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3章 爹地去哪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03章 爹地去哪了?

“但叶沙丽你也是我重要的朋友,你可是我从小的玩伴呢。”安夏儿回头看着叶沙丽,伸手将叶沙丽的一缕头发拨向肩头,“我同样也希望你能遇到意中人,以后有个幸福的家庭,这样我才对得起夏叔,所以,叶沙丽你若遇到了喜欢的人,别顾忌什么,一定要去追求。” 叶沙丽脸红着摆手,“公主,我我我没有意中人……公主别为我操心了。” 当晚,陆老吩咐厨房做了非常丰盛的晚餐为陆佑天接风洗尘,接待这个儿子的回国。 但是,陆白得知陆佑天留了下来不愿与这个父亲面对,离开了浅水湾。 餐厅的华灯下,陆老看着餐厅两边的人,“陆白去哪了?” “陆老,大少爷在下午那些客人离开后也开车出去了。”魏管家汗颜着,“因为大少爷是自己开车出去的,去哪他也没说。” 陆老又拿出手机打了个陆白电话。 电话没人接。 “真是不像话。”生气地将电话放下,陆老沉着张脸道,“好歹是自己父亲回来了,不在家用晚餐去外面做什么,还不接电话!” 魏管家沉默着:恐怕就是因为老爷在,大少爷才离开,大少爷不想跟老爷坐在一起用晚餐啊。 lulu转动着小脑袋左右看看,“咦,爹地去哪了?” 安夏儿抚了下她的脑袋,“爹地他……可能有事出去了,乖,今天爷爷刚回来家里,我们先吃饭哈。” “嗯嗯!”lulu点头。 陆宸陆玺没有说话,今天下午在花园时,他们是看着安夏儿与陆白吵架的。 这在他们眼中,爹地妈咪是第一次吵架,他们知道,是因为爷爷的原因,爹地不高兴他们妈咪将爷爷留下来了。 但对于安夏儿来说,陆白父亲第一次来他们的家,她真不好让他父亲走。 安夏儿对陆老和陆佑天说,“爷爷,父亲,先吃吧,等下我出去找他。” “哈哈哈!”陆佑天大笑起来,“他果然还是像以前一样,如今我留在你们的家里,是否给夏儿你和陆白添麻烦了?” “没有,父亲。”安夏儿温婉地微笑说,“我也会劝陆白的,如今你和爷爷是他嫡系的两个最亲的长辈,他不能失去你们,他会想通的。” “我在圣兰幼儿园时就说过,夏儿你给陆家生下三个孩子,又贤惠持家,无论对于陆白还是陆家,你都是有功劳的。”陆佑天说道,“如今看到陆白能娶到你这位儿媳妇,我甚感欣慰,尽管陆白现在不待见我这个父亲,但我也为他高兴。” 小段和林尼娅已经返回公寓那边去了,陆佑天留在九龙豪墅,他们自然便在外面等候他们头儿了。 而陆佑天对于安夏儿这个满意的儿媳妇,他也是与陆老一样称她为‘夏儿’。 为表一家人的亲切,安夏儿也称他为父亲。 虽然陆白并不高兴她这么叫陆佑天……但如刚才所说,陆白嫡系的长辈也只有陆老与陆佑天这个父亲了,当年的事即已过去,而陆佑天看着也不似恶人,想必当年的事事出有因,安夏儿自然是希望陆白与这个父亲和解的。 “谢谢父亲的夸赞,我还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够好,但我会努力。”安夏儿端起面前一杯酒,“这一杯代我和陆白敬父亲,欢迎父亲回来。” “好,虽然我见夏儿已经不是第一天,但为今天你能叫我父亲,以及与三个孙儿我相认,确实值得庆贺!”陆佑天端起酒杯一杯干了。 “哈哈哈!好!