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4章 陆佑天!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74章 陆佑天!

“秦特助?”护送陆家三个孩子去幼儿园已经返回来了的祈雷问,“发生什么事了,表情这么凝重?” 秦修桀想了一会,带着丝笑说,“咳,不常说,人无外患必有近忧么?” 祈雷点头,心想这句话好像一般形容国家,“所以怎么了?” “这不刚从瑞丹那边的诡谲局势中回来,平静日子过了还没几天,估记又要折腾起来了。” “什么?难道是南宫焱烈……” “不是,都说是近忧。”秦修桀说,“是陆总的家事,可能他父亲回来了。” “陆总的父亲?” 这祈雷一头雾水了。 他认识安夏儿和以及在陆白手下工作也有几年了,从未听说过陆白还有父亲啊?不对……似乎也没听说过他父亲去逝了,毕竟陆白爷爷都还健在。 总之平时从未听过陆白父亲的事。 “陆总跟他父亲有些过节……总得来说,他们父子关系很不好,已经有将近二十年没见面了。”秦修桀叹了声说,“算了,这些事情与你没多大关系,不过刚才陆总交待过来了,让你这阵子护送以及接回小少爷和lulu小姐的时候小心点,别让不相关的靠近了你们的车,以及接近了小少爷们。” 祈雷不太明白点了点头,“这个我自当会小心,只要有我在,不可能有接近得了我们的车。” “那就好,要记得,虽说陆家还有其他人,但陆总才是我们的顶头上司,无论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我们都必须听从陆总的。”交待以及告诫完后,秦修桀拍了拍祈雷的肩,便进别墅里去了。 看到秦修桀的背影,祈雷感到很难以理解,一般来说两父子二十年没过面了应该要好好相聚吧?怎么陆家,陆家与他父亲,像仇人似的? 就算有点什么矛盾,否都说,父子没有隔夜仇么? “哎,大概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了,复杂。”祈雷摇了摇头,感叹完继续谨惕地巡视着周围。 当天上午,秦修桀与魏管家说明原由后,便带了两个人前往帝都的陆家了。 圣兰贵族幼园儿,门卫室。 几个保安看着眼前这个高大魁梧穿着普通衣服的人,咽了咽口水,老实说,这人长得,气势也足够吓人了,比他们这些保安都高,好在,他似乎只是块头大了点而以……一直低着头,说话声音也不大,问什么就答什么,还挺老实,如此便好,也不会吓倒小孩子。 “诶,元主任啊。”保安队长打电话给学校的后勤主任,“那个代替老赵来上班的临时工来了,已经让他拿身份证登记了,人看着也还……过得去。” 电话那头后勤主任不知说了什么,保安队长道,“好好好,我领他过去。” 放下电话,保安队长将身份证还给了他,说,“那个,那你跟我走吧,先到元主任那里去面试一下,虽然你只是临时工,但我们这是贵族学校,该走的程序一步也不能少。” 陆佑天点了下头。 造型师小段说,他能不讲话尽量不要讲话,他这中气十足的吓人声音一出来,怕时刻会暴露他根本就不像一般劳动人民的身份。 小段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头儿原本就相当于是资产阶层出身的人,正规的大豪门…… 保安队长带着陆佑天进入幼儿园后,又回头看了一眼他,嘿笑说,“真别说,其实你不该去做什么园艺工,你应该来应聘保安才对,虽然你看着年纪是大了点,但身体高大健朗,看着一点也不输小伙子,跟我们干保安才有前途嘛。别看我们是保安,贵族学校的保安可都很正规的,而且学校的保安可比一般有钱人的保镖重要多了,保镖那是保护一个人,学校的保安可是保护几百名孩子啊,肩负着守护祖国花朵的责任,是多么神圣高尚……” 陆佑天不说话,半低着头,两只手拎着一些园艺剪和其他工具。 但心里默默地给这幼儿园的保安系统打了一个九十九分。 这幼儿园的保安看着还算不错,觉悟高,在这一点上陆白选这座学校并没有错! 至于剩下的那一分,陆佑天严格地认为,作为安保人员话不该这么多! 保安队长没听到身后的回音,回头又望了他一眼,心想‘原来是个闷葫芦’,便算罢,领带着他穿过大大的校园,往里面教师楼走去。 陆佑天身上穿着非常接地气,米白色的长袖上衣估记是小段在地边摊买的几十块的货,裤子也是灰色的工地裤,头顶上还戴了顶草帽。 他眉头那道伤疤亦被小段的化妆技术给巧妙遮去了,甚至还用副平视的黑框眼镜架在他脸上,并嘱咐他走路低着下头……这样一番造型下来,陆佑天总算看上去像个身形高大沉默寡言的老伯伯了。 陆佑天走进这座幼儿园,看着这个孙子孙女上学的地方,心里一下感概良多,他知道陆白恨他,从未原谅过他,他知道他不该回来,回来也只是让陆白不痛快而以。 但是,一个人离家的时间太久了,难免会思乡心切。 特别是听到有了孙子孙女…… 忍了个几年,他最终还是决定回来一趟,哪怕私下见见小孙子孙女也好。 对,他这一趟回来的愿望就是见见孙子和孙女,当然能抱抱最好了。 后勤主任办公室。 元主任拿着陆佑天的身份证看了半天,又抬目打量了一下半低着脸的陆佐右,最后皱皱眉,拿起杯子喝了口茶说,“你就是昨天老赵介绍的那个同乡是吧?” 陆佑天顿了下,点头,“是我。” “抬头看下。”元主任道。 陆佑天迟疑了下,缓缓抬起脸。 他这一抬头,元主任心里便咯噔了一下……一种来自生物本能的畏忌。 有那么一种人,单看面相与眼神,便知不是一般人。 想起小段的叮嘱,陆佑天又缓缓低下头去,元主任是个小个子,长相和蔼,他忙喝了水压惊,“你……长得倒挺气势啊,与赵老可是一点也不像。” 陆佑天不语。 当然,元主任若知道他是那个帝晟集团陆白的父亲,手中的杯子恐怕会当即哐当一声掉下来。 “可能你个头高了点。”元主任道,“不过,这是幼儿园,你日后一定要小心,切不可吓到小孩子了,这里的孩子都是出身名门,哪一个被吓倒了学校都担当不起。唔……你这样低着头就挺好,你块头大了,以后在学校就低着些头走路吧,总之全体教师包括工作人员,都得给孩子们一个和蔼可亲的形象!切不可大声喝斥,更不可横眉怒目,给孩子们造成不好的印象。” 陆佑天略懂,点头同意,自然不能吓倒他孙儿的。 “哎。”元主任又是一声叹,“其实我们这学校一般是不招收临时工,只是老赵这回非得要回乡,他平时也算兢兢业业,不会随意请假,他这会有事请个假,又找个了替工的,我们也不好不批。” 又问道,“你有几年的园艺工龄?我们半个后领导会来视查,这学校的园艺可不能马虎,你技术过关吧?” “我刚从乡下过来。”陆佑天想起林尼娅交待的台词,“在乡下有好几年工龄,给几个大户人家当过几年园艺工人。” “嗯。”元主任又点了点头,但还是谨慎地打了一个电话给老赵,以防有人会冒充进来。 “喂,老赵啊。”电话通后,元主任便问道,“上车了?好,我就再问问你,你介绍的这个老乡,是姓陆对吧?长得挺高的一个?”看看了手中的身份证又看向陆天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