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0章 涉及他父亲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70章 涉及他父亲

“那我通知鲁总管让他先回浅水湾吧。” 秦修桀打电话给鲁总管后便随陆白去医院了。 途中,陆白也打了个电话给安夏儿,说明他途中有事先不回浅水湾了。 一个小时后,s城中心医院,陆釉正候在某一间病房外面。 病房里面,是一对工薪阶级的夫妇在照顾着一个躺在床上的老人,那儿子满脸悲愁,媳妇双眼微红,都担忧地守着床上的老人。 随着一阵走廊上的脚步声,陆釉回头看去,站直,“陆白堂哥。” 陆白双眉拢着,眼神扫过陆釉身后的病房后问,“到底怎么回事?陆釉你为什么会在s城?” 秦修桀看到陆釉在这,也觉意外。 因为陆釉是帝都的警察。 “我这阵子因为公干来s城。”陆釉说道,“昨天晚上接到陆老的电话,所以我过来看看情况,陆白堂哥你放心,这个人我已经帮他转到vip病房来了,刚才向他的儿子儿媳了解了一下情况。” “公干?”陆白看着陆釉,“能稍微具体一点?” 陆釉笑了,“怎么?陆白堂哥是怀疑我出现在这的目的?” 陆白只是笑笑,看着他。 “原来这阵子陆家的事陆白堂哥你已经知道,我还以为陆老可能还没有通知你,毕竟你平时也忙。”陆釉无奈。 “老爷子要提前办寿辰了,不就是为了这件事。”陆白说道,“他既然叫我回来,这件事不可能不跟我提起。” “好吧。”陆釉叹道,“不过这是我爸妈的决定,家族中的事,我向来极少参与。” 又解释道,“至于我出现在s城的详细原因,别人问起我可能不会透关于工作上的半点消息,不过既然是陆白堂哥,我可以说一下我这趟来s城的理由。” 陆白看着陆釉,等着他的理由。 陆釉,是陆家堂系血亲的同辈中,他比较信任的一个。 之前有事,他还让陆釉帮忙调查过,两人也算是有所来往。 “前阵子s城的警方抓到了一帮支票诈骗犯,背后冒似有一个组织在操纵。”陆釉说道,“关于那个组织,帝都的警方也很重视,所以我这次来s城,是与s城的警方一并审讯那帮支票诈骗犯。” 陆釉会说出他这一场公干的内容,一是因为这帮支票诈犯已经上了新闻,已经不算是机密了;二来陆白是他最尊敬的兄长。 陆白皱了下眉,陆釉出现在这的原因算是过关了。 “我过来之前,爷爷只大概跟我说了下情况,你对里面那个人的了解有多少。”陆白问陆釉。 “那陆老一定是在考虑要不要让陆白堂哥你处理这件事,因为这个人昨晚就被送来医院了,陆老昨晚也通知我了。”陆釉说道,“我刚好在s城,就过来了。” 陆釉开始说病房里的这个人的事,“这位老人别人叫他老赵,是s城圣兰贵族幼儿园的一名园艺工。” lulu小姐的学校? 秦修桀眼神瞬间发沉。 “继续说。”陆白略有所思。 “这个赵老先生的儿子媳妇说,前几天他们在家时便已发觉到了他们父亲的异样。”陆釉眼角顾了一眼身后的病房,“说这几天赵老先生下班回到家后,总是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接电话,似乎有人威胁他,之后赵老先生请了两天假没敢出出。昨天下午他们夫妻回到家以后,就发现他们房子的门窗被人从外面上锁了,破坏门窗进去后,发现房子里弥漫着煤气,病房里这个赵老先生已经昏迷了。” 陆釉松了一口气,“医生说,再晚送来一会,估记就救不活了。” 所以,现在这个赵老先生是煤气中毒了? 杀人未遂? 秦修桀看着那个房门半掩的病房。 “但因为这个赵老先生上了一定年纪,如今就是送到医院,他的呼吸道和肺也受到了损害,不一定能保证他恢复。”陆釉说。 “所以这与陆家有什么关系?”陆白薄唇微紧,“与我父亲又有什么关系。” 当在电话里听到陆老说这个人出事是与他父亲陆佑天有关时,他也是震惊的。 因为上回他父亲回到z国,根本没几天就走了。 如今根本不在国内,又怎会跟这个什么老赵扯上关系? “因为据这个老赵的儿子儿媳说,他们这两天有听到他们父亲接电话时的些许内容。”陆釉说道,“说他们父亲电话里似有提到‘陆佑天’三个字,并且提到帝都陆家……” 陆白眉头越皱越深,这老赵还知道他父亲的名字? “所以,结合这些信息,s城的警方将嫌疑对象锁定了陆白堂哥你的父亲。”陆釉叹道,“因为将这个老赵送到医院后,他们夫妻便报警了,而警方知道‘陆佑天’这个人,所以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陆老耳中,陆老用最快的速度封锁了这件事,并且向s城警方力保陆白堂哥你父亲的清白,所以s城警方才卖了陆老面子,这件案子暂不对外公开调查。” “所以,爷爷才让你过来看看么?”陆白面色清冷。 “是,因为我这几天刚好在s城。”陆釉说道,见陆白脸色,他又笑笑说,“我知道因为我父亲他们这阵子所做的事,陆白堂哥你可能对我也有些怀疑,认为我出现在这有点巧,我在s城时刚好有个人受害还祸及到了您的父亲。” 陆白没说话,目光定定看着陆釉,半晌问他,“我能信你么,陆釉?” “信与不信,陆白堂哥你心里应该有数。”陆釉说道,“但是,既然陆老要让你出面处理这件事,以免浪费时间在我身上所以我还是要说句。陆白堂哥,这件事真与我无关。” 陆白淡然轻笑说,“在我们这一辈的堂兄弟表兄弟中,我最信任的,陆釉你便是其中一个。好,我希望这次你父母他们的事,你没有参与。” 说完,陆白便与秦修桀走进了病房。 身后陆釉对他颔了颔首,“那就要谢陆白堂哥你的信任了。” 虽然在工作和职业上,他是警察,但在陆家,陆白却是他们陆家主家的继承人,整个陆氏家族都必须对主家的人抱以绝对的遵敬! 陆白和秦修桀走进房病中,老赵的儿子赵忠和他媳妇李美娟吓了一跳,忙紧张地站了起来。 看到陆白这个只有在电视或报纸中才能出现的人,现在就在他们面前,赵忠张了张口,半天说不出什么话,局促地站立在他父亲病床前。 李美娟声音抖了抖,抓着丈夫的袖子,“你,你你……是那个,陆白?” 秦修桀端来一张椅子放在陆白身后,陆白坐下后问他们,“是我,你们是这位赵老先生的家属?” 赵忠连连点头,“是,是。” “陆陆陆先生好……” 李美娟整个人都怕了。 完了,她就说那个陆佑天要是帝晟集团总裁陆白的父亲的话,他们还是别报警了,报警了也没用,他们这小市民怎么去跟豪门斗啊。 人家跺跺脚,他们估记就站不稳了。 可她丈夫看到父亲被害,硬是说要报警,没办法,她只有跟着她丈夫坚持报警了。 陆白看出了他们对自己的紧张,“你们无需害怕,我这一趟过来不为别的,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我想问你们,你们确定这位赵老先生这几天受到了什么人的威胁?以及他在煤气中毒前,曾跟人打电话,并且有提到‘陆佑天’这个名字?” 看到陆白真人坐在面前,那样高贵,姿态不凡,赵忠和他妻子还是担惊得说不出话。

上一篇   第1769章 麻烦!

下一篇   第1771章 谁的威胁