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6章 大树爷爷!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76章 大树爷爷!

游戏玩到一半,中途格林老师去洗手间的时候,小霸王便开始了他‘排除异己’‘拉帮结派’的做法,扯着几个小朋友说,“来,我们先玩,我们先玩,不要陆宸陆玺……” 小朋友们有几个怕他,跟了过去。 但小朋友们又更怕陆宸陆玺,不敢去小霸王那边,左右为难,坐在草坪中央等老师回来。 陆玺见老师不在,咧开一个恶魔的坏笑说,“跟傻子一起玩,你们小心以后都变成傻子。” 小霸王一听,脸红脖子粗的,“你说谁傻子呢?” “嘻嘻嘻,谁应谁是傻子啊!”陆玺坐在草坪中傲慢地笑,曲起一只小腿,贵气十足。 “敢说我是傻子,你们知道我爷爷是谁吗?”小霸王过来伸出手指指着陆玺,又伸着手指戳向旁边的陆宸,“等下我爷爷让人把你们抓进牢房里,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陆宸头往后一仰,没被小霸王的手戳中。 而后张开口,把小霸王戳过来的手指一咬! “哇!!”小霸王大叫起来来,“敢咬我!” 陆玺再一个扫堂腿。 扑嗵! 小霸王直接跌了个狗啃泥。失声了一会后,小霸王爬起来,看看自己跌倒在地,又看了看被咬痛的手指,眼泪一下上来,恰逢格林老师回来了,小霸王直接爆炸似地大器起来,边挥舞着被咬痛的手 指向格林老师跑过去告状,“老师老师,陆宸咬我,陆玺踢我,把他们赶出学校……” 格林老师一听,心里便慌了,看了眼陆宸那边说道,“咬哪了我看看?” “这里这里。”小霸王赶紧伸出那根胖胖的食指。 格林老师一看,“……没印子啊。” “反正他就是咬了就是咬了!”小霸王不依。 格林老师看向了陆宸陆玺,“陆宸,陆宸?” 陆宸脸色平静,“老师你也说了没印子,那怎么说我咬了他,万一是他诬告我呢。” 陆玺双手背着脑后,“对啊,说我踢了他,有人看见么?有证据么?” 陆宸是用牙床咬着,虽痛却没牙印。 陆玺一个扫腿很快,别的小朋友自然没看见,有些看见了陆宸咬小霸王的小朋友也不敢出声。没证据,格林老师只好对小霸王道,“好了,别哭了,大家要友好相处啊!”小霸王却告状不成,噙着眼泪瞪着陆宸陆玺咬牙切齿的,“反正陆宸就是咬了我,我不要再跟他 们玩了!”说完哭着跑开了,格林老师只好让原地的小朋友们不要乱跑然后又马上去追小霸王。 陆玺直接一声哼,“怂包,跟我们斗。” 陆宸却望了望四周,“嗯,lulu呢?” 陆玺望了望四周,也一个骨碌站了起来,这才发现在他们对付小霸王时,lulu不知何时已经没影了,不知跑哪去了! 隔壁草坪上,‘丁香班’的老师正瞠目结舌看着林格老师忙得团团转,暗自庆幸自己没分到‘樱花班’时,便看到一个小身影向他们这奔过来,其速度之快,像长了翅膀。 “哈哈哈,我也要玩,我也玩!”lulu向‘丁香班’飞奔过来。 在她身后,两个哥哥正忙不跌地追过来,“lulu!lulu!”原来‘樱花班’那边的游戏停止后,lulu觉得无趣,便盯上了隔避玩得正欢的‘丁香班’,‘丁香班’的小朋友们玩完游戏正在休息,看到一个高大的爷爷走过来,草帽上插着两根 树枝,大家都觉得有趣,纷纷抓着他从他腿上爬上去,挂在他腿上,和他手上,把他当棵树一样在爬。 陆佑天原本正站在梯子上修剪一棵树,但远远地看到又有小朋友出来时,他便迅速下来了,因为下来得太匆忙,几根树枝插在了帽子上都未发觉。 