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1章 爹地不可以再跟妈咪吵架哦!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21章 爹地不可以再跟妈咪吵架哦!

安夏儿缓缓垂下眼睛,果然呢 “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结婚也有几年了,希望没有因为这件事而伤了我们夫妻的感情。”陆白说,“好吗?” 果然,她真是太爱他了。 只要她道歉她总是会原谅他。 “如果你觉得还不解气。”陆白见她不说话,握得她的手收紧,“就当这一次,我欠了你,想让我怎么补偿你尽管提” 安夏儿抱进了他的怀里,深深地垂下了眼,“别说了,我们之间不存在谁欠谁,你若爱我下次不要再对我说这种话。” 陆白感受到她说话时颤抖的呼吸,便深皱起眉,“你还是生我的气。” “哼。”安夏儿紧抓着他的衣服,脸深埋在他胸前,“我才不像某人过去的,我不会一直计较。” 想起他父亲的事,陆白笑,“那你这是在讽刺我了?讽刺我不该一直计较我父亲的事。” “哪敢呢。万一你又说我没顾及你感受的话呢,我可承受不起。”安夏儿受气地道。 陆白脸色紧绷,有点难堪,继续垂下眼睛叹息,“夏儿,放过我吧,你知道我母亲的事在我心里不是那么容易过去”“好了。”安夏儿伸出手挡住了他的唇,不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温柔地看着他叹说,“这次我确实没顾及到你的感受,我不会推卸,你向我道歉,我也向你道歉。你说的话 ,虽然过份,但也不是不在理,在这之前我,确实有点太自我了。..” 陆白眉头紧拢着看着她。 “夏儿” “我们回家吧,他们还在家里。”安夏儿道,“以后再有这种事,我会先问你意见。” 陆白再次抱紧了她,深深垂下眼,“虽然是第二次了,但我再次向你保证,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他再也不会对她说这么种伤人的话。 安夏儿带起微笑,都说男人的话不可信,但她却愿意信陆白。 因为陆白她都不信,她还能信谁? 这是她一直以来当作信仰的男人啊!她的丈夫!她除了信他,没有别的选择,因为一直以来,他答应过她的事基本都做到了 当晚听到陆佑天那个爷爷走后,果然哭闹了许久,近十点才睡觉,陆宸陆玺倒还好,看到爹地妈咪牵着手回来了,一脸机灵的微笑,“爹地妈咪和好了吗?” 陆白和安夏儿,“” 被孩子调侃,这感觉有点微妙。 安夏儿拢手在唇边咳了一下,脸色红了红说,“不好意思,爹地妈咪以后不会再吵架了。” 两小少爷又看向陆白,两个小孩要活像在审问家长的架势! 陆白虽然平时家庭地位高高在上,但这边也点头跟两个儿子保证,“对,不会再吵了。” “是吗,那就好。” 陆宸弯起了微笑,陆玺手叉起腰哼一声,“希望呢,爹地不可以再跟妈咪吵架哦!要让着女生,这不是爹地你说的?” 陆白脸色又冰山起来,“” 这两小子,真当他们能教训老子了? 菁菁和小纹见陆白脸色要变了,赶紧将两个小少爷送回房间,“小少爷,好了好了,大少爷和少夫人只是吵着玩玩,他们一直都那么恩爱嘛!” 回到房间后,安夏儿刚关门回过身来,便被一具身躯压了门背上,接着狂热的吻铺天盖地般地降落下面,将她袭卷到了情爱的世界里。.. 陆白的热情向来持久,没有几个小时不会结束,这次更是直到三小时后安夏儿求饶才结束,仿佛是他心里不安,想要用行动用身体去确定安夏儿还爱着他。 安夏儿自然爱他,这个世界她不爱谁,她都不可能不爱陆白。凌晨两三点,陆白抱着她去浴室洗了个热水澡,之后两个人都没有什么睡意,坐在阳台上看着浅水湾的夜景,这个地方的风景就像是二人独有的安静世界,他们在这可以 毫无顾忌地甜言蜜言,你侬我侬,也可以畅谈两个人的将来,以及孩子们长大后的计划 佣人们已经睡了,安夏儿亲自去倒了两杯茶水用托盘端上来,“太晚了,酒就别喝了,喝点热茶吧,这是从西莱带回来的,不会影响睡眠。” 放茶盘放下后,安夏儿刚要绕到另一边坐下,陆白拉着她的手。 “嗯?” 安夏儿回过头看着他。 衣领口处,几个红红的吻印在雪白的肤肌处,若隐若隐。 无限美好。 这是陆白的记印,像是标志着这是独属于他的女人。 陆白一向自负,不会为自己所做的决定而后悔,但这一次,他是真的后悔了,他褐色的双眸在阳台的暖色灯光下显得温情脉脉,“你当真向我道歉?”“什么?”反应过来他提的是在今晚酒店外面的话后,安夏儿轻轻微笑,转身走向前面,“都说这件事过去了,你还提起做什么,我虽然是个女人,但也一向说话算数, 说不计较了就不计较了。” “其实这一回的事,错在我。”陆白站了起来,从身后抱住她娇软的身躯,用力地搂进怀里,“我道歉,是理所应该,你道歉,倒让我觉得,这回我错得很严重。” 安夏儿仰脸看了一眼他,他下颔轮廓格外优美,令人心动不已! 果然俗话说得对,男人年龄越大越有味道,三十几的陆白看着愈发有成熟男人的魅力! 虽然几个小时间的欢愉后,她已经没有气力去心动,只好微笑地收回视线,两枚梨涡在脸颊带着绯红旖旎而过。“你不用笑,世人皆说我陆白自负果断,但我也有犹豫的时候。”陆白客观地评价自己,淡淡说道,“比如,面对我母亲的死,以及是否该原该我那个无情的父亲,我真一时 做不出什么决定,你们觉得可以忘记了,过去的能翻篇了,那是因为你们没有目瞩我母亲和弟弟的死,不知他们死时的惨状。” 安夏儿沉默了一下,头微微下收,“我知道哦。” 陆白看着她。 “你忘了。”安夏儿再次仰起脸看着他,“以前你用r时光记忆仪,让我看过你的那一段记忆。” “” 陆白怔了一下,对了,他确实让她看过。 “所以我才要道歉。”安夏儿说,“因为我即使知道你母亲和弟弟的死在你心里烙下了多重的创伤,而我依然没有站在你那一边,自作主张留下了你父亲。” 从这个角度看,安夏儿的眸子特别大,亮而莹润,就像此时天空的星辰。 就像以前,那个刚刚嫁给他时的19岁新娘,用胆颤又故作坚强瞪着他的女孩,那时她死守着她的阵地,就怕嫁给他会吃什么亏,受什么伤害! 陆白搂着安夏儿腰的手,再次收紧,既然他说了那么过份的话,她还是为她自己的做法道歉。“我不该仗着你平时对我的宽容、忍让、宠爱,就凡事按自己性子来。”安夏儿睫毛微微地颤了一下,望着陆白温暖的脸庞,“婚姻里,不该只让男人让着女人,女人也该体 恤男人吧,是我没懂这个道理。陆白,我原谅你,所以也请你原谅我。”陆白看着安夏儿,目光里浮过对她的歉意与爱意,以及唇边再次掀起的笑意,“你现在真是令我刮目相看,现在的夏儿跟以前的夏儿确实不能同日而言,以前的你,估记只会数落我的不对,想尽法让我向你低头,现在你竟然还会自我审视。夏儿,我现在对你有了重新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