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5章 更重要的事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05章 更重要的事

两个小少爷表示,除了陆家的堂亲以外,他们可没有见过亲叔叔或亲伯伯啊! 陆佑天听到这个问题,脸庞顿时又沉默了下来,陆宸塾不知,这个问题才是真正将陆佑天给问着了,那是他心底最深的伤,他至今无法原谅自己的一点…… 但如陆玺所说,对于两个爱孙的问题,陆佑天怎么着都会回答他们。 “你们奶奶……”陆佑天提起死去的妻子,眉头拢着,缓缓说下去,“她是z国与法国的混血儿,姓慕,是慕家老太爷与一名法国女子所生的女儿。我娶了她,所以才有现在陆家与慕家的亲戚关系。” 原来,陆家与慕家的关系,是这么来的? 陆宸与陆玺有点惊讶。 他们一直知道陆家与那个慕家有所关系,但家里也一直没有告诉他们,陆家与慕家到底是个怎样的关系,原来……是因为他们奶奶。 “你们奶奶很漂亮,在我眼中,她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女子。”说到逝去的爱妻,陆佑天五十多岁的脸庞上带起岁月不曾淡去的幸福,“当年第一眼见她我便爱上了她,她也爱我,我们两情相悦,从认识到相识到结婚,没有任何阻碍。” 结果后面他们夫妻唯一的一次挫折,便是生死相离。 这跟让一对蜜月中的夫妻突然生死别离没有什么两样,那不是痛苦两字能形容,是天地毁灭般的重创!换了别人,另一方未必能活下去,跟着殉情而去,才是常理。 但他陆佑天却活下来了…… “之后,因为一次意外。”陆佑天在孙子面前,用轻描淡写的方式叙说着沉重到无法呼吸的过去,“你们奶奶离世了。” “……”陆宸陆玺愣了愣。 “原来,奶奶不在了。”陆宸有些意外地道,“怪不得我们没见过。” “那是肯定的,如果她在的话,怎么可能不来看你们三个如此可爱讨人喜欢的孙儿呢哈哈哈!”陆佑天爽朗地笑道,“不过如今看到你们爹地娶妻生子,儿女满全,事业有成,你们奶奶在天堂定是无比欣慰了!” “嗯。”陆宸微笑着。 他们爹地果然厉害呢,能让爷爷这般自豪。他和陆玺现在可没做到让爹地这么满意啊! “那……爷爷还有一个孩子呢?”陆玺又问道,“爹地还有什么兄弟么?” 陆佑天停顿了下来,看着陆宸与陆玺,仿佛心里作着一些挣扎与思量,挣扎着怎么平静地说出小儿子的死,以及该不该跟天真可爱的孙子们提起自己的过错。 但最后他还是回答了陆宸陆玺的话,“有,陆白本来还有一个弟弟,小陆白一岁,如果他还在的话,你们该喊叔叔。” “爷爷,什么意思?”陆玺觉得像听到了什么不太好的字眼。 “很可惜,他还没有活到成年就离开了。”陆佑天想起15岁便死在他下令展开的枪火弹雨中的陆商,心里有深深的愧疚,“他是和你们奶奶一起走的。” 陆玺看了一眼陆宸,心里有所思想。 陆宸眨了眨眼睛。 他本就擅于思考,这会不可能没有什么想法。 若说他们奶奶离开了,可能是因为什么意外,但如果他们那个小叔叔也离开了还跟奶奶一起离开的,那就绝对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了。 再加上他们爹地跟他爷的关系……年少的陆宸总觉得,这之间有所联系,那就爹地与爷爷关系如此差可能与奶奶和那个小叔叔离开的事有关。 “发生什么事了吗。”陆宸问,“还有,爹地跟爷爷你关系不好,也是因为奶奶和那个叔叔的关系么。” “爹地从未跟我们提过奶奶和那个叔叔的事。”陆玺也说,“是因为那件事吗?” 