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2章 君心似我心!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62章 君心似我心!

展倩一急,“不行,我要问清楚……” “她不是跟展媚勾结么,也许她来基地是想着先拆散我们。”裴欧冷笑说道,“可惜了,她们的诡计终究没有得逞,因为我们绝不会退婚以分手。” 说着猛地将展倩拉进了怀里。展倩被他这突然地一抱,整个人愣了愣,继尔脸色微烫地缓缓垂首于他胸前,“是,是么。”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毕竟从刚才电话里展媚的话来看,展媚的确是想让矛小 咪过来拆散她和裴欧。 当天,随着矛小咪和她的同伙被警方带走,最近轰动一时的支票诈骗犯落网的消息当晚便上了新闻。 而裴欧他们的这一趟护送工作也顺利地完成,这三十个雇员的考核也结束了,除了当时护在展倩周围没有注意到地上矛小咪的那几个雇员以外,其他的人全部合格过关!第二天展倩回了帝都的展家,将展媚跟最近的支票诈骗案主犯矛小咪勾结的事亲口告诉了展家,不出所料,对于此事展司令大发雷霆,气得他甚至用家法鞭打展媚一顿, 就差点他那个女儿送去劳教所了…… 裴欧来到展家时,展倩正在家庭影院里看她和裴欧订婚时拍的录像。 “展倩小姐,裴少来了。”花姨上来告诉她。 展倩点了下头。 对于裴欧的过来,她一点也不觉奇怪。 裴欧在她旁边坐下,拿起她的杯子便直接喝了口水,看着大屏幕中他们订婚时的情形,“你把展媚跟矛小咪勾结的事告诉你父亲了?”“为什么不说。”展倩说道,“我不会主动费时间去对付她,但是,她若是冒犯了我,我也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起码,我总得让她父亲明白,他的亲生女儿做了什么吧? “所以,展司令是怎么做的?”裴欧笑说道,“听说因为上回的事他已经将展媚从zy辖区开除了,现在展媚在医院上班,他还能怎么处罚?” “他处不处罚,怎么处罚,我不管。”展倩叹了一气,“我这次回来,主要就是要告诉他和我妈这次的事,展媚,她从未停止过要伤害我。” 她回头看向裴欧。 裴欧叠着一双长腿,刚来展家,脸上的墨镜还未来得及摘下,大大的黑超遮去了三分之一的帅气面容。 他也看着展倩,“其实你根本没必要担心这一点,只要我们愿意在一起,没人能拆散我们。” 展倩点了点头,“所以,我这一趟回来的第二个目的,就是亲口告诉我爸妈他们,我不会跟你退婚。” “……”裴欧看着她,他摘下墨镜,眼神含着与以往不同的认真,“你想清楚了?我这次决定退役,确实对你没什么交待。” “你不是说有原因么?”展倩想起安夏儿的话,又想林雅她们说的,她最终缓缓叹口气,“所以我决定相信你,等你,等你娶我的那一天。” 裴欧猛地抓着她的脖子,将她拉了过来,狠狠地吻住了她。 正在放映的大屏幕中,正好是他们定婚时的那一吻,此景印彼景,屏幕还传来当时订婚礼上裴欧的誓言,“……我答应她,到时我一定会穿着军装娶她!” 吻了一会,裴欧松开她,他激动的呼吸与他此时的心情一致,他与她碰着额头,看着展倩的眼睛,“谢谢,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等我太久的。” 展倩绽开一个欣然的微笑,轻轻点头。 经过这一阵子在训练基地的相处。 她已经充分地明白了,裴欧爱她,他不会变心。 只要他有这个心,那她愿意再等一段时间。 谁让她爱他呢! 爱,便无法将就,她就算生气与他退婚了,她也无法再爱上别人,也无法再嫁给别人,那退不退婚又有什么两样?她何不继续等他! 