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4章 弥补!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14章 弥补!

陆白没说话,须臾,才看着窗外道,“我会回去……跟她道歉。”“老是伤害,再道歉,久而久之便回不到从前,多少有情人误在了口是心非这道坎。”陆老长叹,“两个相爱的人若最终却没能走在一起,这可是最悲剧的事了,陆白啊,你 与夏儿现在修正了正果,所以更要珍惜。” 陆白没说话……“其实本来我是想让你和你父亲一起随我回趟陆家的,也好化解一下你们父子这么多年来的心结。”陆老说道,“陆白,你没有想过,就算你一直恨你父亲,甚至再给他一枪 杀了他,又能怎样?你不过就是少个亲人而以,什么也得不到,你母亲和陆商也不会再活过来。” 陆白苦笑,“安夏儿也说过这话呢。” “本来就是这个理,既然这只是无谓的恨,何不结束了它?”陆老说,“心里原谅不了的事,那就试着忘记吧!” “那我妈,陆商……就那样死了算了吗?”陆白冷笑道,“被自己的丈夫或父亲间接害死,而那个害死他们的人却没有得到任何处置地活着?”“他得到了惩罚,二十年前你那一枪,险些要了他的命,即使抢救回来了他也尝受过皮肉之痛和锥心之苦。”陆老说道,“至于说‘活’着,陆白,我不认为你父亲现在活着会 好受,他一直以弥补。” “你说什么?”陆白皱眉看向陆老。陆老说起他调查到的一件事,“国际上有一种‘赏金猎人’的工作,专门抓捕一些通缉重犯交给国际警方,而其中有一个‘赏金猎人’组织专门搜寻并抓捕黑色罗门罗成员,那就 是你父亲他们,你父亲不可能是为了钱而去做那么危险的事,他去接那些随时都会丢掉性命的‘工作’,只能是一个理由, 那就是他想为你母亲和陆商报仇,和那些国际刑警一样,他要摧毁掉那个黑暗组织。” 陆白咬着牙,额头垂下的头发挡住了他的声音,“尽做些多余的事……他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他么。” 当年让人绑架他们三母子的‘毒蜘蛛’在瑞丹已经死了! 要说摧毁掉那个组织,他陆白不是没想过,只是他答应过安夏儿,那些人交给国际刑警的安夙夜他们,他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家庭。 “他没有想过要让你原谅,他只是想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陆老看着陆白,“所以佑天他已经尽量在弥补,在你母亲和陆商死后,他活着并不比你好受。” “那是他自找的……” 陆白牙咬得更紧了。 紧握的双拳微微颤抖。 在他心里,他那个父亲就是冷血无情的人,他根本不想听到他父亲在做什么弥补的事,因为弥补不了,死去的人也活不过来了。 继尔,陆白又笑了,“老爷子,原来你已经找到了他,刻意对我闭口不谈是么?” 说什么陆家这二十年没有他那个父亲的消息,都是假的。“对,我一直在让人找佑天,毕竟他是我儿子,我不可能真的不管了。”陆老长长地吁了口气,“我今天跟陆白你说这些,佑天他并不知道,佑天他也不知我知道了他在做什 么……而我也只是,不想再看到你们父子这样下去。” 陆白紧握的手松开后,转身过向病房门口走去,“我回趟陆家。” 身后陆老说,“看在爷爷的份上,看上我已经七十多接近八十高龄的份上,当年的事能不能算了?跟你父亲和解吧?” 见陆白不说话,陆老鉴于他的执著又退而求其次,“起码,在我有生之年,不要再对你父亲下什么杀手,能答应爷爷么。” “爷爷你休息吧。”陆白只是说道,没有回头。“我知道他想要为你母亲和陆商报仇,他迟早要走的,我没留他。”最后陆老说道,“在刚才你回来之前,我跟他说了让他想走就走,我有你和夏儿照顾,还有三个曾孙,家 里下人也多无须他担心……他明天早上的飞机,你若原谅他了明天就去送送你父亲吧!” 陆白走出去并直接关上了门。 陆老看着窗外面的淡金阳光,很是感概,其实他也不愿意再让陆佑天走。 他自己这把年纪了,自然是希望儿孙都在身边,但不让陆佑天走的话,他又知道陆佑天会有多痛苦难受,他只能去抓捕那个黑暗组织的人,他才有理由着活。 作为一个父亲,他不能难为儿子吧! 华管家推门进来,“陆老,金管家跟着大少爷先回去了,请问您刚才与大少爷谈得怎样了?” 陆老笑两声,“还能怎样,无非就说一些长辈该说的话,怎么决定,也得看陆白他自己,陆白他不是孩子了,他刚愎自用,凡事自有主张,别人也左右不了他。” “陆老既然尽力了,就行了。”华管家安慰道,“血浓于水,我相信大少爷他会想通的,毕竟当年的事老爷也出于无奈。” “对了,我住院的事你们没通知夏儿吧?”陆老猛地想起这一件事。 “请放心,没有。”华管家知道陆老的考虑,“你和老爷回来的那一天说过了,大少爷这两天不在s城,少夫人要照顾小少爷和小小姐。”“对,左右我现在也没事了,就别让夏儿丫头担心了。”陆老说,“再则,因为她留下了佑天的事而与陆白闹了矛盾,陆白一走就是两天,估记她此时心里也难受。希望陆白 早点回去向她赔个不是吧!” “儿孙自有儿孙福,大少爷和少夫人事他们自己会解决的。”华管家微笑说,“陆老您就别担心太多了,好好休息吧。” 陆白回到帝都陆家后,犹豫了很久要不要给安夏儿打电话。 但最终,他还是没有打,因为有些事他想当面跟安夏儿说明,所以最终只是给魏管家去了个电话,“我前两天去美国开会了,现在在帝都陆家,会尽早回去。” “大少爷,你总算来电话了,你不知道少夫人有多担心……”魏管家叹息着,“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陆白没说什么,挂下了电话。 他知道,他这一回对安夏儿说了多过份的话,他也不敢肯定安夏儿是否会原谅他,但眼下爷爷这边也让他担心。 他爷爷还在医院,医生说要观察一周才能出院,而他父亲明早又要离开的话,他这个做孙子的起码都得放下工作在医院陪上一周尽点孝。 考虑到被他言语伤害的妻子,他也得尽快赶回去,所以他最起码也得在陆家过了这个晚上,明天去医院看看陆老的状况如何,之后才能回s城。 当晚,陆白走到了小时候他的房间外面,在房间外站站了久久才推门进去,却不想,在里面看到了陆佑天。 “你在我房间做什么?”陆白冷漠地看着这个父亲。 陆佑天在修一台可以称之为‘古董机’的黑白电视机,这种电视是好几十年前的电视,早与现在这个高科技智能产品的时代脱了节。但电子产品一向是陆白小时候最爱的玩具,无论多贵重的东西,凡是到了他手上,他都会拆开看看究竟,就如这台黑白电视机,当年陆家刚购买回来没几天,便被几岁的 陆白拆了…… 而也正因为陆白从小对于电子的兴趣与深究,才会有今天帝晟横扫全球的智能产品问世!“只是回味一下从前。”陆佑天看了一眼倚在门口冷眼看着自己的陆白,收回视线,将眼前这台‘古董电视机’组装好后站了起来,“记得你三岁时拆了这台电视,我骂了你一顿,因为在当时我看来,你只是在破坏东西而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