陆佑天深深地叹了口气,垂下眼睛,“你们……真是机灵得令人无话可说,怪不得z国的媒体总在说陆家两个小少爷如何聪明过人。原来如此。” “……” 陆宸陆玺默了默,低了低头。 他们,是不是问了不该问的? “不过,确实如此。”陆佑天又笑说,“陆白跟我关系差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们奶奶和叔叔的关系。” 果然么?陆宸陆玺又抬起脸,有点震惊。 “那爹地为什么又会讨厌爷爷?”陆玺刚说完,陆宸便用手暗下撞了下他,依陆宸看,奶奶叔叔的死多半与爷爷有关,还是别问了。 但陆玺已经问出口了,而陆佑天又跟他们说了不少当年的事,不差这一点了,他点了点头,“可能爷爷的回答可能会导致你们对爷爷的印象也变差,但那是我的过错,没什么好掩盖的。对,你们奶奶和叔叔的死,是我造成的,确切地说,是我间接造成的,当年发生了一些事,导致你们奶奶和爹地以及叔叔被坏人绑架了,之后的过程我不便与你们详说……但总得来说,你们奶奶和叔叔的死,是因为我,失去母亲与弟弟的陆白,他自然恨我这个父亲。 所以,陆白恨我,我也无话可说。” 看着陆佑天沉重而内疚的神色,陆宸陆玺心里汗了汗,果然啊,果然是与爷爷有关啊,他们果然不该问这个问题。 陆宸想着该说两句安慰爷爷的话,“但是,爷爷不也说了是意外么?那爷爷也不是故意的吧?所以,爹地一定会原谅爷爷的。” “要陆白原谅我,那不是件容易的事。”陆佑天说,“因为他与他的弟弟,也如你们两兄弟的感情一样好,并且他也爱你们奶奶。所以,今天他不欢迎我回来,我完全能理解。” 陆宸看向陆玺,陆玺也看向陆宸,爹地跟死去的那个叔叔感情很好?像他们一样? 那怪不得了。 如果他们对方一个出事,或者是妈咪出事了,他们估记也不会那样算了。 这么一想,陆宸陆玺顿时就明白了爹地看到爷爷时为什么那么生气了! 最后陆佑天又说,“我这一趟回来,就是想看看你们俩和lulu,根本没有想过陆白会原谅了,虽然过去了二十年……”他叹了一气,“如果看到了我的三个孙儿,以及知道你们爹地娶到了一位好妻子,我已经放心了,心愿已了。” “心愿?”陆宸问他,“爷爷没有别的心愿了吗,你不想让爹地原谅你么?” 陆佑天愣了一下,而后点头,“嘛,别的心愿当然还有,那也是我如今唯一要去做的事……但关于家人的心愿,基本已了。我这一趟回国的时间不是很长,过几天,也会再离开。” 他当年做过什么他自己清楚,压根就没期望陆白会原谅他,这一趟回来看到家人都平安,子孙满堂,他很满足。 “爷爷还要走么?”陆玺问,“陆家不是你的家么?” 人难道不该留在家里?陆玺想。 “陆家确实是我的家,但比起回家……我还更重要的事要去做。”陆佑天面庞温和,在他去圣兰幼儿园以及来浅水湾之前,小段已经帮他化过了妆容,将他眉头那道可怕的伤疤掩盖了,这让他的面庞看着不会那么有冲击性,亦不会吓倒小孩子。 陆玺犹豫着,他们现在是该像妈咪一样说句留下爷爷让爷爷不要走之类的话,还是不要管大人的事了?虽然他们现在对爷爷的印象不错,可是他心里是比较害羞的,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好。 在他看向陆宸时,陆宸看着陆佑天也没说话,应该与他考虑着同样的事情。 最后,陆宸弯起粉嫩的唇笑,“前几天在幼儿园,爷爷不是说你来我们学校的目的是想见见我们以及抱抱我们么?爷爷还没有抱我和陆玺吧?”

下一篇   第1706章 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