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7章 为了她作出的牺牲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67章 为了她作出的牺牲

“什么?” “我们都有一个心地不怎么好的姐姐。”她道,“不过,你那个是继姐,而我那个是亲姐姐。” 安夏儿心里一时涌起无以名状的心情,原以为,有这种经历的只有她自己而以……想不到,竟还有能明白她心情的人。 安夏儿对她伸出手,“金医生,很高兴认识你,希望能交你这个朋友。” “陆少夫人,这是我的荣幸。”克瑞斯汀也欣然伸出手与安夏儿握了握,“当时陆先生邀请我为你诊治时,我就知道,我们非常有缘。” 于是便这样,安夏儿与这个美容医科医生,便成了朋友。 安夏儿想着,她与医生也真是有缘。 展倩也是医生呢…… 以后在z国她能请所有的女性朋友一起聚聚就好了,酒逢知己千杯少,那一定是人生一等快事! 最后克瑞斯汀看着安夏儿面前的尚未动的点心,问她,“陆少夫人你还吃吗?是否不合你胃口?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不必,很好,是与金医生你一时谈话忘记吃了。”安夏儿笑说道,她看了看面前这些精致的食物,和金医生拿起了餐具。精致的金属盘里,垫纸和糖包都用英文写着这家咖啡厅的名字,除了糕点以外,还有煎年排和煎鹅肝,以及意大利通心粉。安夏儿和克瑞斯汀用了一个非常不错的上午茶。 但离开后,安夏儿就有点后悔只顾与克瑞斯汀医生聊天了,作为一个美国人,也许克瑞斯汀她能知道最近哪里有钢琴演奏会呢! 回去的车上,负责护送安夏儿的秦修桀接到电话,“她走了?那请问一下她去哪了?你们联系得上她么?好的,麻烦了。” 在他挂电话后,安夏儿看向他,“是陆歆小姐的消息?怎么了。” “少夫人,很遗憾。”秦修桀说,“我已经让人打听到了陆歆小姐在纽约开个人演奏会的地方,是卡纳基音乐厅。但刚才她的经纪人说,前天她的演奏会结束后,陆歆小姐不知道跑哪去了。” “什么?”安夏儿一时不太好怎么理解这话,“什么叫不知道她跑哪去了?是她的经历人还不知道她的行踪么?还是说陆歆小姐自己去哪了?” “应该是她自己不满经纪人的安排,演奏会结束后就跑了。”秦修桀道,“据她的经纪人说,演奏会那晚有一个听众想请她吃饭,碍于不能得罪地方权贵,她的经纪人劝她去,不过陆歆小姐似乎并不答应。” 所以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因为不想跟观众吃饭? 安夏儿怔了一会,无奈笑,“想不到陆歆小姐作为一个钢琴家,也难逃这种娱乐圈的麻烦啊。” 不红的要被潜,红了要被骚扰。 “主要听说那个陆歆小姐一向不爱拿出她陆家小姐的身份去压别人,不然,起码不会有人敢明着为难她。”秦修桀道。 安夏儿感叹,“也许她不想让人认为她是靠陆家才出名的吧,这也说明她挺有志气嘛!” “那少夫人,现在我们是准备怎样?”秦修桀问她的意思,“还找陆歆小姐么?” 安夏儿想了一下说,“留一个电话给她的经纪人吧,陆歆小姐什么时候回去了就让他联系我们。” 安夏儿是这样打算的,如果那个陆歆小姐在外面打电话回家了的话,应该就能知道陆白和她在纽约,肯定也会问她和陆白现在住的地方。 要不然就如陆白所说的那样,那陆歆小姐是有她自己的事,没时间联系他们。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然就不好再去打扰她了! “是,少夫人,那我留一下电话给她的经纪人。”秦修桀再次拨打那个经纪人的电话,就这样,安夏儿和陆白在美国一时也没有碰上那个堂妹。 当天,华尔街的‘美利坚商会’。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企业加盟商会,‘美利坚商会’这五个字的标牌树立在华尔街这金融会中心最高的一栋大厦顶上,俨然是这里最具标志性的存在! 商会主席陆白这几个月来到了纽约的消息,让媒体几乎每天都停留在‘美利坚商会’外面,但除了正式的发布会,陆白一般不会当街回复记者,所以在他出来的时候,商会外面的保镖总是得拉着手在道路两边围成人墙,挡住那些疯狂的记者。 “陆先生,听说‘美利坚商会’这几个月频繁开会,作为商会主席的陆先生你现在也在纽约,是否意味着‘美利坚商会’将会有大动作?” “请问‘美利坚商会’这阵子的会议是围绕什么主题?什么时候对媒体公布呢?” “陆先生,根据帝晟集团三年出一款新产品或智能手机升级的定律,请问明天帝晟集团会出新产品么? 听着耳边络绎不绝的声音,一身挺拔西装的陆白只是礼貌性地对两边的记者点头微笑,“请关注‘美利坚商会’和帝晟集团的官方发布,谢谢。” 随即在保镖的陪同下与莫珩瑾大步而走,前面,他们的车正在等候着。 美利坚商会这一阵子因为投票的事频繁开会,作为加盟企业‘瑾年集团’的掌权者莫珩瑾自然也来了,主要是陆白都来了,他必须会定。 远离那些记者后,陆白便皱眉,“太烦了,看来应该禁止记者停留在商会大厦外面。” “呵呵,你也别怪他们嘛。”莫珩瑾笑道,“毕竟‘美利坚商会’如此频繁开会是史无前例,以前可都是半年或一个季度才会开会,而你这个主席也一派神秘,不会在露面,都是陆老那个顾问代你发布决定。” 说到这,慕珩瑾又叹,“回想,陆老在商会确实是最有威望的人,毕竟以前你这个主席不露面,大家也会信任他。” “毕竟是陆氏财团的董事长。”陆白微微拢眉,陆氏财团一直以来都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企业之一,那些人自然服从陆老。 而以前他这个从不露面的主席,是因为能解决任何事,让他们感到畏忌! 自从他在西莱公布他这个商会主席路易斯帝的身份后,商会的人倒是对他更加敬畏,但陆老的威信却慢慢下降了。 估记是那些人觉得,不必再事事让陆老那个顾问代为问他这个主席的意见了。 而是都想亲自攀结他这个主席! “陆氏财团的影响力是大,但在帝晟集团面前,还是有距离的。”莫珩瑾说道,言外之意,陆老那个顾问在商会再有威信但也大不过你这个主席。 “你想说什么?”陆白皱眉。 “我是说,陆老现在的威信渐失,以至有些人想取代他那个顾问的信置。”莫珩瑾叹了口气,“是因为你这个主席身份的公开,本来商会主席的身份越神秘才会越让他们忌畏,也会对你授权的顾问陆老产生畏忌。” 陆白一时没说话,过去确实是这样。 “不过,事出有因也没办法。”莫珩瑾说道,“当时安夏儿小姐在西莱时,你如果不公开美利坚商会主席的身份,估记不会有那么多国家的权贵站在你这边,毕竟当时与西莱摄政王尤菲里奥联手了的南宫焱烈也有人支持。” 安夏儿也许不会知道,陆白为了她在背后做了多大的牺牲。 “老爷子他不会在意这点,以前如果不是我不方便在商会露面,他也不会经常呆在美国。”陆白了解他那个爷爷,“他现在身体需要休养,如果有更合适的人胜任他那个顾问,他会很乐意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