结果他路过‘丁香班’的小朋友们想去‘樱花班’那边时,却被‘丁香班’的小朋友们给绊住了,并一个劲地叫他: “哈哈哈!大树爷爷!” “高高的爷爷!” “树爷爷!” “我也要!我也要爬树爷爷?!”伴随着响亮的声音,lulu一抹粉蝶似的小身影飞奔而来。陆佑天透过平视眼镜框看过去,眼前画面突然发亮起来,只见一个甜美的小天使正向前张开手,向他跑来,小脸圆圆的,粉嫩嫩的,眼睛大大的,在阳光下若宝石在闪光 ,在她纯真无洁的笑容之下,仿佛整个世界都盛开出了花朵,美丽洁净了,驱散了所有的阴影与阴霾! 是谁家的姑娘这么美丽! 是他的孙女‘陆鹭’啊! 果然亲情是无法阻挡的,会像磁场一样吸引着他们,这不,他正要过去找孙儿,孙女应已经向他跑来了?! 陆佑天的心情一时激动又兴奋,看着前面飞奔过来的小孙儿,直恨不得张开手抱上去——可恨的是他身上挂着其他的小朋友! 陆天佑刚想出声让身上的小朋友下来,便见前面的lulu跑到两米开外突然跳了起来,笑容如阳光,从空中向他扑过来,“哈,大树爷爷?!” “哇!!”小朋友们突然吓得惊叫起来。 而陆佑天也直接被lulu撞倒在草地上。 “咦?咦?”lulu坐在大树爷爷身上,看着眼前的情形有点不明所以,“大树爷爷,你为什么躺下来了?大树爷爷起来我也要爬树!” 举起她肉乎乎的手便拍‘大树爷爷’的脸庞。 陆佑天已被撞倒在草地上,眼冒金星,大脑空白。 这……是他的小孙女? 何来这么大力气? ‘丁香班’的老师赶紧跑过来问那些小朋友们有没有摔伤,并且向这个园艺工人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朋友们贪玩,你没事吧?” 陆佑天盘腿坐了起来,看着眼前的lulu,“没事。” “哇哈!”lulu伸出两只手,一脸阳光灿烂和崇拜地看着眼前这个大树爷爷,“大树爷爷好高哦,我也要和别的小朋友那样,我要爬树……” 看着孙女就在眼前,陆佑天徒是一个五十多岁并且跑遍大半个世界的人,此时也激动紧张地说不太出话来。 一激动,脸上反倒不知作出什么表情好了——小孙女想跟他玩啊,真是太好了!他在天堂的妻子一定在注视着他,保佑着他,所以刚和小孙女见面便这么投缘! 他正准备点头答应小孙女,前面两个一脸急色的小少爷便飞奔过来,“lulu!你过来!” “哥哥!”lulu边兴奋地指着陆佑天草帽上插着的树枝,“看,这是大树爷爷!” 陆宸陆玺见这个园艺工被lulu撞倒了,并撞得说不出话了,二人心情无比紧张,被这个人告状,左右拖起lulu就跑,“……快走!” 陆佑天看着一瞬间跑没影了的三个孩子,他草帽下的脸庞不禁有些怔神,刚才那是……陆宸,和陆玺? 陆宸和陆玺拽着lulu一溜烟跑到了操场边才停下来,一脸慌张,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完了完了!那个人都被lulu撞得说不出话了,一定是受伤了!”陆玺想到严重的后果,小脸白白的,“他一定会马上向学校投诉lulu,学校打电话给家里,爹地一知道我们 就没好果子吃了,没看住lulu,这回要陪lulu一直读幼儿园了!”陆宸也有点心神不宁,“希望他没清lulu长什么样子,不知道lulu的名字,投拆不了,那我们就还有时间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