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1章 对他的背叛!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01章 对他的背叛!

“是,父亲。”陆佑天点头与陆老去会客厅了,小段与林尼娅对安夏儿投以钦赞的一眼,跟上了陆佑天。 陆老牵着lulu一直去会客厅了,安夏儿与陆白站在原地,旁边还有陆宸陆玺。 微风吹过,空气仿佛凝结。 安夏儿缓缓回身,看向陆白,陆白冷笑说,“你这个陆少夫人做得真是体面,果然,以前那个任性率真爱缠着我的夏儿已经不在了。可我却爱以前那个她。” 扫了她一眼,冷漠而去。 那最后一眼,写满了她对他的背叛! 安夏儿心冰凉,张了张口,喉咙却似梗着一块石头发不出声音来。 …… 当天的周末聚会圆满结束,在老师和别的小朋友随家长离开时,安夏儿还带着lulu和陆宸陆宸将他们做的手工糖果当礼物发给了每一个小朋友。 而陆白陆老也与那些名流政客们在会客厅顺利开了一个‘家长交流会’,谈的自然是商界那些,安夏儿不感兴趣也不掺与,当天只和展倩陪着小朋友们在花园以及游乐场玩。 只是傍晚时分小朋友们都与家长一一离开后,莫珩瑾来跟安夏儿道别时提了一句,“陆少夫人,我有些疑问,你跟陆白吵架了?” “啊?”安夏儿正指挥着佣人收拾花园里的设施,听到这话眨了下眼睛,“莫总为什么这么说?” 莫珩瑾想说陆白一个下午脸色都不太好,但看着眼前安夏儿映着夕阳余晖的澄亮眼眸,他顿了下又转了话锋,“不,没什么,只是在会客厅没看到陆少夫人你啊!” “我啊?”安夏儿笑道,“我在孩子们这边呢,毕竟这主要是孩子们的周末聚会嘛。”“陆少夫人你谦虚了,能想出这么一个低调而不引起媒体注意的商业政客人物会议,是该佩服一下你了。”莫珩瑾笑道,“这表面是一个小朋友们的周末聚会,但主要见面的 ,却是那些小朋友们的家长,让他们跟陆白进行一次会面,果然是深谋远……”“莫总。”安夏儿打断他的话,知道他们总是会将问题看得很深奥,“不瞒你说,我主要是想为小宸他们办个周末聚会,增进他们跟其他小朋友之间的友好,至于你们与那些 家长的会谈说实话只是顺带。”“是么,那陆少夫人你也有一份功劳。”莫珩瑾说,“如今s城那些商业新贵,都有意加入陆白的势力圈,也许你很少去了解商业,不过陆白现在仍然有敌人。对于帝晟集团 霸占这么些年全球企业集团傍之首,也总有些人不满意,比如欧洲又出现了一些人……” “谢谢莫总告之。”安夏儿点头道,“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站在陆白身边支持他。” 安夏儿说完又轻不可见的拢起了眉。 似乎,在今天陆白不想留下他父亲这一件事上面,她……并没有站在他那边。 “是么,陆少夫人真是贤妻啊!”莫珩瑾笑道,“很多男人很羡慕陆白哦。” “莫总说笑了。”安夏儿谦虚道,“对了,南宫小姐怎么没有一起过来?我记得写给你们的邀请帖上面,写了你们两个的名字。”“莞淳?”莫珩瑾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但并不是觉得忧郁,只是觉得几分苦恼那般,“真是懊恼,最近她似乎因为网络上的一些舆论而弄得很不高兴,陆少夫人你好意邀请 ,若是带着情绪过来怕是不尊重你,所以莞淳没来。对了,她让我代她跟陆少夫人你说声感谢。” 安夏儿知道他们在一起了,但却很少看到他们俩一起出门或出入社交场合的新闻,本来还想着他们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听莫珩瑾这么说,她倒是放心了几分。 