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7章 学会谈判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77章 学会谈判了?

“不可能,刚才lulu就坐在他面前,他还盯着lulu看。”陆玺不相信那个人会没记住lulu的样子,“就算他不知道lulu的名字,他一定也会问那‘丁香班’的老师,总之我们这 回惨了!” 刚开学就要被学校投诉了,完蛋了!死定了! lulu含着粉嫩的小指头,看看陆玺,又看看陆宸,不明白哥哥在丧什么,“宸哥哥,玺哥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呀?” 陆宸与陆玺对视一眼,都丧气地垂下头去。 没什么,可能就是哥哥们要陪你一直上幼儿园了! “都怪你,你为什么不看住lulu,只顾咬那个小胖子!”陆玺对陆宸说道。“你不也没看住lulu么?本来就是你先开口激怒那个小胖子。”陆宸说道,“你还踢了他一脚,我告诉你,我咬他可没咬出牙印,他要向老师告状都没法,如果他摔伤了,小 胖子的家里也要向学校投诉了。” “不可能不可能,他那一身膘,不可能就摔伤了。”陆玺也哼了哼道,“但教训他一顿是必须的,不然老虎不在家,他还以为自己能称王了呢!” 小胖子算个球,他们称霸这座幼儿园时小胖子还不知道在哪呢!陆宸也叹了口气,虽然他们觉得幼儿园已经没什么东西让他们学的了,但是,这里就是有一些自以为是企图惹他们的小屁孩……要花些心思对付那些根本不是对手的孩子, 也是一件烦心事。 “要平静度三个月,看来不是很容易呢。”最后陆宸站了下来,对正一脸不明白事情眨巴着眼睛的lulu说,“lulu,哥哥要跟你说一件事,你记住好吗?” “嗯,什么呀?”lulu点头。 “在家里,妈咪和菁菁阿姨不是告诉过你,你不能随便扑到别人身上,你记得吗?”陆宸温柔地看着妹妹的表情。 lulu眼睛朝上,回忆了一下,点头,“嗯!”“但你刚才又撞倒那个……”陆宸想了一下lulu和那些小朋友们对那人的称呼,“撞倒那个大树爷爷了,可能他还受伤了,你这样是不对的,知道吗?你不能那样扑到别人身 上。” lulu眨了眨眼睛,“哦,我忘了。” 忘了…… 陆玺头又一垂,叹息。 lulu看着垂头丧气的陆玺,“玺哥哥不高兴了吗?是lulu做错事了吗?lulu……lulu不是故意的?”嘴巴一扁,看着眼底就含泪了。 “哦,没有没有!”陆宸马上拍了一把陆玺,赶紧哄道,“是我们没有事先跟你清楚,lulu没有错,你只是喜欢别人才会跟他们抱抱。” “嗯!” lulu用袖子一抹眼睛,重重点头。 陆玺也赶紧绽开笑脸,“对对,我没有不高兴哦,lulu最棒了,老师今天夸了lulu好几次,爹地妈咪知道了一定会高兴!” “真哒?”lulu终于又眼睛发光了,小脸灿若春花。 “对,lulu非常棒了。”陆宸又激励道,“但如果你以后不再扑到别人身上,我想就更棒了!” “嗯嗯,我知道了!”lulu再度兴奋了起来。 当晚回到家里,听着lulu在旁边手舞足蹈地讲着今天在幼儿园中的趣事,陆宸和陆玺一直不敢吭声,就怕学校已经投诉他们了,他们爹地正等着跟他们算账。 但是,一两个小时过去了,他们作业做好了,直到魏管家来通知用晚餐了,他们爹地还是没有提起这件事。 难不成?学校没有打电话来投诉? 二人暗下看了一眼对方……有点意外。 对面,叠着长腿正在看报纸的陆白注意着他们的表情,心想这两小子又藏着什么心思?晚餐的餐桌上,lulu高兴过头了,直接将‘大树爷爷’的事说出来了,一边吃一边说,“然后呢,然后呢,玩完老鹰抓小鸟后,有个大树爷爷来了,大树爷爷好高,小朋友们 都爬在他身上玩,lulu也要去跟大树爷爷玩!”“大树爷爷?”安夏儿奇怪于这个称呼,心想难不成他们课间还会有专人扮成花花草草或大树的样子逗小朋友们玩?便笑笑道,“好了,妈咪知道了,lulu今天和哥哥们在学 校过得非常开心,对吧?那就好,快吃饭吧,吃饭时说太多话会噎着的哦!” “嗯嗯。”lulu一边听话地点头一边说,“可是lulu没有与大树爷爷一起玩,因为lulu把大树爷爷撞倒了,所以就玩不了了。” “嗯?”安夏儿差点一口汤呛住,“撞倒了,怎么回事?” 陆宸陆玺心里马上咯噔一下,感觉对面有一道发寒的目光立即朝他们射过来,二人咽了口气,头低得更低了,默默地喝汤,背脊渗出点冷汗。 安夏儿看了看陆白,心里有点不安。 别的孩子说撞了人,可能没多大的事。 lulu这里的撞倒人,后果不一样啊!lulu真又在学校撞人了? “我说你们回来一句话都没有。”陆白看着陆宸陆玺,“看来你们不是没犯错误,是想尝试着掩盖错误么?” “但宸哥哥跟lulu说了,只要以后不往别人身上扑过去,就更棒了!”旁边lulu还在高兴地跟妈咪说着在学校的事。 安夏儿汗颜地抚着女儿的脑袋,“哈哈,对……对,以后不能往别人身上扑了哦。” 她回头又问陆宸,“小宸,那个人有没有事?” 陆宸咽了一口口水。 “说。”陆白声音带着吓人的森冷。“肯,肯定没事了!”陆玺挣扎着大声说道,“如果有事,那人早就向学校反应了,lulu当时只是贪玩,那个人那么高,小孩子撞一下肯定……肯定没什么大不了了的,对, 我们已经跟lulu说过以后不能那样了!” “但你们还是没有看住妹妹。”陆白用餐巾擦了擦手,眼神带着下一刻就要宣判他们陪lulu上两年幼儿园的架势。 正时陆老爷子没有回来吃晚餐,跟老朋友们在外面参加酒宴了,故陆宸陆玺又少了一个帮忙说话的人。 陆宸觉得他们必须自己救自己,冷静得抬起脸看向陆白,“爹地,原先说好的是,如果学校打电话投诉了我们你才能……跟我们算后果吧?今天学校有打电话来么?” 从妈咪的惊讶听来,应该……没有! 那个小胖子应该也没有受伤,找不到证据,所以才没法投诉。 陆白双目微寒地看着陆宸,看得陆宸心惊胆战正要怀疑自己的猜测是否有误时,陆白蓦地一声轻笑,“知道谈判了?不错。” 陆宸和陆玺紧握着粉唇。 “不过我也说过,要你们在学校好好照看lulu,如今她在学校撞人了你们算是照看好了她?”陆白反问他们。 安夏儿忧心地望向陆宸,微微蹙眉,其实她也担心那个被撞的人。 陆宸紧紧握了握手,给出一个交代,“明天……我们带着lulu去向那个人道歉,告诉他lulu不是故意的。”“就这样吧,小宸小玺你们明天带着妹妹去跟人家道个歉,以后不能再发生这种事了。”安夏儿说着又对站在旁边的魏管家说,“魏管家,明天上午你打个电话到圣兰幼儿园 ,看lulu撞谁了,那个人有没有事,好好慰问一下,说我们会负全责。”“是,少夫人。”魏管家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