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6章 我不会去送他!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16章 我不会去送他!

空气有一瞬的安静。继尔,陆白再次发出讥诮,“一个回来一趟都没去给逝去的妻子扫墓的男人,心情会沉重?我与我妻子的事轮不得你指手划脚,这会你应该去陆商和我妈咪的墓碑前磕上几 个响头!”“我不会去。”身后陆佑天目光坚毅,说出他的决心,“那个黑色所罗门一日不除,我便无颜去见你母亲和陆商,我早已发过誓在彻底除去黑色所罗门之前,我不会去给你母 亲和陆商扫墓。” 陆白愤然而去。 房间再度安静了下来。 陆佑天拿起地上那把枪,面容从紧皱眉头到缓缓放松,他看着手上这把枪,“陆白,你也许没认出……这把枪便是当年你向我开枪的那一把,我一直保留在身边。” 为了就是告诉他自己,他决不能死在其他人或那些罪恶份子手上,他这条命只能由他的儿子来取! 但刚才陆白没有开枪,陆佑天却是意外,因为在刚才他将枪递给陆白时他已经作好了这一趟会死在陆家的心理准备! 想到陆白的话,陆佑天垂下眼睛苦笑一声,“背负着沉重的罪活下去么?确实沉重……太沉重了。” 林尼娅打了电话过来。 “头儿,确定明天离开是么?那我们去陆家接你……” “不必了。”陆佑天说道,“去帝都机场等我吧。” 陆白黑着脸从他以前的房间出来后,大步生风,烦脑地扯松脖子上的领带,非常后悔! 果然,他刚才就该开枪!留着他那条命让他背负着罪活下去?可刚才他那个父亲的脸色,明显就是想跟那个黑色所罗门干到底的决定,黑色所罗门的人有多狡诈他陆白清楚得很,若到时他这个该 死的父亲没死在他手上,倒死在了黑色所罗门人的手中…… “该死!”陆白再度咒骂。 非常后悔刚才没开枪。 “大少爷。”华管家迎面走来,“快用晚餐了,请你和老爷到餐厅吧?听说老爷在你以前的房间……” “他在哪关我什么事?”陆白一个冷眼横过去,“他就是死了也与我无关!” 不,死在别人手中不值得! 他那个父亲该背负着内疚活着!华管家看着陆白的脸色,又见陆白是从他以前的房间走过来,猜测着也许他们父子是碰面了,开口劝道,“大少爷,虽然逝去的人是永远活不过来了,但活着人还得继续走 下去啊,如果恨老爷会让你心里好受一些,大少爷你可以继续恨老爷。但倘若恨老爷,对大少爷没什么益处的话,还请大少爷放下当年的事吧!” 陆白冷笑,“放下?”“大少爷你自己也许没发觉,但我们却看得清明,每每提起老爷而感到愤怒的大少爷你只是在让自己难受。”高大的华管家奶奶说道,“既然杀了老爷也解决不了什么事,恨 老爷也没什么用处,大少爷何不放下当年的事,试着与老爷和解? 其实大家知道,当年夫人和二少爷的事老爷也被逼无奈才作下那样的决定。” 而正是因为当年陆佑天那个决定,陆白才活了下来。 不然,现在陆家主家恐怕一个继承人都没了! “和解?放心,这是永远不可能发生的事。”陆白直接从华管家身边走过去了,他这回没跟他那个父亲开枪也不代表能和解。 身后华管家叹了一气,“哎,大少爷你也真是别扭的人……” 如果大少爷还那么恨老爷,那刚才没人跟着大少爷和老爷,大少爷大可以再次开枪杀了老爷,就像当年一样豪不犹豫动手。 既然大少爷没动手,那说明,他心里一定是有什么变化。 也许是看到病倒的陆老让他想法改变了,也许是这些年少夫人淡化了他对老爷的恨,如今大少爷只是嘴上不想原谅老爷! 当看到陆佑天毫发无伤地从陆白以前的房间出来时,华管家更加肯定了这个问题,她上回行了一礼,“老爷,请移步到餐厅用餐吧。” 陆佑天想起陆白房间跟当年他离开时一模一样,问道,“陆白这几年没回来过么?” “老爷,回来过,虽然次数少。”华管家和蔼道,“但大少爷确实带着少夫人回过几趟陆家,可能不愿想起以前的事,大少爷没有住他以前的房间。” “是么。” 听到陆白有回陆家,陆佑天松了口气。 他父亲现在年事已高,陆白不能完全对陆家不闻不问。 “老爷请放心,大少爷虽说恨你,但他心里对当年的事肯定已经释怀了许多。”华管家宽慰陆佑天,想让他明天带着轻松的心情离开。 陆佑天却一皱眉,“有么?”洞悉细节的华管家又笑眯眯道,“肯定是的,平时大少爷是不会让其他人进他的房间,平时都是由我亲自打扫,但老爷你刚才去了他房间他却没有将老爷你赶出来,可见, 大少爷心里,是原谅了老爷几分。” 关于这一点,若非心细若尘的人是查觉不到的,因为连陆白都认为他自己最痛恨这个父亲! “这样?”陆佑天捏着下巴想了一会,继尔仰起头,发出爽朗的笑声,“是吗?看来陆白也还是像当年一样口不对心啊哈哈哈哈!” “就是说呢。”华管家微笑着。 前面走廊的拐角处,还没有走远的陆白手指关节握得咯吱作响。 他咧开一个可怕的笑:果然,刚才他就应该开枪! 第二天,金管家亲自带人送陆佑天去机场,而陆白去了医院看望陆老。 陆氏家族的亲戚今天也来探望陆老,华管家送那些堂亲出去后,陆老望着陆白,叹了口气,“你还是没去送你父亲啊?” “他有那么大面子?让我去送他?”陆白不屑道,“我活到现在,能让我去机场送的人没几个。” 陆老嘿声作笑,“是,名震世界的大总裁,如今自然没有几个人能让你去送了,只是,你真不想去送送他?佑天这回一走,下次回来可就说不准什么时候了!” “爷爷不用再说这个问题了,他走了正好,若不是他我与夏儿就不会吵架。”陆白拢起眉,看着医院窗外的长空,“爷爷,我可能要先回趟s城……” “应该的,你这样一句话没有离开了几天,你欠夏儿丫头一个解释。”陆老体恤地点头,“放心吧,医院这边有华管家在,还有家里的佣人,我现在状态也好。不要紧。” “嗯。”陆白点头,“爷爷放心,我回去会接夏儿一起过来看望你。” “哎,都说别惊动夏儿丫头了,我不想让她担心。”陆老一听便反对,“再说现在你和我们都走了,夏儿还得照顾三个孩子呢!你让她过来探望我,那lulu和小宸他们……” “浅水湾也还有魏管家,以及其他佣人。”陆白微笑。 陆老一愣。 “也不要紧。”陆白用陆老的话说道,“再说爷爷你住院,我与夏儿理当过来探望,不告诉她,她知道以后还会生气。” 陆老也哈哈地笑了起来,“是吗,是吗?哈哈哈!” 这才是他老爷子想看到的一家人啊! 有说有笑,相互关心,家庭就该这样不是么? 在陆白起来准备离开病房时,陆老又赶紧道,“对了,陆白,你再帮我办件事吧。” “什么?” “你帮我去带几句话给佑天。”陆老作了下思考状说,“就说让他在外面多加小心,想家了就随时回来,有空多打电话回来。”陆白黑着脸,“老爷子,你做梦,我不会去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