回答,“比陌生人熟一点。” “女性朋友?”安夏儿继续微笑着,“你刚才叫了不只一次她的名字,克瑞斯汀?” 安夏儿知道,金才是那个医生的姓。 虽不知对方一个完欧洲长相的人,为什么会有一个亚洲国家的姓氏。 陆白有些无奈,女人真是敏感又多疑的生物,并且一点小问题都会被他们发现。..虽然以他们这么多年的夫妻情份以及他们恩爱的程度来讲,陆白认为安夏儿完不必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更不必担心什么。但他知道,他若不说清楚,安夏儿会一直用这种眼神盯死他! “你知道美利坚商会总部在美国,有一年我例行出席美利坚商会时,在美国认识了克瑞斯汀金。”陆白直接言明。 “哦。”安夏儿拖了长长的一个尾音,嘴角微挑,“工作之余的艳遇。” 陆白忽略掉她的目光,继续说,“她在美国医学界挺有名,也是美利坚商会一个医疗加盟集团的代表股东,在一次次美利坚商会酒会上经人介绍。” “美女医生,加商业精英,嗯”安夏儿点点头,眼角弯着,“是成功男士容易接触的类型。” “夏儿。”陆白垂下眼,叹息,“是你让我说的。” “对啊。” “那你用这种眼神看我,是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啊!” “如果不是因为你脸上的伤,我根本不会请她来家里。”陆白提醒她,“如果不是因为你脸上的伤,我也不会去联系她,所以,可以把你这种眼神收起来了吗?” 安夏儿也无奈笑笑,懒懒地坐了起来,过去吻了下他的眉角,“我知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在感概我家陆先生真是好艳福嘛,身边认识的围绕的尽是美女呢!” “夏儿。” 陆大总裁脸都绿了。 调侃了自己老公一番,安夏儿俏皮一转身,大笑,“哈哈,我今天约了展倩出去购物,那我换衣服出门了。” “那你的意思是怎样?”身后陆白看着她,“找个时间去趟美国吧。” 安夏儿深吸了一口气,微仰起脸庞,看着照片墙上那一张家福油画,“两个月么,真长啊,我还是比较喜欢呆在家里虽然孩子们都上学了。” 头发自她额边斜斜落下,半仰起脸时,她脸颊上的伤疤便露了出来。 就像是一块完美壁玉的被人划了。 陆白皱眉看着她,“你如果不想治,我是无所谓,怎样的你我都不嫌弃,但我不想看到你每次在我身边有异性出现就产生不安,也不想你每天早晨洗脸时望着镜子出神。” “” “两个月,你若嫌长,我过去程陪着你。”陆白看着妻子。 安夏儿看着陆白,久久没有说话,嘴角轻挽着,不似笑,也不似悲,最后只淡淡地道,“你还真是了解我呢,陆白。” “因为你是我的妻子。”陆白用坚毅的目光告诉她,她担心什么,他都知道。 安夏儿收回了目光,最后说,“过阵子再说吧。下个星期给孩子们办一次周末聚会,把好友都请来,以及孩子们在学校里玩得比较好的小朋友,我让人去印请帖。” 看着安夏儿转身秀发在身后划起的弧度,陆白眉头一直都没松缓。 安夏儿没有马上答应,总是有什么担心的。 城市中心某座高级公寓,某一号套房中。 整个房子里充斥着严肃而又紧张的气氛,四个身影,个个不似普通职业的人,其中两个手指飞速地操作电子设备,一个穿着秘书衣着的金发女人盘着头发,推了下眼镜指示一个电脑前的人操作什么。 而第四个穿着背带黑裤的男人,是最年轻的,他对站在巨大玻璃窗前的第五个人介绍情况,“头儿,这几天我们都在密切监视着陆家那两个小少爷和小小姐上学的路线,虽然那个司机经常换路线,可惜他们的车牌号是变不了的,所以我们依然找到了他们每天上下学的路线。他们大概有五条路线,每天换着走” 前面的人不语,高大的身形散发着令人忌惮的气息。 背带裤男子继续说,“要我看,其实根本不用混入那座幼儿园,直接半路拦截了他们上下学的车,将陆家那三个小宝贝给绑过来就行了啊!” 他话还未落下,前面男人一个沙包似的拳头举了起来,把他鼻给打出血了。 背带裤男子马上捂着流血的鼻子小跑去洗手间,一边抱怨,“头儿你太暴力了,我只是列举了一个比较简单的办法而以” “小段,你找死吗?”秘书穿着的金发女人又推了下眼镜,看着跑去洗手间的背带裤男子,“我们又不是干绑架的,把孩子吓着了怎么办。” 金发女人叫林尼娅,是个精通多国语言的外国女子,在这个团队里主要负责秘书的工作。 这是一个相当罕见的职业团队。 危险、神秘。 并且在国没有这种职业。 刚刚跑去洗手间的叫小段,主要负责这个团队的万能管家一职,从后勤保障到造型师、发型师,偶尔还能逗逼活跃气氛,几乎无所不能 林妮亚知道他们的头儿是个臭脾气,从他们监视陆家的小少爷小小姐们这么多天以来,他们头儿能忍耐这么多天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怕他突然爆发做出令他们团队遏止不了的事情出来,林妮亚只好过去将再情况对他们头儿讲解一遍: “头儿,你放心,我们这的准备已经达到八分了,大抵明天就可以潜入那座圣兰贵族幼儿园。这几天我们已经通过观察清楚了陆家的小少爷小小姐们所在的班级,是在樱花班。” “玻璃不行,必须换单面可视玻璃。”前面的头儿沉沉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林尼娅顿了下,继续说,“并且查清楚了负责樱花班的三个老师,班主任姓扬,副班主任姓陈,还有一个外教叫格林老师” “教师身份的保密性不行,会泄露孩子的情况。”前面的头儿又说道。 林尼娅继续说,“这几天我们确定了樱花班的那个副班主任的上班路线,以及时间,今天我已经在她必经的步行路上放了枚微型监听器,已经粘在了她鞋底进入了那座幼儿园,晋罗正在调设备,很快就可以收到那边的情况了。” “不行不行,教师警惕性不高,很容易让罪犯份子有机可趁!”前面的头儿又道出那座贵族学校的弊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