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3章 看风景看帅哥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43章 看风景看帅哥

廖兵因为昨天腿肿得严重的原故,展倩特地配了一支拐杖给他方便走路。 五分钟后,展倩给他上完药再次用干净的纱布包扎好,“已经消肿了不少,拐杖你还是拿着,好好休息两天。” 廖兵点了点头。 “这是今天的药,你一定要按时吃。”展倩又将药给他配好,“这段时间,外用的药和内服的药,都都一定要按时,过两天看会不会好得快一点。” “好。” “你要坚持练习我也没有办法,只能这样先治疗了。希望后面不要再出什么状况。”展倩又说道,拿一次性杯子给他倒了一杯水过来,“消肿化血块的药,你现先吃吧。” “谢谢展医生。”廖兵又听从地服下那颗药。 展倩一只手撑着腰叹息说,“既然你坚持要训练下去,那你以后就更要注意你腿伤的问题,记得下回一出现疼痛或其他症状,一定要马上过来,不能再像昨天一样拖到受不了才来,不然,我更没有把握治好你这支腿。” “是……”他低了低,想什么,又为难看向展倩,“可是,总教练他,可能对我有什么误会。” 刚看了一眼展倩,想到裴欧的话,他又忙不迭将脸压了下去。 “我昨天已经跟他解释过了,没事了。”展倩说道,“再说,如果你不放心找我看伤的话,今天还刚好另一个医生也要过来了,以后可以让另一个医生负责你的伤。” “什么?另一个医生?”廖兵一听,“那,另一个医生的医术有展医生你的高么?” 展倩一愣,“你要这么问,我也不知道啊,我并不认识以前gt安保公司请的医生。” 结果廖兵看了看自己那只拐杖,却担心另一点,“还是,展医生认为我的腿可能情况不乐观了?所以,你要让别的医生……” “我没这么说。”展倩没办法地打断他的话,“你若是不放心,以后我继续负责你的伤就是,我给你这根拐杖,只是为减轻走路时给你那只腿带来的压力,尽量在这两日内,让你的状态好起来。” “真是这样?”廖兵看猛地抬起头。 “当然。” 展倩表示,他对患者不可能说假话。 廖兵本来一个晚上都在担心这个问题,特别是看到展倩给他的这根拐权,他便怀疑他这只腿是不是要废了。 听到展倩这话,他脸上又马上腾起希望,站起来迅速对展倩鞠了一躬,“那拜托展医生了!” “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力!”展倩说着,又对他笑道,“还有,跟你透个秘密哦,其实我觉得你们总教练是挺看好你的,所以你一定要争气啊!” “展医生,是真的么?”廖兵知道展倩是裴欧未婚妻,这些事展倩肯定会道一些内情。 “嗯嗯!”展倩微笑着点头,一脸你就相信我的把握表情。 因为昨晚裴欧说,‘让她收起她的同情心,不然只会害了他……’,裴欧会说这话,应该还是希望自己没看走眼,希望这个廖兵不会辜负他他的一番开例录用。 “是!我一定不会让总教练失望!”听到这消息,廖兵整个人都充满了信心,连出去时的背影都挺直了。 看着廖兵信心满满地出去,展倩叹气,果然,她想看到的还是这一幕啊。 希望她每个伤患最后都会充满希望! 当天来的是个男医生,约摸四十多岁,样貌和蔼,自此展倩在训练基地的生活闲赋多了,每天过来这边都买一大堆的零食以及一些茶叶,有空就去裴欧休息跟他腻在一起。 他休息室还有沙发,毯子,门一关起来,还是偷偷享受下二人世界!其中的甜蜜妙不可言! 这段时间在gt公司的训练基地,对他们而言,是最美妙的日子了……比在hn辖区妙一百倍,因为在hn辖区可不能乱来,但这里可不一样,只要不影响训练关起门来做什么都行。 只是,安夏儿那边还是没有消息。 这一日,二人在午休的时间一度欢爱后,裴欧穿好衣服便去训练场地那边了,而展倩留在他休息室慢悠悠地泡茶喝。 距离来到这座训练基地也快三个月时间了,这批人在裴欧的强压训练下,已经初见成效,后面受重伤的人也越来越少了,连那个廖兵的伤势也没有再复发过。 所以展倩和另一个医生现在非常闲,她坐在椅子中看着外面训练场边,喝着热茶说,“在这样的冬天,看着外面的风景,喝着茶,真是一种享受啊!” 特别是裴欧,那背影真是帅极了,那身材……啧啧。 想起裴欧的身材,以及他那像永远用不完的体能,展倩突然耳根有点红。 “风景?什么风景?”电话里安夏儿问道,“你现在是在裴欧所在的那个安保公司的训练基地吧,上回你说的,训练基地能有什么风景?看美男?” 展倩差点一口茶喷出来,但继续又脸红点头,“当然,当然,看美男也是一种享受嘛。” “裴欧一定不在你身边。”安夏儿很明白,“不然你说完这话,怕是不想活了……” “咳咳……我也没说他不帅啊。”展倩说着又骄傲地道,“在我眼中,他还是最帅的那一个嘛,不帅怎么当我男人呢!” “哦?”安夏儿拖了一个意味的笑意,“记得以前,某人好像说过,说像裴欧那种登陡子,地球男人死绝了你也不会看上他……” “咳咳咳。”这回展倩成功被呛住,“那个,过去不一样嘛……那时跟他还不熟嘛。” “所以现在已经熟透了?所以你们的婚事呢?” “这我正要问你。”展倩道,“他只给我一个说法,说现在还不能结婚,上回我不是发消息给了你让你帮忙问问陆白?” 展倩又说道,“我上回听秦修桀说过,说裴欧从南非回来的前几天给陆白打过电话,他们一定有商量过什么。” “这个,还不一定吧?”安夏儿道,“其实你这事,我也去探过陆白的口风,但也没从陆白那问出什么啊。” “陆白那也没消息?”展倩有点难以相信。 难道连陆白都不知道裴欧退役的原因? 这不科学啊。 以裴欧跟陆白的关系,陆白多少应该知情才对。 就像她和安夏儿,有些话题他们不能告诉自己男人的,但一定会告诉对方。 “反正我没从陆白那试探出什么,但现在三个月了啊。”安夏儿道,“你不一直在那个训练基地么?日夜跟裴欧在一起你就没有想法从他口里套出来?” “裴欧那就算了吧,军人,你知道吧,口风有多严,那是撬不开的。”展倩说,“我就是跟他在一起时问他,他都不会问。” “咳咳……那口风确实很严了。”不然男人得到满足时应该很好说话的。 “其他时间就更别提了。”展倩叹了口中气摇摇头,“反正,陆白那边若是试探不出什么,我想是没戏了,他退役的原因只有等他自己告诉我了。” 电话里安夏儿沉默了一会,“如果是这样,那展倩我觉得你也没必要为此烦心了,老实说,有时男人会有些事不方便与我们说,但这也不意味他们对我们不信任或欺瞒。可能纯粹只是不好说,或者只是不想让我们担心。反过来看,有时我们心里也会有事,大大小小都有,但想到每天忙碌的他们,我们也不会事事都去叨扰他们,大致觉得自己能解决的就自己解决算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