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7章 GT安保公司!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27章 GT安保公司!

展倩简直不敢相信,因为据她所知,之前裴将军是那么期望裴欧能接他的班,如今竟支持裴欧退役? 对于这个说法,裴夫人只是叹道,“此时一彼一时,但现在我们觉得对于孩子的前程不该加于干涉,如果他实在想退役转业,我们也不能再逼他。..” “转业?”展倩瞪大眼睛,难道,真让那晚秦特助说中了? 裴欧退役是想转业? 裴夫人点了点头,端起瓷杯喝了一口茶,“我们跟他谈过,他说是想去做其他的。” “他想做什么?”展倩紧握着手。 裴夫人想了一下,“似乎说,他以前有个部下退役后开了家安保公司,他想注资进去。” 安保公司? 展倩皱眉,难道是那一家? 以前她去西莱找安夏儿时,曾经以个人身份加入那个安保公司的团队。 见展倩不说话,裴夫人又温和地握了握她的手,“展倩,我是非常喜欢你这个未来儿媳妇,所以,我能以未来婆婆的身份请求你一件事?” 展倩有点受宠若惊,忙坐直,“裴夫人言重了,您有什么指教,请尽管说。” “你能再等裴欧一段时间吗?”裴夫人说,“我相信他一定会向你求婚的,他是真喜欢你,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跟你订婚。” 展倩苦笑,“我也想这样” “那” “那晚他跟我说得很绝,说眼下不能娶我了。..”展倩叹道,“夫人,你也知道,我与裴欧都不小了,裴欧是男人,再多耗上个几年,没什么大碍,但我是女人世俗对于大龄未婚女性,总会有些偏见。” “他一定会娶你的,我保证。”裴夫人握着她的手,属于母亲的温暖顺着手传到展倩手上,展倩目光沁着湿润看着裴夫人。 “那夫人,你说,让我等他多久呢?几个月?几年?”展倩低下头,“其实没有期限的等待,很难承受。” 裴夫人握着她的手,又缓缓地松开,徐徐说道,“我也是女人,能明白你的心情,所以,请别见怪,我只是不想失去你这个未来儿媳妇,没有要勉强你的意思。” 展倩抬头看着她。 裴夫人又说道,“其实,因为裴欧退役一事,裴家已经和展家通过电话了。” “什么?和我家通过电话了?”展倩心惊不已,这几天她妈也一直打电话来,她知道她妈肯定是问裴欧这件事,她无法回复展家。 所以索性没有接电话。 裴夫人对展倩笑了一下,“你该知道,你和裴欧是家族联姻,家族联姻是互利关系,如今确定裴欧退役将来无法在辖区发展后,展家会有什么反应,你应该想得到一些。” 展倩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或许是这件事太过突然,你父亲与裴欧父亲也不想一时失去了表面的和气,毕竟辖区和辖区现在还有合作关系。”裴夫人说,“他们没有对话,电话是由我和你母亲打的,但我们都知道,我和你母亲的电话,就是代表了确实两家对于你和裴欧婚事的态度。” 展倩紧抓着衣角,缓缓低下头,“那,我妈怎么说?” “展夫人表示,裴少退役一事没有事先通给展家一个消息,鉴于你与裴欧联姻的性质,裴欧退役一事实在是对展家以及这场联姻的不负责。”裴夫人说到这,笑笑,给自己倒茶。展倩赶紧在她之前帮她倒了一杯。 裴夫人喝了一口,对她说,“对于展夫人的说法,裴家也没有什么反对之辞,毕竟裴欧退役是他突然的决定。” “然后呢”展倩问。 “展夫人说,现在这场联姻有没有必须持续下去,主张在于展家。”裴夫人看着展倩,“所以,展家可能会取消你与裴欧的婚事。” “才不会!”看着裴夫人脸上的无奈,展倩愤怒的紧握双拳,“这是我的事,他们凭什么替我拿主意?” “可你们的联姻是事关裴展两家。” “这是我的事!”展倩站了起来。 最后裴夫人表示,“展倩,我希望你能成为裴家未来的儿媳妇,所以我刚才说希望你能再等等裴欧,但如展夫人所说,裴欧退役一事没跟你们商量也是理亏在先,所以,你以及展家作什么决定,或是退婚,我们也没什么意见。” 见裴夫人说到了这个份上,展倩内心是七上八下的。 她紧握着手,“裴夫人,我想问下这,是不是也是裴欧的意思?” 即使他们退婚也没关系? 裴欧是这么觉得? 所以这几天一直躲着她? 裴夫人想了一下,摇头,“不,这是裴家的意思,其实这几天裴欧他也没有回裴家了。” 离开茶庄后,展倩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坐在车内,额头抵着方向盘,埋着脸想了很久,她始终想不明白,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 本来她和裴欧,应该是快谈婚论嫁了才对! 最后她得出结论,这一切都是因为裴欧突然退役引起的! 裴欧战友所开的那家安保公司,展倩去过一次,有一些了解,叫安保公司。虽然算不上是国数一数二的安保公司,毕竟才开起还没十年,但在安保这个行业,口碑非常好,因为所承接的生意,从未出过差池,从老板到公司里的骨干雇员很多都是退役或退伍军人,对于客户的要求完成度非常高。 安保公司位于市中心,因为这几年越做越大的原因,其门面也越发有气势,占了市中心一座商贸大厦的两层。 展倩刚进安保公司玻璃自动大门,前台便向她问好,“展小姐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不说展倩上回来过一趟的原因,就展倩现在也是个名人,毕竟裴欧的未婚妻又有几个人不知晓。 见前台那微妙的微笑,展倩便知她知道自己是过来找裴欧的。 展倩走过去,手肘架在前台上,“裴欧是不是来这了?” 前台小姐笑了一下,“确实不过准确地来说,裴少现在是我们公司的老板了,以后会经常来公司。” “什么?老板?” 展倩瞪着气愤的眼睛。 “展小姐还不知道吗?”前台小姐以为展倩是知情的,有些意外,“前几天,裴少已经注资进了公司,我们原来的老板升为了董事长,裴少现在是我们的老板兼总教练了。” 展倩气得手发抖,肩膀发抖,果然他果然退役后就马上从商了,还转业,这根本就是直接退役后做生意了好不好? 一点待业在家的过渡时间都没有呢,从他公布退役才几天? 这就已经从一个少将变成安保公司的老板了? 展倩一握手,手指关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以及传来她咬牙的声音,“他,现在在哪?” 前台小姐被她的脸色吓了一跳,“裴少这会,应该在公司的训场基地那边吧。” 展倩一转身,再度愤怒而去。 这里只是安保公司接待客户以及接单的地方,而正规的安保公司,对公司里的人就是雇员都会进行严格的训练,训练的地方自然不会在这。 但那个训练基地,上回展倩也去过,就是她以个人身份参与那个安保团队前往西莱的时候。 此时,安保公司训练基地,诺大无比的操场上,站着六十多个新人,在严寒的初冬,穿着恤单衣,双手背后笔直站着,对面,几个助教官拿着强力水管冲着他们冲。 冰冷刺骨的水冲击下,几个新人咬牙坚持着,个个脸色冷得发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