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5章 那个堂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65章 那个堂妹

“最近商会中投票,爷爷那个顾问在商会中的地位也不是那么快动摇,我作为主席,不过就是出席作为投票的见证。”陆白说道,“这一点你不用管,定期去医院做复查,或者,天气好跟克瑞斯汀出去喝喝茶也行。” 安夏儿点头,“嗯!” 晚上用过晚餐的时候,安夏儿正在看电视,电视中,正在重播一起昨日纽约街头的车祸问题。 撞上了路灯的是计程车,据新闻上说,车内的司机中了两枪已经身亡了,估记身亡后车子无人驶使撞向了路灯从而发生的车祸…… “哎,还是国内安全啊。”安夏儿一边看一边摇头,“这国外,枪击事件到处都是,我看这些欧洲国家也该趁早颁布禁枪令才对。” “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制度,没什么好评判。”旁边陆白说,翻着一份纽约的财经报纸。 “但这样,我也觉得晚上九点后,单身女子都不敢出门啊。”安夏儿叹气道,“都说美国是个自由的国家,我看……自由的代价,就是安全得自己负责!” “这还用说么。” “果然还是我们国家好。”安夏儿再次感概,“以后咱老了,退休了,还是z国呆着养老吧。” 对于她突然改变主意,陆白又笑她,“不想跟我环游世界了?” 安夏儿一愣,对了,他们得每一个漂亮的国家都去看看,继尔又郑重表示,“那等我们环游完世界以后,再回到z国养老。” 两人正讨论着这个问题,秦修桀从外面走进来。 “陆总,少夫人晚上好。”他鞠了鞠躬,报告今天的情况,“商会其他加盟成员,阿瑞斯都去联系了,明天的第二次投票,劳伦家族应该也拿不到一半以上的票数。” “哼。”陆白晃着手中的酒杯,唇角勾起的弧度不可一世,“再投第三次票,第四次,我不想给他们的东西,他们也别想得到。” “是。” “不过……”秦修桀看了看陆白周围,“陆总你没拿手机么?” 陆白看了下周围,“在卧室吧,怎么了?” 安夏儿看着对手机莫不在意的老公,再次摇头叹气,对现在的人来说,出门可以不带钱,但不能不带手机啊。陆白倒是手机到处扔,完全不在意会不会有电话没接到的。 因为对他而言,现在z国的事,他陪她来美国之前就已经交代好了。 而帝晟集团或z国真有什么重要事情,秦秘书或者陆家、魏管家联系不到他,也会联系秦修桀,这么一来,那不重要的电话基本上都秦修桀代为接了。 “z国那边打了两个电话过来,一个是魏管家打来的,一个是陆老。”秦修桀道。 “什么事?” “魏管家说小少爷他们陪lulu小姐在幼儿园已经呆了三个月,现在陆总你原来定的期限已满,小少爷他们说想现在去小学。魏管家让我问陆总你的意思?” 陆白还没出声,安夏儿便接过话,“对啊,小宸和小玺在幼儿园已经呆了三个月了,他们该回来了吧。” “是,少夫人,三个月已经过去了。”秦修桀点头,“所以小少爷他们才催着魏管家打电话来。” “那lulu呢?lulu还好么?” 对于妻子对女儿过份的关心,陆白无奈,“你不是三五两天就跟女儿通电话,她好不好,你不知道?” “……”安夏儿恼了他一眼,“我就是想问。” 陆白继续问秦修桀,“既然他们想去小学,那就让魏管家给他们去办手续,找s城最好的一座小学。” “是。” 安夏儿想了想,但现在的学校不已经开学了么? 国内的估记期中考试都过了,这有中途去上小学的? 插班进去? 还是用什么方式? 这学习跟得上? 但想到陆宸与陆玺的聪明,已经在上小学四五年轻的家教课了,安夏儿又甩了甩脑袋,觉得这不是什么问题! “爷爷那边还有什么事?他现在身体怎样?”陆白又问。 “陆老现在的身体状况倒是稳定了,只是上回出院后,医生告诉说他必须在家静养半年以上。”秦修桀说,“所以陆老现在在陆家,二爷和三爷他们也会经常去陆家探望陆老。” 一说到那些堂亲,陆白便微微皱眉。 还探望,不给他爷爷添麻烦就好了! “陆老似乎说想提前办他七十的大寿,让陆总你有时间给他回个电话。”秦修桀传达陆老的话。 “什么?爷爷的七十大寿?”安夏儿有点意外,因为她在的印象中,陆老好像是七十岁左右。 原来,他今年才刚好七十? “是么,是因为他这一次住院的原因吧。”陆白微微拢眉,“虽然他嘴里一直说着不要紧,老爷子果然还是担心他身体出状况吧。”想提前办个寿辰看看子孙满聚于堂的画面。 “应该是,毕竟陆老也是上了年纪。”秦修桀说着,又提到另一点,“不过,电话里陆老还提起了陆歆小姐的事。” 陆歆? 陆白皱眉回想了一下,应该是陆家的一个堂妹,陆釉的妹妹。 不过因为他很少呆在陆家的原因,跟陆家的一些亲戚都不算很熟,仅是知道有哪些人以及都叫什么名字。 “似乎是二爷跟陆老提起了陆歆小姐的事,说陆歆小姐最近好像开全球演奏会,这几天刚好到了美国。”秦修桀提起陆二爷家的那个堂小姐,“陆老说,陆歆小姐好歹是陆总你的堂妹,既然陆总你与少夫人刚好在美国的话,希望你有空能与陆歆小姐碰个面,看看她的现状。” “等等。”旁边安夏儿感到听到了什么意外的词,“陆白你的……堂妹?演奏会?怎么?陆家有哪位小姐是表演家么?” 秦修桀跟随陆白的时间长,知道得多,回答道,“少夫人,是一位堂小姐,是个钢琴家。” 安夏儿惊叹,“没想到啊……” 没想到陆家还有音乐家啊! 她上次从西莱返回z国时,陆家为她的回归办了迎接宴会,当时确实见了许多亲戚,当警察的也有,当律师的也有,甚至似乎有一位还开了家亚洲最大的安保公司。 对,估记就是现在裴欧他们的同行了! “陆歆,是陆釉的妹妹。”陆白说道,“我二堂叔的一个小女儿。” “是,陆总。” 秦修桀知道陆白与那些堂亲与极少往来,估记有一些都没见过几次面,陆白能记住陆家那么多亲戚的名字,纯粹是因为他的记性过人。 安夏儿回想了一下在陆家时见到的那些亲戚,“二堂叔啊,我想想是哪个……” “她有没有打电话过来?”陆白问起那个堂妹,“她知道我在美国?” 秦修桀摇头,“不,陆歆小姐没有打电话来,至于她知不知道陆总你在美国就不得而知了。” 陆白站了起来,“如果她知道我在美国而没有联系,估记是不想与我在美国碰面吧,听陆釉提过,他那个妹妹不喜欢仰仗家世。不过老爷子既然说了,那修桀你去打听一下,打听得到就找下她。打听不到,就算了。” 也算是他尽了一些人事。 别说他在美国不见一下这个堂妹。 “好的,那我明天去打听一下陆歆小姐的消息。”秦修桀说。 安夏儿只觉陆白有点冷漠,趁他走之前,抓住他的袖子,“也许她不知道我们在美国呢?我们还是好好找一下她,如果她在办演奏会的话,应该好找,看下最近美国哪座音乐厅有钢琴演奏会应该就能打听得到。”

上一篇   第1764章 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