夏儿果然是我陆家的少夫人,大方识体!”陆老非常高兴,又对三个孙儿说,“你们不能喝酒,但是可行以水和果汁代酒,来啊,魏桐,给小宸小玺和lulu倒是果汁,让他们敬佑天这个爷爷一杯。” “是。”魏管家过来给三个孩子倒果汁。 “是,太爷爷。”陆宸陆玺点头。 “哈,果汁果汁?!”lulu一向爱甜甜的饮料,只是平时安夏儿限制着她能喝的量,这会听到有果汁脸上顿时便笑开了花,忘了下午被陆白吓着的情形。 “敬爷爷,欢爷爷回来!”两个小少爷和lulu对陆佑天举起杯子,陆佑天看到三个孙儿齐齐向自己举起杯子,脸上早已经红光满面,一脸长辈的幸福。 除去陆白不在,这一晚为陆佑接风洗尘的晚餐可真谓是热闹而欢喜了,而安夏儿一直以为陆白只是爱喝酒,却不曾想到是有遗传的因素,因为陆佑天也同样能喝,当晚他与陆老喝了不少,依然脸色不动,神志清醒,从陆白结婚一直谈到安夏儿生下孩子,又谈到安夏儿回去西莱三年的事,之后再度与陆白相聚,陆老都一五一十地跟陆佑天说了…… 安夏儿没有参与陆老和陆佑天后面的酒后饭题,因为用过餐晚她便出门去找陆白了,而陆宸陆玺和lulu明天要上学,九点过后也准备睡觉了。 但当晚陆宸陆玺被保姆送回房间后,一个小时间都没有睡着,两个小少爷始终对于安夏儿和陆白会因为爷爷的回来而吵架感到不可思议。 “去问问吧。”陆宸说。 “问谁?太爷爷?”陆玺扭头看着旁边另一张床上的陆宸。 陆宸坐了起来,“不,直接去问爷爷吧,问妈咪或问太爷爷他们都不会说。” “对呢,总觉得我们是小孩子,不会跟我们说大人的事。”陆玺也坐了起来,不满地说道,“但我们也有知情权。” “我从没见过爹地那样对妈咪说话,我还是想看爹地和妈咪恩爱,就算他们经常在我们面前亲亲我我,但我也觉得那样比较美好。”陆宸说,“我不想看他们吵架。” 而且,爹地也从未有过下午那样的脸色,简直将lulu吓着了。 到底有什么事导致爹与爷爷关系那么差? 明明是父子。 就像爹地对他和陆玺那样严格,他和陆玺经常抱怨,但他们兄弟打从心里还是尊敬和爱爹地的,有什么事不能原谅的呢,会让爹地那么恨爷爷呢!而且他们看爷爷也不像是个很讨厌的人,相反,是值得尊敬的,为了看望他们和lulu,爷爷都降低身份跑去他们幼儿园当园艺工呢! 爹地可不会舍下工作,专门跑到幼儿园去看他们学校的环境! 旁边陆玺已经下床开始穿外套了,“别想了,反正我们是想不到通的,直接去问爷爷吧,爷爷那么喜欢我们,我们问什么他肯定都会说的。” 陆宸的考虑一向比陆玺多,听到这,也回过神点头,“好。” 两人穿上外套打开了房间门,偷偷瞄了一眼外面没有女佣在后,便悄悄地走向陆佑天所在的房间了,下午妈咪的安排他们都听到了,爷爷的房间就在他们旁边。 陆玺敲了敲门,里面传来陆佑天不急不徐的声音,“进。” 原来爷爷也还没睡? 两个小少爷对望一眼,拧动金色的门把手,开门进去。 陆佑天与陆老二十年未见,父子俩把酒言欢,一直喝到十点多才结束,此时陆佑天也刚回房间不久,甚至没有洗澡,正站在窗边抽着根烟看着外面的夜色。 外面星光与月光同在,这样好的夜色在这个季节实属少见,外面的月光映照在他刚毅的脸庞上,他浓眉深目,即使到了这个年纪也有着非凡的气质与长相,这越发让人暇思,年轻时候叱咤风云的他该是怎样的引人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