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0章 我允许你打我!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20章 我允许你打我!

网 ,♂网 , 他们二人就像轮回一般,以前如仇家,见面必然撕个你死我活。..在对方眼中皆是‘渣男’或是‘见异思迁的女人’。 如今,他们倒是为对方的爱情作保证! 只能说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有些当初看起来很坏的人,也可能会随着时间潜移默化! 想到这,安夏儿回过头微笑,“谢谢,你这么说我安心多了!” 慕斯城愣了愣。 不知是不是他错觉,安夏儿回头的一瞬,她眼中似有泪水飞洒出去,在花园灯下,水光闪耀。 “今晚你订婚,在这恭喜你和聂小姐了。”安夏儿最后笑着祝福说,“你快回宴会厅吧,在这个时间跟前女友见面,小心聂小姐她会吃醋哦。” “不,她信任我。”慕斯地从倚着花园门的动作站直了起来,将手中的烟灭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不能没有她,而她也爱我。” “真美呢,你们的信任。”安夏儿当真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可贵的东西了。 “再说你的人不是在这。”慕斯城扫了一眼祈雷那边,最后转身往宴会厅内走,一边对她挥了挥手,“我跟你保持着距离,没什么误会可传的,谢谢你今晚抽空过来。” 安夏儿微笑着,那是因为她上回答应了会过来啊! 慕斯城一走,祈雷就赶紧过来了,“喂喂喂,他跟你说了什么?为什么你眼睛红了,他是不是羞辱你了?” “羞辱?为什么这么说?”安夏儿不明白祈雷的措词。.. “不是经常有去参加前男友或前女友婚礼的例子,结果被前男友和前女友当众羞辱的事么?”祈雷不愧是个年轻的保镖,对这些八卦也听得不少。“这看情况吧。”安夏儿笑,“但在这个名流圈子里,大家都是体面人,有身份有地位,就算再怎么不欢迎,也会保持着表面的客气与风度。”当然,暗下为难的又是另一回 事了,毕竟名流圈里针锋相对也是常事。 只是,安夏儿感叹道,“我现在对慕斯城和他的未婚妻聂小姐是真心祝福,他刚才也没有说什么,说了几句安慰我的话罢了。” “什么安慰的话?”祈雷表示,他也会说啊。 为什么慕斯城这个伤害过她的人,如今还说什么安慰的话!早干嘛去了! “可能见今晚陆白没来,我又情绪不太高吧。”安夏儿无奈道,“他看出我跟陆白吵架了。” “喂,我说。”祈雷皱眉道,“听到你和陆白吵架了,他该不会在暗下高兴吧?比如在想‘谁让你当初不选我现在有你受的了吧’之类,然后表面安慰你几句。”安夏儿一脸嫌弃的道,“别把人想得那么坏嘛,虽然他以前是……但那毕竟也过去了,他现在已经订婚了,有了喜欢的人,再这样磕碜我对他有什么好处,我相信他安慰我 的话也是真的。” 祈雷高挑得站在安夏儿身边,叹了一声,“其实今晚这个订婚礼我就不赞成你来,你跟陆白刚吵架,就来看别人订婚撒狗糖,不自己找罪受么。..” 原来是怕她心里难受,安夏儿弯起嘴角笑,“没事,我之前答应过他们会过来的,其实他现在找到了喜欢的人我真心为他高兴。” “那早知道,把陆宸陆玺或者lulu也带来就好了,还能跟慕斯城他儿子玩玩。”祈雷说道,“有孩子在,你也不至于在这伤怀。” “算了,我今晚没打算出来多久。”安夏儿看了看时间,“走吧,回去了。” “现在就走?不跟莫珩瑾他们说一声?”祈雷后面跟上去,今晚慕斯城的订婚礼上有好几个与安夏儿和陆白也认识,包括那个柳小姐也在。 “不用了,我发个信息跟他们说声就行了。”安夏儿给柳小姐和莫珩瑾发了个信息,和祈雷从酒店出来了。 出来前祈雷已经打电话让司机把车开过来,从酒店大门一出来,安夏儿视线便在外面寻找着他们的车,一边想着等回去后孩子们是不是已经睡了…… 但蓦地,她视线停在了他们车子旁边的另几辆车上。 祈雷也看到了,非常震惊,“是陆白?他回来了!” 安夏儿当然也看到了。酒店外面,停泊数辆名贵的豪车,有些正送宾客来,有些接那些宾客走,而有一辆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以及几辆保镖轿车停泊在那里,显然有些时间了,但却没有任何一 个酒店的服员员敢上去驱逐。 陆白正靠在劳斯莱斯幻影靠酒店里面这边的车门边,拢着眉,脸色有些沉,秦修桀正在他旁边站着。 见安夏儿出来,秦修桀对他说了句什么,陆白望过来。 酒店富丽的灯光下,安夏儿看着陆白在前面等她的画面,仿佛看到了以前,她在外面遇到了麻烦时他亲自过来接她的情形。 不知不觉,她眼眶便红了。 走过去的步伐变得有点沉重。 在剩下几米的地方,安夏儿停了下来,仿佛还没有想好该对他说点什么,而陆白已经站直了起来,看了下她身后的酒店,“结束了吗?回去了?” 祈雷赶紧狗腿地上去打招呼,“陆先生,您回来了?慕太子的订婚礼还没有结束,少夫人说想回去,我们便先出来了。” 陆白看向安夏儿,“我……刚从机场那边过来,打算等你出来一起回去。” 安夏儿迈着迟缓的步子走到他面前,看了看他,又垂下湿润的眼睛,喉咙里哽塞的厉害,心里很多想说的,到了嘴边她只是问他,“……你到了多久了?” “不久,半个多小时间。”陆白仿佛不觉得在这酒店外面等半个小时很长,毕竟他经常等待安夏儿长达一个多小时化妆出门的时间。 在安夏儿微红的眸光中,他将背后那只手拿了出来,他手上是一束花,“前阵子你不是说,以后我每天下班回家,都要给你带束花么?” “……” 看到花,安夏儿张了张口,呼吸更难受了。 他竟还记得给她买花的事。 “我没去公司,回来的路上也没经过平时买花的那家花店,这是附近买的。”陆白将一束剑兰递给她,“以前没买过这种,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安夏儿抬起手接着,声音哽咽着,心里委屈得像个孩子,“……你买的,我都喜欢。” 身体陡然被拥进了一个怀抱。 陆白连花带人将她一起紧紧搂进了怀里,垂下眼睛,沉沉地呼吸着,“对不起,夏儿。” 安夏儿垂满泪的脸庞搁在他肩膀上,“……是我没顾及你的感受,我应该先跟你商量再留下父亲,对不起,陆白。”陆白握着她的肩膀,将她从怀里推了起来,认真地盯着她的眼睛,“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因为你是我的妻子,我之前答应过会让着你,这次是我没有节制没有管理好情绪 冲你生气了,说了过份的话,是我没顾及你的感受。请你原谅我!” 安夏儿看着陆白,泪水夺眶而出。 他就是这样,总是让她……无法真正恨他。 无论他怎么对她,他总有几句话便让她原谅的本事! 陆白拿起她一只的手放在自己脸庞上,褐色的深眸里满是决然,“如果你还不消气,我允许你打我。” 安夏儿摇了摇头,眼眶红得楚楚动人,她怎么可能打他,她怎么会……她岂会不顾他男人的尊严将巴掌落在他不可一世的高傲脸庞上。陆白皱起眉,“我这是向你道歉,如果你不肯动手,那就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你也不能再生气,前两天我说的话是一时冲动,并非我内心所想。”

上一篇   第1719章 爱与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