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8章 白月光的冷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08章 白月光的冷

“……”裴欧愣了愣,想起他们出来的时候才七点多,“我说,你该不会出来的时候没用晚餐吧?” “没有。” “我也没有。”裴欧道,“早知道我们该点餐啊,展倩应该也还没吃。” 说到这,裴欧回头望向门的方向,“啧,展倩不是去洗手间了?这女人去洗手间是要去半个多小时?” 刚说,传来了敲门声。 裴欧眉头皱起,就等着展倩回来点餐了,便对门那边道,“进来吧!” 回头他按下桌面的服务铃准备叫服务员送菜单进来,一边对门外进来的展倩说,“你上个洗手间居然用半个小时,确定你是个军人?饿了吗,过来点餐吧!” “点餐?你们还没吃晚餐么?”后面传来安夏儿的声音。 裴欧回头看去。 只见从门外进来的人是安夏儿! 陆白拿着杯子的也一怔,目光停顿在桌面上。 安夏儿穿了件黑色的长外套,简洁的大牌剪裁保暖又显身段的美好,黑发如瀑布垂下,几乎与衣服浑为一体。 脸颊一侧的头发挡住了她脸上的伤,只见三分之二的皎美的面孔,如星如月。 “原来是安夏儿小姐?”裴欧露出笑容,“你怎么来了,刚才我还跟陆白谈起你呢。” “我当然过来找他。”安夏儿看向陆白,也带着微笑走来,“原来裴少真回来了,下午看展倩慌忙而去,看来确实去机场接你了。” “对,下场刚到,没来得及参加你们家孩子的周末聚会真是遗憾啊哈哈!”裴欧大笑道,他的笑容总是俊魅无比,又尤如桃花绚烂,带着太阳耀眼的光芒。 他这回从南非回来,人晒黑了一些,便这完全不影响他的帅气,相反多增了一点男性的硬朗性感。 这画风,与陆白那永远高如白月光般的存在是完全不同的! 外人看陆白,是总冰冰冷冷的,即使他偶尔显露出来对女士的绅士也透着疏离。 “哪里,裴少既然回来了,有空和展倩上我家坐坐便是。”安夏儿道。 “当然当然!” 在裴欧的笑声中,安夏儿看向陆白,“你们还没用晚餐吗?空腹喝酒对身体不好,叫服务员上来点餐吧,等你们吃完再回去。” 陆白没说话,也没看安夏儿,依然啜饮杯里的酒。 安夏儿眉头皱起。 “放心,已经叫服务员了。”裴欧说道。 很快,服务员果然进来了,拿着皮质的高档菜单,“请问是点餐吗?” “对,把菜单拿过来。” 但当服务员将菜单送过来时,陆白却一口气喝完了杯里的最后一口酒,之后站了起来,一句话也没说,直接从安夏儿身边走了过去,走了。 安夏儿看向他走出门的背影,愣了愣。 “陆白,不吃了?”裴欧惊讶看过去。 安夏儿回头说,“那裴少你和展倩慢慢吃吧,我们先回去。”“好吧,改天有空聚聚!”裴欧没有过多问他们夫妻的事,但看到安夏儿来,便是知道展倩是出去通知安夏儿了,安夏儿走后便对着门外敞开嗓子一喊,“站外面做什么,还 不进来?” 展倩闻声从门外奔进来,“嚷什么,我这不跟小夏说几句话么……” 安夏儿和陆白来到车前,安夏儿说道,“还是吃点东西吧,你没用晚餐就出来了,一直跟裴欧在喝酒。” 陆白没有回头,清站地站在前面,唇边一笑,“你还知道关心我?” “你在说什么。”安夏儿皱眉,“你出来莫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因为我留下你父亲的原因。” “我父亲?”陆白的笑意更甚,“你不是也已经称父亲了么?” 安夏儿憋着一口气,差点被气吐血。“都说夫唱妇随,这话自然有些倾于男权主义,但作为一个妻子,不顾丈夫的心情私自叫一个人为父亲。”陆白停顿了一句,后面吐出句讥诮言语,“你是太不把我当回事, 还是太想认一个公公?”“陆白!”安夏儿痛心叫道,“你何必说这么难听呢,我为了谁,我留下你父亲不过是想让你们父子和解,我知道你恨他,但过去的事你为什么不能让它翻篇了?你不是答应过我要走出当年的阴影么?他当年做那个决定,是迫不得已吧,陆白,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心存一个念头。如果当年他没有下那个决定,恐怕你跟你母亲以及你弟弟就真的 一起出事了,我这辈子都遇不到你了!” 陆白手紧紧握起,回过冷若冰霜的侧脸,瞳孔放大,“那你是说,我妈跟陆商的死是应得的么?” 看到他的脸色安夏儿吓了一跳,她声音顿了一下,“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你也许可以试着原谅你父亲。” “如果有人害死了我,你也可以原谅他,对吧?”陆白的脸色已经不对劲了,他妈和弟弟的死仿佛是他心里过不去的坎,安夏儿一句话便揭开了他心底的伤口。 “陆白你在说什么?我从未说过那样的话,你也不能打那样的比喻!”安夏儿激动起来,眼睛突然就红了,“你还把我当妻子吗?上回你还答应过我不会再对我口出戾言!” 在她去他书房找那本书时,陆白当时的话就伤了她。 她只当陆白一时冲动。 却不想过去多久,陆白已经完全忘记了他的话! 对于安夏儿的话,陆白嘴角冷冷勾起,回身看着她,“那你可曾问过你自己,在你私自作决定留下我那个父亲时,你有把我当老公么?” 安夏儿眼睛瞬间瞠大。“我容忍你,爱护你,是因为我们是夫妻,你什么脾气在我这我都可以不当回事。”陆白眼底冰凉一片,目光无情扫过安夏儿的脸,“但你以为,这天底下除了我,还会有哪 个男人愿意容忍你?” 他上车了,甩上车门车子消失在夜色中。 安夏儿站在原地,心像坠落了谷底,那个对她好到让她觉得幸福到随时死掉都值得的老公,怎么能又怎么会对她说这么过份的话? 就像是心里蕴着一片美好彩虹的泡泡,一瞬间破了,回到了无情的现实。 难道,这么些年……她都在做梦么? 他对他的那么好,那些温情,都只是他在忍耐她?只是感情于小时候她救过他? “……少夫人,上车吧,我送你回去。”秦修桀见陆白走了,低下头催安夏儿上车。 安夏儿迈不动脚步,一阵凉凉的夜风吹来,她脸上落下两行泪。 所谓心碎的感觉是什么? 便是心空了。 里面什么也被掏走了。 当晚回到家后,安夏儿看到了玄关处陆白的鞋子,他回来了。 菁菁和小纹在等着她回来,显得已经等了好一会了,这会迎上来,“少夫人?你怎么才回来了?在外面没跟大少爷碰上么?” “大少爷刚才已经回来了!”小纹说。 安夏儿没说话,心里沉痛,默默地换了鞋子。 “这双是香奈儿的羊皮鞋子,得好好保养,少夫人我先拿上去吧。”小纹又将她换上的鞋子专去洗衣房做保养了了。 安夏儿穿着棉拖走到地板上,脚底传来的舒适感告诉她,这是到家了。 但是,陆白的话,却让她感觉这个家是否也是他施舍给她的? “少夫人?你这是怎么了?”菁菁看她脸色不太好。 安夏儿停下脚步,低着头,“他睡了么?”“不……大少爷好像去lulu小姐房间看她了。”菁菁说道,“陆老和老爷倒是休息了。”

上一篇   第1707章 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