只要不是两人出了问题就好,外在的因素,什么都可克服。“两个人在一起不容易,需要珍惜眼下的缘份。”安夏儿说道,“网络上很多人并不知实情,所发表的一些言论也只是偏见,希望莫总多多劝劝南宫小姐,别在意网络上的舆 论。” 安夏儿大抵猜得到网络上会有哪些舆论。 南宫莞淳出自原意大利南宫家族,又是离过婚的女人,跟莫珩瑾这一枚钻石单身国民男神级的人物在一起,网络上没有喷子喷才怪。“我也劝过她,我都不在意她在意外面的风评做什么,是该说你们女人就爱自寻烦脑。”莫珩瑾说着便转身走了,一边向后面的安夏儿挥手,“不过,我会把陆少夫人你的话 带给她,也许你们女人惺惺相惜会听女人的话吧!” 安夏儿愣了愣,女人爱自寻烦脑? “切,胡说。”安夏儿否认,而后拢手咳了一声,“我们有时只是思虑周全罢了!”见莫珩瑾走了展倩忙跑过来,“喂喂喂,你们在说南宫莞淳么?南宫莞淳啊,她现在负面新闻真的很多啊,说她勾引莫珩瑾的有,说她倒贴的也有,总之都骂她一个离过的 女人贴上莫珩瑾简直不自知。念在认识一场,我还特地让《知星》没登任何关于她的任何新闻。” “你也知道?”安夏儿扭头看着展倩。 “怎么不知道?她跟莫珩瑾的绯闻仅次于现在慕斯城要订婚的消息!”展倩不愧是一个开了报社的女人,即使进入了部队,对这些消息也依然灵通得很。 “是……么。”安夏儿傻眼,“那真是很大压力了。”“肯定的吧,听说网络上那些人因为语言攻击南宫莞淳没有得到她的回应,也没有她跟莫珩瑾分手的消息出来,那些人已经调转方向攻击南宫莞淳的那家珠宝公司了。在网 上给她的公司刷负面消息。”展倩说时一边摇头。 安夏儿很震惊,她深知网络暴力的可怕,“过份了吧,这是想要人家死才甘心么。”“谁说不是。”展倩一手拍在安夏儿肩上,“其实当年你刚嫁给陆白的时候,网络上轰动更大,只是陆白及时封住了大部分消息,所以你才没到那些说得太难听的话。你啊, 当年是一直被陆白保护着,所以那么多大难都有惊无险度过了。” 虽然知道,但从旁边的人听到,安夏儿心里还是感概以及感动。 是的,她一直被保护着。 这个社会太复杂,人心太叵测,经过那么多大难都没死的她……真是幸运了。 安夏儿问展倩,“莫珩瑾不管么?他若喜欢南宫莞淳的话不会不出面做点什么吧?” “他要压下这些新闻,怎么着都会有办法,但他一直没出手,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展倩捏着下巴,猜测道,“也许,他们之间还是有些问题的。比如……” “比如什么?”安夏儿不明白,如果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的话,怎么忍心看对方背负那么大的压力与骂名? 展倩眼睛精光一闪,带起一些狡笑,“比如莫珩瑾希望南宫莞淳向他示弱?主动委身于他?” 安夏儿瞪大眼睛。“据我所知,南宫莞淳那女人的性子可是强势得很啊!但听裴欧说莫珩瑾表面一副温和淡雅底下就是个抖s的狐狸啊,又岂会受制于女人?”展倩坏笑道,“也许他们两个正 在争主动权的问题也不准,莫珩瑾等着南宫莞淳求他帮她平复舆论呢!” 安夏儿瞠目结舌,“不会吧……他们不是在一起了?怎么还存在这些不确性的问题?”“哎呀!”展倩又猛地拍了下安夏儿的肩,“你说你怎么也是个当妈妈的人了,在其他方面那么灵敏,怎么一碰到感情上的问题就迟钝了?两个人在一起了也不代表就没有问题了嘛!打个浅显的比喻,当年你刚嫁给陆白时,你是心甘情愿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