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2章 病倒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12章 病倒了!

他心里没在想他那个父亲的事……倒是在满脑子都在想他与安夏儿的事!前两天跟安夏儿说过那样的话后,他不是没有反思过,他知道自己的话说得太重了,但他只是生气,生气在他面对他最恨的父亲时,自己的妻子竟然没有与自己站在一条 线上! “你果然不该回来……”陆白望着外面华盛顿的灯火,皱着眉头,“不是你,我跟她不会吵架。” 完全将他这次与安夏儿产生的矛盾怪在了陆佑天身上! 保镖没听清他说什么,“什么?” “没什么。”陆白回过神,“还没到起飞时间么?” “这个……陆总,要等降落的城市定下来才能决定飞行航线。”保镖说道,所以他刚才就在问啊,到底是不是直接回s城。 陆白剑眉顿时冷道,“降落的城市还用问我?” 他的家在浅水湾,他还能去哪? 不能他跟安夏儿吵了架他就真永远不回去了吧?那可是他的家!真是太不懂事! ——不像修桀一样会劝他回去。 陆白正郁闷‘果然不是平时随身带的保镖就不明白自己的心情’时,保镖却说,“秦特助那边打了电话来,说陆总你……你的父亲和陆老他回帝都了。” 陆白眼睛微眯。 ……原来修桀知道他带走了白夜行宫的几个保镖。 陆白笑,不愧是跟在他身边多时的特助,还知道送消息过来。“他们走了是好事,也不必我赶了。”陆白不客气说道,无论是他那个父亲,还是硬要跟他理论陆宸陆玺去幼儿园问题而留在浅水湾的老爷子,哪个他都希望他们离开了便 好! “只是,听说陆家这两天摆宴席,因为陆家其他亲戚要见见陆总你父亲的原因。”保镖又说道,“陆家那些亲戚的聚会,陆总您真不回去一趟么。” “不必了。”得到的是陆白无情的回答,“回s城。” “是,我去通知机务组。”保镖退了下去。 陆白拢了拢眉,他那个父亲和爷爷回帝都了,还要摆宴席与陆家的亲戚见面……这么说,他那个父亲就快要走了? 陆白识人的能力非常高。 前两天跟陆佑天来到浅水湾的那两个手下,他一眼便看出不是保镖,总而言之,那就是陆白笃定陆佑天现在是有要事在身的,不会一定留在z国! 想到他那个父亲也许就要离开了,陆白心里顿时好了不少,拿了份报纸掸开看起来。 空气中传来手机的来电话声。 他的手机。 飞机确定航线后便起飞,陆白接起电话便简洁道,“什么事,快点说。” “大少爷,是我。”打电话来的是陆家的金管家,听到电话接通了松了口大气,“你的电话终于打通了,请你快回一趟陆家吧。” “我不会回去。”陆白看着报纸,平静地道,“你们摆宴席,是你们的事,不必打电话给我了。” “大少爷!宴席已经摆完了,是陆老……”电话里一向冷静有加的陆家大管家声音都变了,“陆老病倒了,请你快回来吧!” 陆白眼睛睁大,“你说什么?” “陆老病倒了,刚才突然昏倒,现在已经送往医院了……” 陆白只觉头嗡了一下,大脑一下空白,虽然,虽然他常与这个爷爷争论不休,甚至对爷爷跟他们住在一起而不满! 但是,那可是他爷爷! 他最重要的长辈! 陆白电话一挂,直接对身边保镖说道,“赶紧通知机务组,回z国帝都!快!” “是,陆总!”另一个镖赶忙冲去机务组那边。 飞机到了z国帝都国际机场时,已经是早上八点多。 金管家带人开着车来接机。 陆白风风火火一出机场,看到金管家便问,“爷爷怎样了?” “大少爷,陆老还在医院,那边有华管家和老爷看着。”金管家脸色也带着担心,一边打开车门,“大少爷快上车吧。” 坐车前往医院的路上,陆白跟金管家问起陆老的情况。 据金管家所说,陆家前两天已经摆完了宴席,昨晚陆佑天跟陆老正在谈论他这一回离开的事,陆老对于陆佑天这回的离开很感概,也一直叹气。 之后,便突然倒地了,毫无预兆地进入了昏厥。 之后陆家上上下下都慌了,送陆老去医院,联系医生,又联系陆白…… 来到帝都第一中心医院时,陆老已经转到了住院部。 陆老所在的病房外面,聚满了陆家的一些亲戚,听到陆老病倒的消息,这些亲戚都来了,在场的包括陆釉也在。主治医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走后,华管家站在病房门口笑眯眯地对大家说,“感谢大家前来探望,刚才医生说了,陆老刚刚醒来必须多注意休息,大家还是不要打扰陆老 了,也先回去休息吧。” “华管家,陆老这是怎么回事?”有些堂亲长辈问,“平时他老人家身体好得很,怎么佑天一回来就病倒了。” “请问昨天陆老病倒时,谁在他旁边?” “为什么这时陆家的宴席,陆白没有回来?” …… 对于眼前堂亲们不同的问题,华管家也依然保持着微笑回答道,“很感谢诸位对陆老的关心,但刚才医生已经说了,陆老只是年纪大了,他病倒与老爷没有什么关系。” 陆家的主家太过强大,陆白也是帝晟集团总裁,千亿总裁,陆家的亲戚大部分都是忠于主家的。 但也会有那些人,注重利益。 比如见到陆佑天回来,便想着将来分到他们手上的财产就会变少了,而心生不满,怀疑陆老这回病倒是否与陆佑天有关。“还有,老爷这二十年在外面是有他的事情,至于是什么事现在不便说明。”华管家又道,“但陆老是他的父亲,他对于父亲只有关心,昨晚陆老倒下老爷是第一个将陆老抱 送上车,以及跟着来医院的人,大家就不必再怀疑什么了。” 有一些人便不着声了,但眼神总还带着些猜疑。“与别的豪门不一样,陆家是个和睦的大家族,希望从今以后也和睦下去。”华管家知道他们的心思,便微笑着告诫道,“况且现在陆老还在,刚才已经醒了,所以老爷的事 情大家就不必操心了,一切陆老自有定断。 最主要,大家别惦记着财产分割问题,因为无论老爷多少年没回来他都是陆老的长子,该是他的那一份谁都拿不走。” 而且老爷也不在意什么家产问题呢,华管家心想。只是,为了平衡整个陆氏家族,以及不让这些人动什么念头,陆佑天不能放弃他的那一份……起码陆老健在时,陆佑天不能放弃,他不放弃,陆家堂亲或分家的人才能一直 忠于主家。身具警职的陆釉说道,“华管家,有些人说出的话你别往心里去,陆老是我们的长辈,是陆家的栋梁,我们对他只有尊敬,他的一切决定我们也会遵从。我相信陆老这回病 倒与老爷无关,有些怀疑老爷的人,我看是没摆正自己的立场,主家的所有人,都是陆氏家族的主心骨。” 他话后,后面便响起起伏不停的认同声,“对,我们相信老爷。” “是么,大家还真是让人放心哪。”华管家道,“不然怎么说陆家是最和睦的大家族呢,陆釉啊,你也不愧是在堂亲中大少爷最看好以及最信任的人了!” “那是我的荣幸……” 陆釉话还没落下,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走廊另一边传来。 众人回过头!不是别人,正是陆白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