展倩缓缓抬起脸,在他们近到鼻尖碰鼻尖的距离看着他的脸庞,“所以,上回你给我的戒指呢,请给回我吧?我要继续等你。” 从上回展倩将戒指扔回来以后,裴欧也随时带在身上。 他拿出戒指盒子,放到她手里握着她的手,声音沉沉地说,“上回你扔回给我后,我也一直带在身上,放心,你展倩是我裴欧这辈子唯一愿意为其戴上戒指的女人。”展倩垂下了眼睛,眼角有点湿润,她靠在他肩上与他一起轻轻笑着看着屏幕中的订婚礼,“你也是我唯一愿意一直等下去的男人,我相信,这回我不会失望。”他不会像封 龙一样将她撇下。 她回头看向裴欧,带着含泪带笑的目光,裴欧垂下头吻她的唇瓣,唇齿间带着他的浓浓男性呼吸,“我爱你。” “我也爱你。” 展倩捧着他的脸庞回应。 什么也不管了,只要爱,她便继续等他。 屏幕中响着订婚礼上美好的音乐,此情只盼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花姨进来准备叫他们去见展司令时,见到他们背影成双手画面,便轻轻关上门退了出去。对外面的展夫人说,“夫人,迟点再让他们见司令吧,我看展倩小姐和裴少退婚一 事还是别提了。”展夫人叹了口气,一副她就知道会是如此的微笑,点了点头,“对,还是别提了,花姨,让厨房准备晚上的菜吧,怎么说也是我们倩倩的未婚夫来了,展家得好好款待呢! “诶,好!”花姨高高兴兴地去了。 展夫人又挽起嘴角,至于她丈夫那……就她去做思想工作了吧! ———— 美国,纽约卡纳基音乐厅。这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音乐厅之一,意在为世界各地最优秀的演出提供非常标准的舞台,可以说,不同时代顶尖的音乐家、舞蹈家都把这里当成举办个人音乐会而获得知名 度的一个象征。初冬的十一月,二十七日,一位全球巡回演出的亚洲年轻女钢琴家陆歆便在这举行她的演出,由于她的名气、美貌、家世,当即引起了美国的爱音乐人士界最大的反响, 无数名流名流为听她一场音乐会,不惜一郑万金! ‘u’型的金色音乐厅中,身穿白色礼裙的女子坐在台上,黑色的三角钢与与她的倩影画映成画,美妙的古典乐随着她纤细的手指,流淌在空气中。 在座的无一不是名流和界内古典乐爱好者,个个穿着绅士,高贵而讲究。 “如此年轻,不愧是誉为当今古典乐界的钢琴公主!”一个贵妇欣赏道。 “有两分莫扎特的风格,但更多是当代年轻的独特!”一位老绅士评语。“dora(辛朵拉)么?”又一个音乐爱好者琢磨着她的英文名,思忖道,“之前她从未对外公布过她的中文名,没有人知道她是那个z国陆家的人,完全靠自己本事拥有今 天名气么,实在让人敬佩!” 对这位女钢琴家的称赞是绝大多数。 此时二楼的一个包间,绯红色的帷布往两边拉开着,金色的挽绳与这个华丽的音厅风格巧妙相映,只是能单独坐在一个包间的必然是上层贵族的象征。 坐在窗前的男人西装革履一派高贵,身形高大粗旷,但却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难以接近的贵气,穿着极其讲究,整洁到极致。 他叠着腿,黑色银丝条纹的法兰绒西裤微微收起一小截,露出细腻的黑色羊毛针织男袜、锃亮的黑色手工皮鞋,踩在玫瑰红的地毯上。 姿态矜持有度。 宛如一幅黑色的华丽画面,一曲复古贵族的低沉乐章!站在他身后穿着衬衫马夹剃着平头的马仔恭敬地向他说道,“先生,她就是dora,目前最火的女钢琴家,本名陆歆,是z国陆家二爷的小女儿,帝晟集团陆白的堂妹。此前她一直未公布中文名,没人知道她的背景,而以dora这个英文名在古典乐界出道,她的背景是最近才被曝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