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2章 站在哪一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02章 站在哪一边?

安夏儿点头,“对。” 展倩指着鼻子,“说实话。” 安夏儿心虚得移开眼神,“……我想找个靠山。” “这不得了!”展倩说道。 安夏儿眨了下眼睛,“你是说,南宫莞淳与莫珩瑾在一起……可能不是她情愿?是莫珩瑾他——”“诶,我只是打比喻,外加猜测。”展倩打断她后面的话,“毕竟真正情况只有他们两人才清楚,但莫珩瑾想要平复他们俩现在的舆论肯定是有办法的,我们就别去担心什么 了,说实话他们俩的事,别人也插不了手。” 安夏儿想了一下,点头,“确实。” “是吧,再说我们跟南宫莞淳也仅是认识,还没到熟的地部。”展倩说,“没办法像我们俩一样,出了什么问题可以见面一起商量,最起码我们连她电话都没。” 安夏儿心里是赞同展倩的话,因为这个好人她们确实做不来,因为陆白的原因,南宫家族还落败了,说不准南宫莞淳其实并不愿见她安夏儿。 只是碍于如今的身份与立场问题,南宫莞淳没办法与他们为敌。 有些事,有些怨,需要时间去平复。 想到这,安夏儿浅淡地笑笑,望着远处秋日的夕阳,“她与她妹妹不一样,希望她有个好归属。”“好了,陆少夫人,曼莉夏公主,上帝会听到你对她的祝福。”展倩一边叹气一边摇头,仿佛看泛着金光的圣母一样看着她的朋友安夏儿,“但有这个功夫为别人着想,你是 不是该想下你们家的事?” “是呢。”安夏儿说到这,有些无奈道,“其实刚才我就想跟你说说,我,将陆白他父亲留下来了,陆白他很不高兴。” “果然么?”展倩一脸她就知道的表情,“陆白跟他父亲的关系真差到了这种地步,对他二十年未见的父亲都不欢迎?” 安夏儿点头,“陆白是跟我说过他父亲的问题,我知道他不待见父亲……但我还是违背了他的意思,将他父亲留下了。” 展倩看着她。 安夏儿说到这,低头叹息,少倾,抬起脸无奈微微笑说,“展倩,我是不是做错了?做为一个妻子,按理说无论何时都该站在丈夫那一边才对吧!” 展倩对于别人的问题都可以爽快地给出说法与推测,但唯有对待安夏儿时,她总是会跟着皱眉一会。 因为展倩知道,陆家这么大的一个超级豪门,内部问题绝不会简单。 而陆家的事,外人也不清楚。 安夏儿会苦恼的事,一定有原因。最后展倩叹了一口气,两只手放在了她肩上,以平静的目光看着安夏儿,“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留下他父亲,也许是想让他们父子和解也许是为了别的原因。但是,我相 信你那么做一定有你的原因。” “展倩……”安夏儿有点动容,无论发生什么展倩似乎总是会第一时间相信她。“但是你还记得当年你救祈雷的那件事么?”展倩目光坚定地看着安夏儿,“当时谁都认为你做错了,为了一个祈雷你不惜与陆白翻脸实在不值得,但是现在看,你当时做错 了么?并没有,如今祈雷成为了你和陆白的一个得力能手,如果当年他死了,你就失去了一名亲信和真心待你的同学。” “所以,相信自己,按你的想法去做吧!”展倩对安夏儿竖起一根拇指,给了她支持的目光和笑容。 安夏儿也笑了,“嗯,展倩,无论何时我都坚信,我上辈子一定做了许多善事才会有你这个闺蜜和朋友!” “哈哈哈!”展倩叉腰大笑,“是吧,没有人比我更有义气吧?比起叶沙丽还是我比较够朋友吧?” 安夏儿汗颜,“你怎么还在意那件事。” 当时在西莱时她说庆幸遇到叶沙丽运时,展倩可是吃醋的很! 展倩整整衣领,干咳两声,“不必,要在意,你陆少夫人最好的朋友必须是我!” “好好好,是你。”安夏儿直接妥协,“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跟让你帮我参考一下……” “嗯嗯,说!我一定给你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最有用的意见出来!”展倩闭着眼睛,手放在耳朵边,一副等着安夏儿说的架势。 “就是啊,我前几天接到一个电话……”安夏儿话没说完,展倩电话响了。 展倩拿一起一看,双目撑大,“裴欧?等下啊等下啊,我接个电话先……”两个多月联系不到裴欧迫切想要得知裴欧情况的展倩马上接起电话,“喂?裴欧?你在哪?为什么你电话打不通?老实交待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啊?你回来了?到机场 了?好好好,我马上过去!” 电话一挂。 展倩一边飞奔出去一边对安夏儿挥手,“不好意思小夏,有事下回再说,裴欧回来了我去机场接他……”话都没落人便从花园入口处跑没影了。 安夏儿向那边伸了伸手,“那个……刚才说,要给我的前无古人后面无来者的最有用的意见呢?” 最后安夏儿放下手,叹了一气,“算了,我自己想想吧。”裴欧回来了也是喜事,希望他跟展倩求婚。 叶沙丽送小朋友们跟家长离开后,回到花园,“公主?” 安夏儿回过神,“送完客了?” “对,小朋友们都跟家长回去了。”叶沙丽温柔地道,“公主你跟lulu小姐他们做的那个礼物,小朋友们都很喜欢呢,那些家长也是夸公主你有心了。” “那是他们客气,说到底也不过是些手工糖果,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安夏儿笑道。“没有的事,那可是公主你与lulu小姐亲手做的糖果呀,比钱买的都贵重。”叶沙丽说道,“毕竟现在的豪门夫人,名媛千金,可没有多少人会纡尊降贵亲自动手去做一些东 西。这可是公主你和lulu小姐的心意,再说能吃到公主亲手做的糖果,可是荣幸。” “叶沙丽你还是像以前一样会说话。” “公主,是实话。”叶沙丽恭敬地说。 “不过,他们喜欢就好。”安夏儿松了口气,又对叶沙丽道,“你在‘唯丽’的工作做得很好,我听华荣说了,所以,我也得谢你。” “公主,你这么说是折煞我了。”叶沙丽永远都当安夏儿是公主般尊敬,“我来到z国,公主给了我工作,给了我稳定的生活,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哎,算了,你总是这么客气。”安夏儿无奈道,“总之,以后有什么麻烦或困惑的事,直接打我电话,为了报答夏叔的恩情,我也会照顾好你。” “谢谢公主。”叶沙丽感动地微笑,“我知道了。” “对了,刚才展倩回去了,说是裴欧回来了。”安夏儿又说起一件高兴的事,“展倩与裴欧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希望这回能听到他们的好消息呢!” “是吗?我正奇怪怎么没看到展小姐!”叶沙丽也感动地双手捂起嘴,“原来是裴少将回来了,真是件高兴的消息,公主是说,展倩和裴少将这回会结婚么?” “会不会马上结婚我不知道。”安夏儿想起展倩说过裴欧送给她的戒指,“不过这回,裴欧应该会向她求婚。” “是吗?那太好了,真为展小姐高兴!” “对,为她高兴。”安夏儿弯起眸子笑道,“展倩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了!”“嗯,展小姐确实是非常的人。”叶沙丽是个心地极美好的人,对于欣赏的人不留遗地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