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0章 你在刺激我?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40章 你在刺激我?

展倩走后,裴欧将手中的一次性杯子直接掐成了一团。 跟他……保持距离了? 靠! 这女人! 他没听错吧?他咬着牙回过头对食堂里望着这边的人道,“看什么?五分钟后马上进入体能测试!” 大家本来看着他和展倩,并在猜测着是不是他们是不是吵架了,听到时,食堂里剩下如我马上一阵鸡飞狗跳几分钟之内撤退干净!展倩的预测出了一点意外,她本来以为听到开除廖兵她就要介绍廖兵去‘幸福小区’当保安后,裴欧应该不会对廖兵怎么样,也不会往死里练他,毕竟廖兵受伤了也要来她医 疗室。 但当天下午,廖兵还是在训练中伤势复发了,因为裴欧的警告他又敢随便去找展倩,直到痛到受不了,才在休息的档头去医疗室。 展倩正觉得今天的训练异常猛烈,有些担心廖兵的伤势,她刚刚走出来,便看到廖兵腿一瘸一瘸地惨白着脸过来。 “展医生……” “怎么?是不是伤复发了?赶快进来!”展倩一看便知情况不太妙,赶紧上去扶他。 但廖兵是忍到实在忍受不了才过来的。 还没走到医疗室门口,整个块头身躯砰然一声重重地倒地上。 “廖兵?”展倩赶紧过去扶他,但这种大块头身躯实在太重,她又穿着高跟鞋,一使劲去拖他双臂,展倩一个脚不稳倒自己摔了下去。 “啊!” 为了不让自己身体受到冲击受伤。 她手撑在地上,手心传来强烈的刺痛感。 但她这点痛她来不及关注,大声对裴欧休息室室那边喊,“许风许云,快点过来!” 许风许云过来将廖兵抬到医疗室病床上后,展倩立即进入检查伤势状态,戴手套的时候,她才发现,她的手刚才撑在地上的时候被擦伤了,披破了皮,渗着血。 怪不得那么痛! 展倩皱了皱眉,顾不上上药,直接用纱布包了起来之后戴上手套便检查廖兵的伤势,廖兵是直接被痛昏过去的,膝盖又肿得吓人了…… 一个小时间后,展倩从挡帘里面出来,看到裴欧已经坐在了外面。 裴欧看着她,“怎么样?”“托你的福,他估记又得暂停训练两天了。”展倩摘下口罩,一边走到医药台那边清洗自己手上的伤一边上药,“裴欧,你明知道他带着伤,还继续加重训练,是想让他残废 吗?”“训练进度不可能为了照顾他一个人的伤而放慢下来!”裴欧突然低沉声,脸色也带着一层骇人的厉气,毫不留情,“他既然不肯走,要留下来的就得跟上其他人的训练进度 !”“他那么崇拜你,家里又困难,怎么可能走?”展倩平静地说,“其实有一点我跟你说谎了,即使你将他开除了,我也不会介绍他到我小区那当保安。因为之前我提过让他离 开这里,另外找工作,但他坚持要留下来。但现在,我觉得还是他的前程重要,就算不能跟着你裴欧,他也不让这条腿废了……” 注意到她是在给自己上药,裴欧猛地走过来拿起她的手,“你的手怎么了?是怎么伤的?” 展倩挣扎地将手抽回来了,“你少假腥腥的,我手上这点伤是小事,你的部下受了更重的伤。” “没经过最终考核,成为gt安保公司的正式雇员之前,就不能算是我的人。”裴欧告诉她。 “那我身上有更重的伤,你不也视若不见?” “什么?在哪?”裴欧脸色立即变了。 展倩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我的心早就受伤了,从听到你退役的那天起。” 裴欧抿着唇,“……”“我请了假来这个训练基地陪你,想检查你的伤,你不理眯我就罢了,还见不得我关心其他的伤患?”展倩冷笑一声,摇头,“裴欧,我不管你退役是不是有原因,但你真的 太自私了。你有考虑过你身边的人的感受么?” 裴欧想起这几天她关心廖兵的事,“所以,你对廖兵真只是对于伤患的关心?” “不然呢?”展倩问他。 裴欧的目光紧盯着她,又带着愤懑,“你在刺激我?” 当天为了观察廖兵的伤势情况,展倩加班了,作为接下一个没有工资还要加班的工作,她表示很郁闷,但是一切都是她自己自找的,怪不得谁。 直到当晚廖兵躺在医疗室醒来,展倩又帮他的腿再次作了一次包扎后,才让许风许云将他送回宿舍并叮嘱他必须停止训练两天后,展倩才关了医疗室的门准备回去。 刚走到停车位上,便看到裴欧坐在她车头上。夜色里,训练基地周围亮着灯,他环着手坐在车头盖上看着她走来,他穿了个深色的立领大衣,面容神严冷肃,这样看着真是完全看不出他是以前那个风靡整个s城风流浪 荡的裴欧。他一变脸色,跟平时就截然不一样。 “你在这做什么?”展倩皱了皱眉,觉得他今天是有意加重训练,这让她的心情很不好。 因为可能是她的话刺激了裴欧,这样就间接地致使廖兵的伤势复发了,这让她有负罪感。 “送你回去。”裴欧依然盯着她,仿佛生气的人是他。 展倩嗤笑,她这加班到九点才出来,在这之前整个晚上没见裴欧还以为他早睡大觉去了或者回裴家去了。原来还在这等着她,这是在关心她了? “不必了,怎么能让总教练你送我。”展倩说着,走到他面前,突然又带起一丝意味说,“再说了,之前我邀请你去我那吃饭的时候,你不是满口拒绝?” 女人穿着高跟鞋都会比较风情! 展倩也一样,她懒惰地晃着步子来到裴欧旁边,手肘一把撑在裴欧肩上,就像在调侃他。 “……”裴欧盯着这个又开始引诱他的未婚妻。 展倩戏味地说,“现在,怎么又突然变得这么主动了?总?教?练?” 裴欧额头的青筋跳了两下,还轮不到女人调戏他呢,“之前某个女人不是经常说我不正经,怎么,现在我让她看看什么叫正经时,她似乎骚起来了?” ……骚? 展倩差点倒下去。 这臭男人说起粗话来真他妈可恶得很哪!“姓裴的你注意点你的措词!”展倩一秒变脸,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我这只是说坦白话,不是你说不去我那的么,走开,现在也不用你送了,我自己回去!你有这个空多去 关心一下那些被你往死里训练的人吧!别到时死的死伤的伤,就别怪我这个医生无力回天!” 展倩一提这个裴欧更火大,他猛地抓起她的手,“我说你的手受伤了,不能开车!” “这点伤不防碍开车,再说我还另一只手!”展倩抽出自己的手腕,拿钥匙准备开车门,但钥匙刚拿出来便被裴欧夺了过去。 “喂喂喂,把你干什么?诶?” 裴欧直接将她塞进了副驶使,一言不发,上车后开车离开了训练基地。看着后面越来越远的基地大门,展倩快呕出血来,“裴欧,我说你这人是不是心理哪里变态?我之前请你去我那吃饭你不去,现在你倒地死皮赖脸地要来了,但没事啊,我 现在就介绍个心理医生给你!” 但她一拿手机又被裴欧拍在了一边。 展倩瞪大眼睛看着他,“你——我告诉裴欧,我来到你这个训练基地无偿上班加班不说,你别再惹我生气啊!火了我真跟你退婚!” 嘎吱——刹车猛地被踩下,轮胎在夜色中磨擦出刺耳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