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4章 我爱你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24章 我爱你

“喂裴欧,这是什么场合你竟然说荤话!”展倩瞥了眼旁边僵住的服务员,恼怒不已,刚才她是无意呢想不到裴欧他却毫无顾忌说出这种话。.. 裴欧张口就反驳,“刚才不知是谁先说想吃我的!” “我是口误!” “但我是说真的。”裴欧语突然停住,他拿着菜单的手也停住,灼热的视线望着她,“今晚我去你那” “滚!”展倩脸一烫直接将菜单甩给他。 两人为一个菜单抢来抢去,言辞之间,皆是令人面红耳赤的话。 服务员觉得站在旁边实在受折磨,等他们点菜后,忙不迭地退出包间去了。 上菜后,二人默默地吃着,空气有点微妙,灯光微暗,生出几分暧昧。 “可以。”展倩冷不防地出声。 “嗯?”裴欧抬起头。 “我说可以去我那。”再丢脸的话都说过了,展倩表示她也不在乎这一点了,她要他的求婚,要脸做什么?再说反正她在幸福小区的房子都成了他们二人的世界了。 裴欧唇边再次生出一丝狭味,“我就知道你想我,嘴硬。” 展倩脸烫了烫: “那个” “对了。” 两人同时出声。 二人又抬起头看着对方,同时说,“你说什么?” 又同时说,“你先说?” 又同时说,“那我先说。” 空气再一瞬安静。 过了几秒。 低下头继续吃。.. 展倩觉得,求婚这种事,最好作为压轴比较好,比如用过晚餐之后喝酒时他突然跪下,再或者他送她回到幸福小区后在楼下,再者车停在半路上,他突然求婚这些场景,比较浪漫! “你先说吧,什么事。”展倩决定先听听他有什么事,并且祈祷他是想问她那枚戒指在哪,然后她就可以马上若无其事地拿出戒指,说她随时带在身上准备还给他问他什么意思,让他亲口说出求婚的话,这样她就可以顺势作出非常意外的样子了。 完美! “以后,别再称我少将了吧。”裴欧说。 展倩心脏一咯噔,差点停掉,靠靠靠,他该不会说以后直接叫他老老老老不会这么快吧?他们都还没有结婚?不行!太早了吧? “哦,为什么?”表面淡若无事地问。 裴欧看了一眼对面肩膀有些僵硬的展倩,心下一时纳闷,难不成她听到了什么风声知道他要说什么? 但这种重要的事,他还是要事先跟她说清楚。 因为她是他未婚妻,他有必要提前告诉她关于他的决定,虽然她可能一时难以接受,但情况有变,迫不得已。他们是军人,很多时候不能只顾自己的意愿,还是必须心中有大局才行! “我决定退役了。”裴欧突然说。 “啊?”展倩没听到她想要听到的话,倒听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词儿,顿时怀疑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我说我决定退役了。”裴欧再次重复。.. 展倩愣了几秒。 想起刚才在外面时,秦修桀的话 她呵呵笑了两下,“你开笑吧?我告诉你裴欧,我最近有点敏感,欣赏不来这样的玩笑,玩笑就不用开了,直接说正事吧。” “这就是我要说的事。”裴欧认真地看着她,他黑色认真的双目告诉她,他不是开玩笑,他要说的就是这件重要的事。 展倩刚才那砰砰直跳期待的心情瞬间沉了下来,她紧握着餐具,随后缓缓放下,手有点颤地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 “你知道,我不会想听到这个消息。”她重重地将喝了一大半的水杯放在桌上,肃然地看着他,“听到这个消息,我也不会高兴。” “嗯,我知道。”裴欧点头。 “知道你还说?”展倩脸笑肉不笑,这是她要发火的征兆。 “我已经决定了,明天区就会跟媒体公布这个消息。”裴欧说道,“所以我是提前跟你说下这件事,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展倩知道,这不是玩笑了。 他是说真的。 因为秦修桀也说过,说裴欧回来之前似乎跟陆白商量过转业之类问题没想到他是直接要退役了。 展倩听到这个突然的消息,一时不知如何摆放自己的情绪,她怒极反笑,“裴欧,你这是在提前告诉我么?你已经决定了并且辖区也知道消息了,你现在才通知我!” 裴欧皱了皱眉,“倩倩,我知道你不高兴” “别叫我倩倩!”展倩突然将杯子和还尚未吃完的餐碟扔了,大发雷霆,“你知道我今天多么满怀期待地和你出来吗?我是在等你的另一个消息,结果现在另一个消息我没等到,你却在这跟我说你要退役?” 裴欧拿出包烟点了一根,在这个昏暗迷离的视线下他的双目看着格外深邃,在平静的黑夜,“我只能告诉你,我有我有打算和原因,这件事已经决定了。” “我不同意!”展倩愤怒道,“裴欧,你别忘了,当初是谁劝我重新回去当军医。现在你把你骗回去了,你倒想退役了?裴欧你什么意思?在你做这个决定之前你问过我的意见没?你有把我当未婚妻么?” 最后展倩说道,“我不管!你马上跟辖区联系,取消这个决定!” “这不是儿戏,不是说申请就申请,说取消就取消。”裴欧郑重地道,“你应该清楚。” 展倩苦笑,深呼吸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希望你支持我的决定,当然,我们还是未婚夫妻。”裴欧说,“只不过是我退役了,其他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那我呢?”展倩问他,“你退役了我怎么办?” “当然继续留在” “凭什么?”听到他让自己继续留在区,展倩怒了,“凭什么你让我留在那你却退役?” 裴欧见这顿饭也吃不到最后了,索性将餐具推到了前面,拿过旁边的烟灰缸掸了掸烟灰,“因为你是一名优秀的军医,你退役可惜了。” “那你呢?裴欧,你身为一名少将,国最年轻的军王。”展倩看着面前这个浑身是光芒的男人,“你退役就不可惜吗?” “我说了,我有我的打算。”裴欧道。 “所以你就是这么独断,这么**,按自己意愿行事!”展倩逼视着他,“完不顾我的感受是不是?” 裴欧看着她,没说话,将他手中那支烟抽完。 展倩的生气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一时有些后悔是不是应该晚点告诉她这个消息,起码他今天刚刚回来,应该好好过了今晚再说 “我知道你会生气,但这个决定明天就会公开,已经改变不了了。”裴欧说道,“你可以生气,可以怪我,但我相信你以后会理解我。” “我不理解!”展倩说,“这么重大的事你竟然不事先与我商量?裴欧,你太自私了!” 裴欧不说话。 展倩再次闷愤得如怒火在胸中燃烧,他既然这么说了,展倩知道肯定已经无力回天了。 而他不说原因,估记也逼问不出来,像他们这种军人,对于机密或是一些不想说的事,那是撬不开他们的嘴的。 最后,展倩压制着自己的怒气,环着手重新坐了下来,“行,先不说这事,你就说吧,上回你离开的时候跟我说,这次回来你会对我说的三个字,是什么?” 裴欧抬起眼睛看着她,似乎有些惊于她突然提起这件事。 “我等着。”展倩声音有点哽咽了。 他退役了。 他们的事该不会耽搁吧?他该不会决定退役了也不跟她结婚了吧? 裴欧看了她久久,眨了下眼睛,从他桃花眸子里溢出来些柔情爱意,“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