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8章 时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18章 时机!

将枪扔回给保镖,陆白毅然转身而去。 再多停留一分钟,他都怕他会反悔,会克制不住对陆佑天开枪! 如果这样,那他躺在医院里的爷爷估记会受不了打击,而安夏儿……也会伤心! 转身时陆白的脸庞都是紧绷的,眼神带着百般隐忍,他万没有想到他那么想杀掉的父亲,而今他父亲就在他面前,他居然会放他走! 身后,陆佑天看着陆白的背影,缓缓垂下眼睛,“让我一定要活着回来么,如果这是陆白你的要求,我一定尽力做到。” 陆白没有回头,不理会他,更不想再就这个问题扯下去。 让他来送这个父亲么?这就是他所能做的送别,好话就别妄想他会说!陆佑天抬起褐色双眼看着已经走远几米开外的陆白,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叮嘱说,“你会来送我我很感动,无论你是真心还是无心我都当儿子来给我送行了,回去代我跟夏儿 以及lulu他们说再见。” 但陆白仿佛不听他的话,很快,与四个保镖已经没影了。 林尼娅他们见陆白走了,也松了口气。 林尼娅推推黑框眼镜看着陆白离开手方向,“真是不可思议,头儿,我们陪你回来一趟最需要提防的不是别人,却是要杀你的儿子。” “话说……”小段手放在眼前上面看着陆白离去的方向,眨了眨眼,“头儿,陆白他到底过来是做什么?是帮陆老传话还是来送你?” ‘也许二者皆有。“晋罗一派正经脸,“但也有这种不好好表达内心想法以吵架分别的父子。” “哈哈哈!怎样都好!”身后陆佑天环着手大笑,“对我而言,在离开的机场能看到儿子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哈哈哈哈!” 林尼娅几个人汗,头儿,别忘了刚才你儿子对着你的枪啊! 虽然在晋罗他们看来,陆白可能是来送陆佑天,但是只有陆白自己清楚他心里多么烦躁以及郁愤! 他从陆佑天那边的vip候机室出来后,步伐生风,冰冷的面庞让周围的乘客都退避三舍: “喂喂喂,那是陆白!” “真的!” “陆白会来这里真是奇怪,不都说那些商业大佬都有私人飞机的么?不过他脸色看得不太好。” “是不是生意出问题了?” “可笑,帝晟集团现在会有什么生意问题让陆白苦恼的?我看八层是跟他老婆吵架了……” 周围等机的乘客纷纷猜测,这是第一回陆白出现在公共场合,而周围的人都不敢涌上去,一是陆白的脸色,二是陆白身边那四个保镖一边护在他周围。候此时候机厅另一边,几个戴着墨镜的人也正护送着一个女子走来,戴墨镜的人提着几个黑箱子,女子一头海藻般的金色秀发,贵族风十足的缀着金色徽章的贝雷帽,一 身黑色的套装勾勒出她性感惊艳的身材。 她唇边一颗美人痣,掀唇间纯丽又娇艳! “那是陆白呢……”她唇边旖旎开,一口纯美式的英语。 “是,赛尔维娜小姐。”身边的人颔首。 “真是没想到会在这看到他。”女子红唇若灿,“不过,这还不是我跟他见面的最佳时机吧。” “是,赛尔维娜小姐。” “但真是意外,这一趟来z国找南宫莞淳交涉的目的竟然会失败,看来那个女人也堕落了呢,居然不想复兴自己的家族。” “是,赛尔维娜小姐。”身边的人恭敬而机械地回答。 “走吧,这个国家的空气让我不舒服!”女子戴上墨镜,优雅而大步地走向登机口,身后传来恭敬而机械的回应声,“是,赛尔维亚小姐。” 陆白登上私人飞机后,坐在头等舱手支额头。 克制着他胸腔的怒火! 