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0章 请务必留下来…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00章 请务必留下来…

当来到陆白那边时,安夏儿才知道陆白果然没有将陆佑天领去会客厅,廊道尽道站着陆白、陆佑天和他的两个手下,以及后面赶来的陆老以及秦修桀。 陆白瞪着他父亲,他父亲的两个手下在前面防卫着,拿着枪。 气氛紧张到仿佛只要一点火星,就能轰然炸开,一发不可收拾。 听到脚步声,陆老抬起眼睛看过来,蔼声笑说,“夏儿丫头你们来了?” “哈,爹地!太爷爷!‘大树爷爷’!”lulu从安夏儿怀里蹦下来,伸出两只手向前面跑去,陆老立即乐呵呵地将曾孙女接了过去。 陆佑天见孙子来了,皱眉命领小段和林尼娅,“把枪收了。” 上司命令,不敢不从。 林尼娅和小段将枪收了。 陆宸陆玺看着他们,心下有些疑惑……真是他们爷爷?那这两个又是他们爷爷的什么人? “爷爷。”安夏儿微笑着平静走来,其实心里万马奔腾。 “来,爷爷帮你们介绍一下。”陆老不说开场白了,直切入主题,拿着烟斗的手示意了一下陆佑天说,“他是陆白的父亲,以前陆氏财产的董事,二十年前卸职后离开了z国,所以陆家的产业之后都是爷爷重出商场管理着。虽然你与陆白结婚时他没回来,但他确实是陆白的父亲,夏儿你可以和陆白一样叫他父亲。” “我可没有叫他父亲。”陆白打断陆老的话,“夏儿你也不必。” “……”安夏儿汗颜的微笑着。 这,她该听陆老的,还是陆白的? “佑天,这是陆白的妻子,西莱的公主。”陆老又向陆佑天郑重介绍,“陆家的少夫人,你的儿媳妇,安夏儿,既然夏儿的邀请帖能发到你手中。想必你们已经见过面了。” “是,父亲。”陆佑天说道,回头看向安夏儿,目光带着些深思,“我是陆白的父亲,之前没有表明身份,别见怪,我进入圣兰幼儿园,只是想看看孙子,以及查探一下他们的学校环境。” “哪里哪里,是我之前不知道您是陆白的父亲……失礼之处,还请别见怪。”安夏儿尴尬地行了一礼,汗颜地微笑。 “背着我,隐瞒身份与我的妻子孩子见面?”陆白一声冰冷的讽刺,“是想提前收买人心?得到再次回到陆家的机会?这就是你的目的?” 安夏儿后背拨凉,“陆白,别这么说……” “你敢说这不是你使的手段,故意接近我的妻子以及我的孩子?”陆白逼视着陆佑天。 “陆白,无论你怎么怀疑我,我都只是一句话,我去圣兰幼儿园只是为了看望三个孙儿。”陆佑天说道,“至于夏儿会来幼儿园,也不在我的意料之中!” “不准你叫她名字!”陆白大怒,“别以为你打着我父亲的身份回来,我就会接受你!我早已不认你这个父亲!” “陆白。”安夏儿握着他的手臂,担心地看着他怒气冲冲的脸庞,“你冷静一点,他没有伤害我和孩子们,那请帖也是我发给他的,是我让他来家里的……” “陆白,佑天,你们是不是该听我把话说完?”陆老沉声。 直到他们父子两个的针锋相对停了下来,陆老才又端起温和的笑脸,对三个曾孙说,“来,小宸小玺,还有lulu,你们来认识一下,这位是你们的爷爷。” “大树爷爷吗?”lulu天真地出声。 “哈哈哈,虽然不知你为什么称他为大树爷爷,不过他真是你们的爷爷。”陆老捋着须,笑说,“以后直接叫爷爷就行了。” “爷……爷?”lulu眨了眨眼睛看着‘大树爷爷’。 陆宸陆玺也看着陆佑天,虽然过来之前就知道了,但眼前太爷爷亲口对他们说还是有点意外。 陆佑天也温和地看着他们,“在学校里没有对你们表露身份,爷爷在这跟你们道歉,当时事出有因,其实我很想跟你们相认。”