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7章 事隔二十年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697章 事隔二十年

展倩眉头一拧,这人说话是不是太不客气了? 一口一个你你你的,连陆少夫人都不叫? 但安夏儿却不在意,只当对方不畏强权,那她就更加不必要跟这么坦荡的大伯计较了,便笑道,“大伯谬赞了,我也只是略尽心思,主要家里佣人多,不然这么一个周末聚会,我一个人可张罗不来。哦,对了,你身边这两位是?” 安夏儿看了看小段和林尼娅,“是大伯你的儿子和女儿?” 这两人气质不俗,不能说是出身显贵,只是,绝不像是一般工薪阶层的人。 其实不只是这两人,连眼前的这个‘大树爷爷’换上西装后,安夏儿也绝对不相信他只是一个园艺工人,果然,如她与祈雷所料,这个‘大树爷爷’并非一般人,估记也是哪个名门的权贵。 “那不是他的儿女,他的儿女早就被他抛弃了!”冷冰冰的声音突然传来 。 小朋友们看过去,“哇,那是lulu的爹地么,在电视上看过耶!” 安夏儿回头,见是陆白来了。 她刚想出声,却见却盯着眼前这个‘大伯’的眼神不太正常,仿佛就像是看着一个敌人,不,应该说是一个相当厌恨的人! 能让陆白恨的人,可不多…… 随着陆白的出现,周围空气似乎慢慢在冻结! “那个……” 安夏儿汗了汗,以为陆白是对这个陌生人感到不满,强挤出微笑,“陆白,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大伯便是lulu在学校撞倒的那一个,以表我们的歉意,所以我昨天发了请帖给这位大伯。还有,虽然没提前跟你说,但你也别这么说人家的人家,被邀请的人带一两个家人过来也没什么。” 旁边插不上话为安夏儿介绍陆佑天的魏管家只能干着急,如今陆白出来了他也只能静候在一边了。 果然少夫人并不知道老爷的事呢! 想不到老爷竟去了圣兰幼儿园,少夫人还把请帖发到了老爷手中,这是巧合么……魏管家在旁边汗颜地思考着。 “哈,爹地?!”lulu见陆白出来赶忙高兴挥手。 但陆宸陆玺却查觉到了陆白的脸色,二人一时没说话。 陆佑天看到陆白时,脸色没有多大变化,虽然二十年没见这个儿子,但作为陆白这样的名人,随时都可以从媒体上得知他的情况! 只是看着眼前的陆白,陆佑天颇有些感概,“没有想到事隔二十年,我们会这样见面。” 陆白往安夏儿面前一站,双目冰冷,嘴角带着冷笑,“对,想不到你竟然使用那样不堪的手段潜进圣兰幼儿园去见我的孩子?我就说,你若是回到了z国不可能会不出现,我更没想到的是,作为一个长辈,为了来我的家里,竟不惜使用卑鄙的手段从我妻子那拿到了邀请帖?不愧是你,陆佑天!” 对父亲直呼其名! 这让陆佑天脸色有一瞬的铁青。 而林尼娅和小段警惕地站到了陆佑天两边,以防陆白会突然向他们头儿出手! 正为陆白与陆佑天之间莫名的敌意感到奇怪的安夏儿听到‘陆佑天’这个名字,心里一惊,望向眼前这个‘大伯’,他也……姓陆? “大少爷,别这样……”魏管家赶紧劝儿,“他好歹是你的……” “他现在不是我的任何人!”陆白咬了咬牙,盯着陆佑天,一边对牵着陆佑天手的女儿说,“lulu,过来!别跟陌生人接触!” lulu正想说这是‘大树爷爷’不是陌生人,但在爹地威严之下,她身子抖了抖莫明地有些害怕了! 因为,她从未见过爹地这么可怕的样子! lulu吓得走了回来,眼泪汪汪地拉了拉安夏儿的衣服,“妈咪……” 安夏儿赶紧抱住女儿,“陆白,你吓着lulu了,还有你跟这个‘大伯’认识么?