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7章 喝酒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07章 喝酒

安夏儿希望陆白说的只是一时的气话,他还是爱她爱得难分彼此。 不会因为他父亲这件事便质疑了她。 费洛朗姆酒店,贵宾层。 展倩借出来去洗手间的档头给安夏儿打了电话,之后一直在外面等安夏儿过来,十分钟后,安夏儿终于打来了电话。 “我到了酒店外面,你在哪个位置。”电话里安夏儿问。 展倩说了一个楼层以及所在的包间后,很快,安夏儿心急如焚地上来了,后面跟着上来的还有秦修桀。 “小夏你终于来了。”展倩迎上来,指了指后面包间的门说,“我问陆白你怎么没来时,看他脸色就不对劲,你们真没事么?” 安夏儿愣了愣,说,“大概就是下午我跟你说的那事吧。” 展倩也愣了一下,“就是你留下了他父亲的事。” 安夏儿微叹。 “这才多大的事,他与他父亲关系不好,但你得情面上必须过得去啊,难道跟他一起仇视他父亲。”展倩不知陆白与他父亲的事,便觉不公平,“这点事,陆白都理解不了,他……” “咳。”旁边秦修桀咳了一声,提醒着别在他面前讲他上司的坏话。 展倩咽了咽,将安夏儿拉到一边,“陆白和裴欧,已经喝了两个小时间了,我和裴欧晚饭都没吃,接到陆白的话裴欧就拉着我出来了,他们有什么事过几天再谈吧,你快把陆白带回去,我要等裴欧跟我求……求婚……” 纵使强悍如展倩,在说到婚事上面,也显现出一个女人的娇羞。 安夏儿不禁好笑,“好,我这就和陆白走。” “拜托拜托了啊,咱下回再聊。”身后展倩双手合十,道歉和请求,她等裴欧这次回来等了太久,虽然才两几个月但仿佛却像过了几年。 安夏儿敲门时回眸对展倩笑了一笑,而后听到包房里的应允声才进去。 展倩一看,秦修桀也留在了外面。 刚才展倩和安夏儿的话秦修桀已经听到了,他笑笑说,“原来裴少要跟展小姐求婚了,真是喜事一桩,陆总现在将裴少叫来是打断你们了。” 展倩看着陆白这个永远都是西装笔整的特助,有点尴尬,“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陆白跟小夏是不是吵架了,所以才通知小夏过来。” “陆总跟少夫人确实闹了点矛盾,过来之前少夫人正打算打电话给展小姐,展小姐的电话算是来得及时。”秦修桀道。 “是么,那就好,那就好……”展倩呵呵两声笑,转过身后,脸色更烫。 她是不是话没说话清楚? 怎么从他们的话来听,像是她嫌陆白在这个时候将裴欧叫出来了?其实她打电话给小夏,担心更多是小夏跟陆白吵架了! 虽然,她确实希望早点听到裴欧跟她求婚……而以…… 怀着期待,展倩的脸越垂越低,上回裴欧走之前留给她的戒指,令她太怀希望了! “不过,我认为陆白这时候出来找裴少可能并不是主要为喝酒。”身后秦修桀突然说。 “什么?”展倩一转头看向背着手站得笔挺的秦修桀。 “前几日,裴少回来之前跟陆总通过电话。”秦修桀说道,“好像在讨论关于转业的问题,这次他们出来喝酒,应该是讨论这个问题的。” “转业?”展倩一双大眼睛眨了眨,“你听错了吧?是创业吧?” 裴欧如今身为少将,功绩丰伟,前途无可计量。 而且他又是裴将军的儿子,如今hn辖区的第一权柄,如何能转业? “嗯?”秦修桀也微微疑惑。 “之前我和裴欧谈过这个问题,为了将后退役后不那么无聊,我们考虑着退役后就去创业!”展倩说到他们将来的打算是,一握手,眼里冒出激情来,“对,就像陆白和小夏一样,以后从商也不错。” 虽然她现在已经有了一家报社,但是,还不够! 秦修桀沉思了一会,点头,“那可能是我听错了吧。” “嗯嗯!”展倩环着手直点头,“毕竟当年让我再次当军医的人可是他啊,他怎么自己先去转业呢!” 包间内,灯光并没有开得敞亮,只有卡座区开着灯,暗红的真皮沙发是壁灯的映照下显出一片微微暖红的视线画面,两个成熟高大的男人坐在两边,迷离奢华中一派休闲画风。 陆白给自己杯子倒了杯酒,“那个安保公司么,里面有你信任的人最好不过。” “是一个之前受伤而退役的部下所开。”裴欧说,“这几年我了提供人脉以及介绍不少雇主过去,经营得不错,加上工作上从未出过差池,顾客的风评也很高,没什么大问题。” 又道,“不过当时去西莱找安夏儿小姐时,你不是让那个安保公司派人去西莱搜寻过安夏儿和‘黑色所罗门’成员的消息?” “是么。”陆白酒杯送到唇前,停了一下,“但我对外人很难产生信任,帝晟旗下也收购过好几家发展中的科技公司,包括国内外,但凡我收购的公司,原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我会一次性大换血,从总部派人过去接管。” “可怕,但你的铁腕作风适用于你的公司。”裴欧几分慵懒撑着额边,“也有很多机构,经营是建立在相互信任上面。” 陆白不语,也不反对。 裴欧被南非阳光晒成小麦色帅气的脸庞上,嘴角撩起一个弧角,“对了,今晚你怎么没和安夏儿小姐出来,我原以为我们会各自带上自己女人出来?” 陆白拿着杯子的手再次停了下,但同刚才展倩问起时一样,他没回答将杯里一整杯酒喝完了。 “说到聚会。”裴欧露出一脸婉惜,“听展倩说,今天你们在家刚为小宸小玺他们办了一个周末聚会?把他们的同学和老师都请来了?” “对。” “难得啊,我之前去一趟你家你都恨不得将我赶出来,现在你居然会同意在家里举办什么小孩子的聚会?”裴欧笑了,“果然,还是安夏儿小姐的主意吧?能让你妥协你绝不会妥协的事,除了安夏儿小姐也没谁了。” 陆白拿起那瓶价值昂贵的白葡给裴欧倒了杯,之后又给自己杯里添上。 裴欧看了看他们的杯子,“喂,你不是说要养生么,一次喝这么多不像你的作风啊。” 之前的陆白这样喝酒并不奇怪,但之后陆白对酒量有所控制,已经不会喝那么多了。 陆白嘴角划起一个淡然的微笑,似冰雪般脱俗,“我为从南非回来的你接风,特地开了我这两瓶酒,你反倒有意见了。” “不不不。”说到这两瓶惦记已久的陆白所收藏的酒,裴欧赶紧拿起杯子对陆白举起,“这我得谢你,感谢陆总你如此大方将你这两瓶酒拿出来啊!” 举起杯子也一饮而尽! 陆白轻笑,也浅饮了口。 裴欧杯子放下,再次问起了一个陆白烦透的问题,“对了,听展倩说,你父亲今天回来了?今晚你们应该为你父亲接风洗尘吧?” 换了别人问这个问题,陆白会恨不得宰了他! 但陆白知道,以裴欧的脸皮他动怒也伤了不他分毫。 陆白冷嗖嗖地瞥了裴欧一眼,“你觉得我会欢迎他回来?” 裴欧眉角淌下两滴汗,“我知道你们父子感情不好……但是,表面的功夫总得做做,况且对于安夏儿小姐和你们三个孩子来说,他们是第一次见你父亲吧?” 陆白冷声发笑,“有那么一些人,你表面功夫也不想跟他们做。”

上一篇   第1706章 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