不过有一句话陆佑天说得对,他确实不希望陆佑天在外面出事,要死,也该回来死在他手上! 想到这,陆白猛地睁开一双褐眸,嘴边咧开一个隐忍的冷笑,“老爷子,这就是你的意图么?想让他以为我去送他?” 老爷子就是老爷子! 就爱玩这种无聊的心思! 美丽的空乘用托盘端来几杯喝的,礼仪地屈膝半蹲在他旁边,“陆先生,要喝点什么么?酒?咖?茶?” 陆白随意端起一杯咖啡,“下去。” “是。”空乘小姐礼貌退下。即使这是陆白的私人飞机,上面的空乘人员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但他坐在头等舱或其他私人空间时,他还是不高兴有不相关的人与他呆在一起,此时只有保镖跟他一起 坐在这里。 莫珩瑾打了电话过来。 陆白看了一眼手机,心里又有几份郁愤。 果然还是秦修桀在他身边的时候方便,可以帮他保管手机,能接的电话都会帮他接了。 “……什么事。”他揉着眉心接通电话。 “陆总,心情不好?”电话里莫珩瑾似乎听出了他声音里饱含的郁闷情绪。 “有点。” “那有没有兴趣听一件事呢?”莫珩瑾又问。 “什么?”陆白闭着眼睛。“今天莞淳出去见了一个人,据说是她以前在意大时认识的一个‘友人’,但她们关系应该还算太好,她与对方的见面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莫珩瑾往下说道,“这件事会 引起我注意的原因,是因为对方的姓氏,陆白你不想猜一下对方是什么人?” “什么人。”陆白此时没有心情猜。 “是一个姓‘劳伦’的女人。” 陆白褐眸睁开。 “巧合吗?陆白?”莫珩瑾道,“如果不是巧合,那恐怕是冲着你和帝晟集团来的。” 陆白应付过了太多的人,太多的事,无论是商场生意之争还是豪门权谋暗斗,听到这个姓氏,他也只是定了一下神,旋即脸色又恢复如前。 “如果每件事我都要在意的话,那会烦死我的,珩瑾。”他道。 “呵呵呵,也对,所以我该问候一下你和安夏儿小姐才较为重要。”莫珩瑾笑道,“所以,你和安夏儿小姐没事吧?” 陆白薄唇冷启,“……你知道我们有事?”“那天在你们家办周末聚会时,听说因为安夏儿小姐留下你父亲的事,你非常生气。”莫珩瑾又道,“陆白啊,女人都敏感,一件事不马上解决的话她们可能会乱七八糟地想 一堆啊,安夏儿小姐是好女人,别让人家不安心吧!” “管好你自己的女人。”陆白冷笑道,“让她去跟‘劳伦家族’的人见面?你觉得妥当么?” “……咳咳。”电话里的人心虚地咳了两声。 “我刚上飞机,八个小时间后会到s城。”陆白又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 “准备从美国回来了?”莫珩瑾道,“听说你父亲回了陆家,你看要不要回去一趟……” “我现在在帝都机场。”陆白一提这个就生气,怎么谁都认为他该原谅他父以及跟他父好好见面? “原来你回陆家了,失策失策!”莫珩瑾又轻笑说,“不过你现在回来,估记也赶不及晚上慕斯城的订婚礼了哦,安夏儿小姐会来吧!” 陆白皱眉,慕斯城的订婚礼? 脑中浮现前阵子他和安夏儿刚从西莱回到浅水湾遇到慕斯城时的画面,当时慕斯城帮他送那本书过来,订婚礼?是跟当时他向安夏儿介绍的那个女人?对不在意的人,陆白并不会刻意去记忆,但听到安夏儿今晚会去参加慕斯城的订婚礼,陆白却皱起了眉心,回想几年前,安夏儿与慕斯城的订婚礼仿佛是过去很久之前的事了,如今,安夏儿既然会参加慕斯城与另一个女人的订婚礼,她对以前的事是真的释怀了么?

下一篇   第1719章 爱与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