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9章 心碎得彻底!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09章 心碎得彻底!

这么晚了,陆老和陆佑天睡了也是正常的。 菁菁看着安夏儿背影,“少夫人,到底怎么了?你怎么不是跟大少爷一起回来?难道你出去没有找到大少爷?” 安夏儿苦笑,找倒是找到了……不过,他撇下她自己先回来了。 安夏儿什么也没说,只是交代,“菁菁,让厨房准备一些吃的吧,他喝了一晚上酒,应该没有用晚餐。” “啊?大少爷还没吃晚饭?好,我马上去交待厨房。”菁菁马上去了。 安夏儿抬动沉重的脚步上楼,经过lulu房门口时,她看到房门开着,里面却没有开灯,透着走廊里的灯光,她看到陆白的身影坐在lulu的床前,低低地在跟lulu说话: “对不起,下午是爹地不好,爹地不该吓你,请你原谅我吧……” 他在为白天吓着lulu的事道歉。 低沉的声音充满懊悔,充满对女儿的愧念。 他甚至都没有开灯,只是担心开灯会影响女儿休息。 安夏儿还抱着一丝希望,也许他会跟她解释,就像他向lulu道歉一样,他也会为今晚那些过份的话向她道歉……如果这样,她都会无条件原谅他。 她不得不承认,在这场和陆白的婚姻里,她处于被动了,因为她在意他们的爱情他们的家。 结果,当晚陆白并没去跟她解释什么,甚至她也不知他有没有回房睡。 第二天醒来,安夏儿觉得房里没有陆白的气息,刚从卧室出来菁菁候在外面。 “少夫人,你要吃早餐吗?” “他。”安夏儿抿了抿唇,“陆白吃了么?” “这个,我正想跟少夫人说……”菁菁脸上露出难色,“大少爷他,昨晚走了。” 安夏儿整个人都愣了,眼睛撑大,她听到了自己声音在颤抖,“你说什么?他昨晚走了?” “是……昨晚我让厨房刚做了份夜宵,大少爷没吃就走了。”菁菁拢着眉看着安夏儿,“少夫人,我怕你睡不好所以没通知你。这,到底是出什么事了?大少爷他……” 安夏儿如鲠在喉,她张了张口,心里苦涩难当,“他,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 “……” 安夏儿觉得身子有点站不稳。 若说昨天下午陆白的话让她心悸,若说昨晚在费洛朗姆酒店门口他的话刺伤了她,那此时,她就像被一把无形的刀刃给凌迟了。 心里冰凉的同时,又在倘着血。以前她听说过冷暴力,她一直对于这个词有些难以理解,按她的性子任何人不给她好看她都不在意,她都可以反击。但是,她没有想到她身边至亲至爱,让她第一次体会 到了被冷落的暴力伤害。 ——这种伤害堪比倒在真刀实枪之下!菁菁看安夏儿脸都白了,隐约查觉他们之间出了什么事,便不再继续过问,赶紧笑说道,“少夫人,不要紧的,大少爷他兴许是有急事出门了,早餐已经备好了,少夫人下 来吃吧。” 安夏儿没说话,面色苍白,这回心碎得彻底! 只是因为他留下了他父亲,他便是不想与她一起住了?如同嫌弃颜地将她留在了这个家里? “我,我还想再睡一会。”安夏儿将门关了起来。 菁菁看着眼前关上的房门,也站了许久,她举了举手想敲下去,但想到自己又没有什么言语安慰安夏儿,又将手收了回来。 大少爷和少夫人这到底发生什么了? “菁菁?少夫人还没起么?”小纹也上来了,“我看少夫人这几天已都瘦了,大少爷也真是……” 见菁菁一个人站在前面,小纹话停住,看了看前面的门,“喂,怎么了?你没叫少夫人出来。” “叫了,少夫人听到大少爷走了,脸色不太好。”菁菁叹气说,“少夫人跟大少爷这又是怎么了。” “还是少夫人留下了老爷这件事吧。”小纹撇了撇嘴说道,“因为大少爷一点也不欢迎老爷住在这个家里啊,虽说老爷只是想看看小少爷他们。”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少夫人在忍着什么,她……”菁菁紧握着手,“看上去很伤心。” 安夏儿关在卧室里收拾了一会自己的情绪,还是换好衣服下楼了,因为陆老和陆佑天在,她必须像个贤惠的妻子一样招待这些长辈。 整个早餐上安夏儿都面带着得体的微笑,查觉不到什么异样。 但菁菁却感觉她在强撑…… 对于陆老问陆白行踪的话,菁菁接过话替安夏儿回答道,“陆老,昨晚少夫人和大少爷回来后,便又走了,当时少夫人回房间洗澡了,所以不是少夫人不留下大少爷。”“他到底在想什么!”陆老脸色不是很好看,“昨天就算了,他今天也不想回家么?都说父子没有隔夜仇,如今他父亲二十年没回来,难不成他还不能跟他父亲好好说上几句 话?” 旁边陆佑天笑道,“父亲,我不在意,毕竟有如此可爱的三个孙儿欢迎我啊哈哈哈!” “爷爷你次!”lulu拿起一块面包递给陆佑天。 “好,谢谢我可爱的lulu。”陆佑天大方地接过小孙女的心意。 陆宸陆玺看着安夏儿。 不知是不是他们错觉。 总觉得,妈咪眼眶有点红呢…… 陆宸说,“妈咪,爹地是个大人,你不要太操心了。” “对啊,这是可是爹地的房子,他就是看到爷爷在才走的,但过几天肯定要回来。”陆玺也说道,“妈咪就不要担心爹地了。” 只有看到懂事的儿子,安夏儿才会绽开真心的笑容,她温柔点头,“嗯,你们快吃吧,等下还要去学校哦。” “是。” 三个孩子同声回答。 他们用过早餐后,便被菁菁他们送出门上学去了。 早餐桌上,几个大人却还是没用完,安夏儿看着陆老,“爷爷,是这些早餐不合您味口吗?我让厨房再换一下吧……” “不用了。”陆老闷愤道,“今天我和佑天准备回陆家帝都陆家一趟,陆白现在没回来,着实让我苦恼!” 安夏儿眨了眨眼睛,看向陆佑天,“爷爷……你们要回帝都?”“当然,我回来了一趟,怎么着也要见见陆家那些堂亲表亲之类的。”陆佑天说着,“夏儿,谢谢你的招待,不过我在你和陆白这个家呆不了几天,今天确实准备和父亲回帝 都一趟。” 这是安夏儿万没想到的,想不到陆佑天只在他们和陆白的家只呆了一天,过了一夜…… 当天上午下人在帮陆老收拾行李时,安夏儿找到了陆佑天。陆佑天正在看客厅里的一面照片墙,这照片墙是设在楼梯边上,极有艺术风格,照片上是安夏儿陆白一家人的照片,有他们五个人的合影,也有她和陆白的合影、更有孩 子们自己的照片。 陆佑天就像是在记住三个孙儿们的成长一样,一张张看过了这些照片,目光又在安夏儿与陆白合影停留,想着当时媒体传来陆白结婚的消息时,他也曾关注过。 “父亲。”安夏儿的声音自他身后传来。 陆佑天回过头,“夏儿是想再次留下我么?不用了,我确实要和父亲回一趟陆家。” “不,我不会强留,父亲是个爽快人,您若是想留下来也不必我多说。”安夏儿道。 “虽然我回来不久,想不到夏儿你倒是了解我。”陆佑天点头,叹息,“对,如果我要留下来,哪怕陆白不欢迎我,我也会为了看三个孙儿留下来。”“其实,我是想问父亲一些问题。”安夏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