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3章 音乐厅的男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63章 音乐厅的男人

第1763章音乐厅的男人 “dora么。”男人一口美式英语,“漂亮的名字,漂亮的女人。” “是,先生。”身后的马仔又说,“很多单身人士向她求爱。” “但不论多漂亮的女人,若存在没有价值,即是一具花瓶。”男人完全无视这个女钢琴家的耀眼才艺,声音带出几份深长的意味,“姓‘陆’,才是她最大的价值。” 深知主人的雅兴,马仔探问道,“那先生,要不让她……” “唐突,是对于女士最大的不尊重。”男人徐徐说道,拿下别在西装胸袋上的那朵紫色玫瑰花,“去跟她说,我非常欣赏她的钢琴,今天能否与我共进晚餐。” “是!” 马仔双手接过他手中的花,迅速而去。 此时,一曲结束,台上的女子起身向观众鞠身还礼。 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中,男人亦抬起他那双尊贵的手,缓慢地鼓着掌。 一身白色的优雅礼裙,浓密乌黑的头发刚长过肩膀,美好的音容笑貌,甜美的气质……站在台上就宛如一朵清雅秀丽的百合花,不染世俗的污垢! 弹过那一曲后,她起身向听众施施礼下台了。 男人带起微笑,叫陆歆么? 过了一会,他的人回来了。 “先生。”马仔来到他身后,面色乌黑,手上还捧着他刚才的那朵紫色玫瑰花,“她谢绝了,太不识趣了,干脆我带人把她……” 马仔狠话刚一出,瞧到主人绅士的面容,便又低下头,“她只是不认识先生,不知道在美国拒绝您的邀请是什么代价。” “别责怪女士。”男人极其有风度,“拿上我的名片,去找她的经纪人。” “是。” 此时,演出厅后台,已经被观众和陆歆朋友所赠送的花篮堆成了一片花的海洋。 花香四溢,明灯耀眼,工作人员正匆忙地走来走去准备着下一场,而造型师和化妆师正在妆台前替陆歆挽起头发,准备让她演奏最后一场。 经纪人突然从外面跌跌撞撞地跑进来,像吓破了胆一样冲到陆歆身旁摊坐在地,抱住她大腿,“祖宗,如果咱以后还想继续演出的话,下面的事你一定要听我的!” 看着快流眼泪的经纪人,陆歆眨了眨眼睛,“怎么了陈先生,我马上要上最后一场了。” “你看你看!”经纪人黑框眼镜下的脸全是汗,递上一张名片给她,“这是刚才那个邀你吃晚饭的人,咱得罪不起啊,你听我的,就吃一顿饭而以,我发誓半个小时间后就去接你,如果没接到你我就报警。你好歹是一个知名钢琴家,又有陆家的背景在,对方一定不敢将你怎样……” 陆歆看了一眼,大概知道名片上的人,毕竟在这个国家几乎没有谁不认得这个名字。 她叹了口气,将名片给回经纪人,“但这种事不能开先例,不然以后,那些请我吃饭的人我都得答应。” “这些前来听古典乐的可大都都是上流人士啊,人一句话就可以让我们下台的啊!”经纪人哭嚎道,“你又不让提你陆家小姐的身份,我们不得靠自己了?” 但她只是看了看那张名片,最终还是将名片塞回了经纪人手里,继续化妆上最后一场。 可当晚演出结束后,经纪人跑到后台一看,已经没有陆歆人影了。 一问工作人员,其他工作人员道,“刚才她已经换衣服走了。” “什么?dora!!” 整个后台响起经纪人的吼叫。 …… 纽约一座私人别墅内,花园游池边,四个女佣手拿着毛巾浴衣以及热饮等东西并排站在泳池边上。 安夏儿坐在泳池边的躺椅中,目光呆滞地看着在冬季游泳的陆白。 无法形容她此时的惊讶。 两名穿着潜水设备的保镖也候在一边,以防万一,他们会立即跳下去将陆白带上来。当然,对于泳技牛逼得似专业游泳运动员的陆白来说,他的保镖永远没有机会下去救他! 陆白的蝶泳非常优美,身躯一沉一浮,双臂展开划着水花,于水面上时时可以望见他性感无比的身材,这让安夏儿想起当时婚前刚见到他时,当时也在泳池边。 ‘哗然’一声! 陆白破水而出,伸手抓着扶杆上来了,女佣们立即上去把浴衣给他穿上,用吹风机给他吹干头发,随后陆白端着那杯热咖啡过来。 见安夏儿呆呆地望着自己,他坐一边,“你确定不下去?” 安夏儿拼命摇头。 “我就是死,也要死在温暖的地方。”她说,“冬天游泳,太残酷了。” 陆白笑,从泳池上来,带个人都带着清爽的气味,“其实游泳比任何一项运动,都能锻练体型。” 所以他才年过三十,还保持着这么棒的身材? 那八块腹肌永远没有消退过! “你……”安夏儿眉角抽搐了两下,揣测着他的意思,“该不会在暗示我,我身材不好了,需要锻练了吧?” 她又忙狡辨道,“先说明,我就是锻练,我也去室内跑步……我也不会游泳。” 对于她这话,陆白喝了半杯热咖啡后轻笑说,“上回某人到我书房去找那本书时,不是说要跟我有一样的兴趣话题么?怎么?你不想跟我游泳试试?” “不要。”安夏儿又拼命摇头,想到现在水的温度,她面色就变了,“总之游泳不行!” “我教你。” “我还不学呢!”安夏儿硬撑着,捧着她那杯热可可喝着说,“总之你别想拉我下去!” “你应该想想水中的乐趣。”陆白一本正经地提醒她,眼角看着他,“比如,和我在浴室时……” “噗!” 安夏儿一口热可可喷了出来。 这就是他们的二人世界,暧昧的话随时可以说。 对于陆白来说,孩子不在身边,就是方便! 旁边女佣站着,脸色雷打不动。 安夏儿脸却升温了,以防陆白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她忙道,“夏天再说,夏天再说,等天气热了我再跟你学游泳啊,我真的怕冷。” 陆白给了她一个腻歪的目光,语气似融化的糖水一样甜蜜,“好……到时我亲自教你。” 安夏儿捧着热杯子继续喝,侧面可以他浴衣衣摆下面的雄伟,她的耳尖一点点变红,“好……我们先回室内吧,你也别感冒了。” 陆白二话不说,放下咖啡,抱起安夏儿便往别墅里面走。 刚刚运动过后的他,似乎还有未完的精力没有发泄完,两个小时间的卧室运动后,才穿衣服准备下去处理公事。 虽然说这一趟他是陪安夏儿来美国治疗脸上的伤,但用他的话来说,帝晟集团的公事他是放下了,但‘美利坚商会’因为就在这里的原因,他只好就近处理了。 安夏儿看着正在穿衣服的陆白,又看着这座别墅,“你以前来美国开会,就住这?” “不然,你以为我去跟哪个女人过夜了?”前面陆白说,“这套别墅是我名下的财产,买在这个地方,就是为了来这边处理商会的事时,方便短时间居住。” 以陆白现在的身家,安夏儿已经不想去吐槽他的财产其雄厚状况了,也不感到惊讶了。 “是没有想到……”安夏儿叹了口气,躺在床上,支起脑袋看着他结实的腰很快被衣服罩在下面,“我以为,你可能是住酒店。” “住酒店,也没有住自己的地方方便。”陆白说道,“哪怕是最高规格的酒店,也依然会有泄露行踪的可能性,毕竟,很多媒体跟酒店都有合作。”

下一篇   第1764章 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