只是相认了,恐怕陆白马上就会知道他在幼儿园,那他就不会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在幼儿园看着孙儿们。 安夏儿感觉到陆白的手臂紧绷得越来越厉害,不太妙。 “来,小宸小玺,lulu,叫声爷爷吧。”陆老让陆宸三兄妹与陆佑天相认。 陆宸陆玺善察颜观色,缓缓地望向自己爹地那边,陆白冰寒着面庞,在lulu刚开心地叫出一个‘爷’字时,他猛地然道,“不准叫!” lulu被吓了一跳,小身子一颤,眼泪汪汪地滚出来,躲在陆老身后了。 “好了不哭不哭,lulu乖……”陆老赶紧哄曾孙女。 陆佑天也拧紧了眉头,“陆白,你恨我是一回事,你不要牵连到孩子身上。” “孩子?你有什么资格提孩子。”陆白冷笑,“对于你这种连自己妻子儿子命都可以舍弃的人,你跟我提孩子?是谁把自己在外面那些麻烦事带给了妻子孩子至使他们丧命?你没资格当我孩子的爷爷!”最后一句话陆白陡然吼了起来。 “陆白!”安夏儿站到陆白面前,看着他愤怒的双目,“你冷静一点,你吓倒lulu,lulu哭了。” 陆白一怔,当看到被吓倒的lulu以及旁边望着自己不知所措的陆宸陆玺时,他喉结滚动了一下,眼眶晦涩起来。 “别在孩子面前这样……”安夏儿用祈求和商量的目光看着他,“好吗?” 陆白垂下了眼睛。 他高大的身躯竟有些颓然地退了一步。 他恨死了他父亲,根本不想看到他父亲,但眼下他的孩子们就在他面前,他每说一句狠话,都会深深地烙进孩子们的心底。 陆老哄了一会lulu后,回头对安夏儿说,“夏儿丫头,相信过来之前魏桐已经把事情跟你讲清楚了,是你请佑天过来的,现在只要你一句话,是让他留下来还是让他走?如果你和陆白两人都坚持不待见你们的这个父亲,那佑天一定会走。” 不知是不是安夏儿错觉,她似乎看到了陆老说这话时眼底的无奈以及悲伤。 自己儿子与长孙不和,甚至导至二十年未见。 这对于一个长辈来说,是极为痛心的事! 陆白也看着安夏儿,等着她作决定。 安夏儿缓缓看向陆佑天,陆佑天脸色无谓,依旧站得笔挺,是能留下来多看几日孙子们或是被儿子儿媳赶走……仿佛什么样的结果他都会接受。 倒是他身后的林尼娅和小段一脸漠然,安夏儿读得懂这种漠然。 ——那是对于毫无人情味的金钱豪门的鄙视! 安夏儿眼睛微微有点湿润,在她心里,她与陆白的家是温暖的,与其他只充满铜臭与利益的豪门是不一样的,哪怕陆老,也是个宅心仁厚的豪门掌权者。 她不想让她的家,真的变得没有人情味,她带出一丝微笑对陆佑天说,“父亲回来,没有及时接您已是我们的疏忽,请务必留下来,让我和陆白为你好好接风洗尘,尽我们子女的一份孝心。” 听她不但叫了陆佑天‘父亲’,还请他留下来,陆佑天脸上一时很是意外。 而林尼娅与小段也露出惊讶。 安夏儿说完对魏管家道,“魏管家,去为父亲安排好房间,对了,就安排在小宸他们房间旁边吧,方便他们随时找爷爷。” “是,少夫人!”魏管家接令而去。 “夏儿果然慧质兰心。”陆老松了口气总算笑了,“在这,我替陆白父亲谢谢你,好了,佑天,陆白,既然夏儿说话了那就这样定了,即使要家里斗,那也等客人走了再说,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现在让我们祖孙三人去见见s城的这些名流政客吧,佑天你也许久未见那些人了吧?”

上一篇   第1699章 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