为什么说他是故意潜入圣兰幼儿园?” 陆宸陆玺也看向这眼前紧张的气氛,和安夏儿同样想着刚才这个‘大树爷爷’也姓陆的问题,为什么也姓陆? “陆白,你对我有意见可以,别吓了孩子。”陆佑天也紧盯着陆白。 陆白与他面对面站着,两个身形高大的父亲冰冷对峙着,仿佛周围围绕他们流动的空气也发生了变化! 旁边的其他小朋友们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害怕起来: “我……我要找爹地。” “我要找爷爷。” “好可怕?” 展倩和叶沙丽回过神,赶紧过去安抚那些孩子们,这些孩子的家长此时都在九龙豪墅的会客厅里,展倩哄笑道,“没事没事啊,那位叔叔和爷爷他们在演话剧呢,不可怕哦!” “真的?”小朋友们又放下擦眼泪的手看过去。 安夏儿扯了扯陆白的袖子,低声劝,“陆白,小孩子们在这,别这样。” 陆白眼角扫了一眼花园里的小孩子们,以及用泪汪汪的眸子望着自己的女儿,他皱了下眉,而后,缓缓地对陆佑天扬起一丝嘴角: “对了,这是孩子们的茶会,那到一边说话吧!” 简直像要转移战地的宣言! 陆佑天也不希望吓到孩子们,“当然,我们二十年没见面,是该好好谈谈。” 看着陆白和陆佑天他们去往了宴会厅的方向,安夏儿松了一口大气,搂着女儿,“好了lulu,爹地刚才不是针对你,别害怕。” “真的吗?”lulu抱着妈咪大腿,被刚才陆白的脸色吓得不轻。 安夏儿回头对她笑笑,蹲下来亲吻她的额头,“当然,爹地最爱你了,他可能……就是跟那位‘大树爷爷’有话要说。” “是嘛。”lulu一擦眼泪,这才绽开笑颜,“lulu喜欢爹地,也喜欢‘大树爷爷’,希望爹地和‘大树爷爷’不要吵架才好呢!” “肯定……不会。”安夏儿强颜欢笑,希望呢。 “嗯嗯!” “好了。”安夏儿站了起来,“快跟小朋友们去玩吧,今天小朋友们来家里,要好好陪大家玩哦!” “好哒?”lulu又像小鸟似地欢快飞去与小朋友们玩去了。 安夏儿看着女儿无忧无虑从不记难过的事的背影,心里颇为宽慰,但同时,眉头却又拢了起来。 “喂喂喂,小夏!”将小朋友们都安抚下来了的展倩奔过来,跟安夏儿抱有同样的疑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陆白说那个人叫‘陆佑天’?那个人也姓陆?是跟陆家有什么关系?那个人潜进圣兰幼儿园去接触lulu?到底发生什么了?” “……不清楚。”安夏儿也不明状况。 “看陆先生的脸色,他与对方似有过节呢。”叶沙丽也说道,“他们肯定认识,而且陆先生应该不太欢迎他来才对。” 安夏儿没说话,心里有深深的疑虑,刚才那个叫‘陆佑天’的大伯说他与陆白二十年没见面。 二十年。 也姓陆。 难道…… 安夏儿联想到什么,眼睛猛地撑大,“难道是他?” “夏儿,那是陆白的父亲。”将陆佑天他们的车停好赶过来的祈雷听到了她们的话,当即说明对方的身份。 安夏儿和展倩叶沙丽听到祈雷的话,三个女作愣了几秒,随即爆发出冲天般的尖叫,“诶诶诶诶?!” 陆白自然不是真的要领陆佑天去会客厅,他只是要转移一个地方对付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而以。 陆白和陆佑天一行人刚一离开花园,秦修桀便迎面走来,目光扫过陆白身后的陆佑天三人,“陆总,陆老让您与您的父亲……去客厅。”

下一篇   第1698章 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